第二百零一章 真·金手指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赌博的事情,秦建国不追究,其他人自然也就不会闲得蛋疼去提。,

    一家人来到店里,员工们的状态和平时完全没有两样,秦风所担心的某些东西,显然是脑洞开得太大了。这毕竟只是一家烧烤店,员工们毕竟只是一群打工仔,老板只要不是破产,私底下干了什么,和他们完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甚至连稍有追求的王安,也只是找机会跟秦风说:“5万赌得也太大,5千还差不多。”

    可见他也并非是希望秦风当一个完美的模范老板,顶多只是害怕秦风撒着欢儿地败家,把这家店败没了而已。

    老板的私生活黑历史,被轻描淡写地揭过。

    然后饭桌上的话题重点,很自然就被转移到了秦风返校这件事上面。

    李兴东办事太彻底,以至于秦风现在已经一条腿迈回了学校。

    秦风理所当然是不乐意回去的,这家店才开了不到2个月,虽然在经营上已经稳定了,可秦风想到的东西,却远不止卖油炸烤串而已。至少在他现在的想法中,开学之前,还必须把早点的摊子弄出来——

    巷子里的废墟已经被清理干净,等到一开学,那些学生们肯定会重走这条路。以十八中和附近两所小学的总人数,再加上为数不少的接送孩子的家长,每天早上从秦风这家店门前走过的人数,秦风保守估计也在2000人以上。这2000人中,哪怕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没吃早饭。早餐这一波生意,也能赚得飞起。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早饭不比烤串,早饭是每天都需要吃的。它的收益,从长远上看,远比烤串要更加稳定。

    所以为了江山社稷,秦风现在的计划a就是——下个星期的五中内部入学考试,故意考个惨不忍睹到连职高都不要他的分数,到时候只要五中的校长还存有一星半点的职业精神,他就可以昂首阔步回归烧烤店。

    “下星期考试通过了,那就是从高一开始上吧?”王艳梅对秦风上学的事情还是挺上心的,仔细地问了起来。

    秦风压根儿没打算回去。很敷衍道:“不知道,随便吧。”

    “这可不能随便,如果是直接跳到高二,肯定就跟不上了。现在高中的东西多难啊,阿蜜她们班上考试,每次都有一大堆人不及格。”王艳梅一脸忧虑道。

    王安忍不住打断:“大姐啊,那是十八中教学质量太差,别的高中哪一所会像十八中这样?”

    “多了去了好吧!”苏糖不服道,“跟我们差不多的高中起码还有三四所!”

    王安满满地鄙视道:“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

    苏糖傲娇地把脑袋一撇。表示本公主不和你这个打工的一般见识。

    “十八中成绩再差,好歹也是普高,小风这个退学,真是退得亏死了。现在上了五中。也不知道职高和普高的文凭是不是一样的。”王艳梅微微皱着眉头,给苏糖碗里夹了个螃蟹。

    苏糖嘟着嘴夹起螃蟹,欠欠地放了回去。抱怨道:“吃了好几天螃蟹了,能不能换点别的东西啊。再吃下去我都要成螃蟹精了……”

    王艳梅翻了个白眼:“要不吃烤串?”

    “好啊!”苏糖和秦淼这俩货,很欢乐地异口同声道。

    有关秦风上学的事情。最终连根毛都没讨论出来。事实上这也根本没什么好讨论的。王艳梅反复跟秦风强调,他必须在接下来的这一个星期时间里好好复习初中的知识,就像他平时在店里做的那样——秦风这才发现,感情王艳梅这些天来根本没发现他做的是高中的习题,更别提他在给苏糖补课的事情。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等下星期六故意考砸了,还要找理由和她解释。

    ……

    晚饭过后,秦风就被赶回了家。

    没法子,有考试这道紧箍咒圈着,不脱产一星期简直太不给未来丈母娘面子。不过话说回来,脱产一周倒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可以全面地考察一下王安独当一面的能力。不然等过些日子早点生意铺开了,以后自己白天要管早餐生意,下午和晚上还要看着烧烤生意,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如此这般两年熬下来,基本也就可以考虑下辈子该怎么活了……

    “看电视、看电视!”秦淼进了屋,突然对电视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连半个小时前暗恋未果的阴影,都被暂时抛到了脑后。

    秦风送冰箱里拿出了仅剩的2小盒冰淇淋摆到茶几上,苏糖和秦淼手贼块地一人一盒瓜分。

    坐到两个人中间,秦风问道:“要不要晚上带你们出去玩玩?”

    “去哪里玩?”苏糖吃着冰淇淋,一脸兴奋道。说起来,她和秦风谈恋爱到现在2个多月了,都还没正式出去约会过一次。

    秦风道:“随便吧,只要不是太远的地方,想去哪里都行。”

    苏糖想了想,提了个很老土的建议:“要不去看电影?”

    “可以。”秦风爽快地回答,然后抬头一眼时间,见时间才5点半,微笑道,“晚饭时间的票比较便宜,现在就去,还能省点钱。”

    话音刚落,却听秦淼嚷嚷起来:“不要,不要,晚点再去!”

    秦风和苏糖奇怪地看看他,秦风问道:“为什么?”

    “我要看新闻。”秦淼给出了一个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理由。

    秦风好笑道:“今天新闻放《葫芦娃》还是《黑猫警长》?”

    秦淼白了秦风一眼:“我才没这么幼稚。”

    苏糖好奇道:“你为什么要看新闻?”

    “那个……作业!对!暑假作业!”秦淼很表演很浮夸地撒谎道,“我们老师要求每天必须看新闻,然后把最重要的新闻记下来。”

    “这好办,明天去买张《东瓯日报》,头版头条肯定和今天新闻里的一样。”秦风说着站起来,径直就朝门口走去。

    苏糖二话不说跟上,还直夸秦风聪明。

    秦淼一见这情况,突然就急了。他跑上前拦住两个人,颇有点胡搅蛮缠的意思道:“你们陪我看完新闻再去嘛!晚点去又多不了几个钱。而且我们才刚吃完饭啊,现在去电影院,连爆米花都吃不下!”

    秦风盯着他看了两秒,嘴角微微一翘:“你到底想让我看什么?”

    秦淼挠了挠头,终于支支吾吾地把实话说了出来:“今晚上《东瓯新闻》里,有几个我爸爸的镜头……”

    秦风闻言一怔,想了想,问道,“小叔提干了?”

    “啊……”秦淼先是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可撑了三秒,却没能撑住。

    他原本纠结的面孔,迅速舒张开来,露出了掩藏不住的笑意。

    虽说强行装逼失败,但总归还是找到了刷存在感的机会,秦淼满脸骄傲地看着秦风,大声宣布道:“我爸现在是区工商局副局长,他说以后不论你做什么生意,都尽管放心去做,只要不是犯法的生意,他都会让人照顾你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