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单身不如狗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阿淼住你家里,你这个当哥的,一定要照顾好他,知道吧。离开学也就那么半个月了,满打满算他也住不了几天。平时要让着他一点,别仗着自己年纪大就欺负他……”

    “嗯,嗯,你放心……”

    听着老太太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秦风脸上挂满了苦笑。

    其实秦风是不想给老太太打这个电话的,但是不打又不行。

    一个人若是有了什么成就,自己说出来,和通过别人的嘴说出来,效果完全是两码事。

    秦建业刻意保持低调,又让叶晓琴把秦淼送过来透漏口风,显然就是希望可以借秦风或者秦建国的嘴,把这个消息公诸于众。秦风没有成人之美的好习惯,但问题是小叔一家子已经把事情办到这份上,他再装傻充愣,未免就有点过不去。所以不得已,秦风只能当一回报喜的,把电话打到了最能将这件事炒热的祖母那里去。

    祖母刚才从秦风这里收到这个消息,经过反复确认核实后,兴奋得差点没喊出来。

    天可怜见,秦建业可是新中国成立之后,老秦家第一个当官儿的。

    原本就偏爱小儿子的老太太,在激动了半天平复下心情后,就把秦风当作“秦淼少爷跟班”似的,毫无心理负担地使唤了起来。就跟十几年前,她愣是把秦建国的结婚礼金匀出一半,拿去给秦建业当上大专的生活费一样。

    老太太说了半天,嘴里不是“你小叔”就是“阿淼”,说到最后。才想起问一句“你爸最近怎么样”。

    秦风简单地回答道:“挺好。”

    “好就好,好就好。日子能过得下去就行。”老太太用一种完全不指望秦建国会出人头地的口吻说着,然后紧接着就是一个大转折。“新闻联播几点钟放?”

    “7点半,中央台的新闻联播放好,就是地方的新闻联播。”

    “东瓯电视台吗?”

    “嗯。”

    “那我就先不说了,赶紧给你舅公他们打去,咯咯咯咯……”老太太喜滋滋地笑着,临挂电话了,还要追吼一声,“照顾好阿淼啊!”

    “嗯。”

    “嘟嘟嘟……”

    “唉,哪有这样当妈的……”秦风叹了口气。放下了电话。虽说一直都知道祖母是这个样子,但结束通话后,秦风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是滋味——自己的老爸,这么多年以来,过得都太委屈了。

    站在秦建国的房间里安静了片刻之后,秦风才走出房间,朝正在看电视的苏糖和秦淼微微一笑:“走吧,电话打完了。”

    “奶奶怎么说?”秦淼很关切地问道。

    “奶奶说让你这几天老老实实听我的话,要是敢造反。让我分分钟抽死你。”秦风满脸电视剧中大反派的奸险神情,吓得秦淼浑身一抖。

    秦淼要办的正事都办好了,新闻联播自然就没必要再看了。

    出门的时候天色还亮,秦淼兴奋地跟在秦风和苏糖身后。叽叽喳喳地说着学校里的事情,不过绝大多数内容,都是在吹嘘自己有多厉害。

    “上个学期我考了全段第五。本来能进前三的,老师说我的语文作文写得太好。怀疑我提前知道了题目,所以多扣了5分。这5分要是不扣。我刚好就和第三名的那个人并列第三。还有数学,最后一道大题目我本来是会做的,结果考试的时间不够,我刚想出来,时间就到了,老师一点面子都不给,害我来不及把答案写完,不然的话……”

    “听听,这就是重点初中的学生,人家都是奔着满分去的。”秦风和苏糖手牵手,肩并肩,几乎是贴着她的脸在说话。任由秦淼在边上聒噪,却和过二人世界没什么区别。

    苏糖被秦风温热的吐气吹得浑身发软,她甜甜地把脑袋往秦风肩上一靠,耳鬓厮磨了一下,但看在公序良俗的份上,又赶紧分开,笑着说道:“能考进外国语当然厉害啊,我那时候连报名都懒得报。好像是全市几千人去考,最后只收4个班吧?”

    “现在是8个班了!”秦淼听到苏糖问,大声回答道。

    “哦,这么说质量下降了?”秦风打趣道。

    秦淼磨了磨牙,一万个不服道:“你现在也不见得考得进去!”

    苏糖嘻嘻一笑,对秦风做了个小鬼脸:“让你高中退学,现在被初中生笑话,说你连小学生都不如。”

    “比我厉害的小学生多了去了,郑渊洁90年代就能赚一个亿,人家小学没读完照样牛逼。拿文凭看人的人,最他妈没文化了。”不回头地指了指秦淼。

    秦淼正恨不能把秦风的那根手指咬下来,秦风已经缩回了手,对苏糖道:“外国语也没那么轻松的,学费一年一万,前几年就算我考得上,我爸也付不起这笔钱。”

    “学费这么贵啊?我还以为和别的学校一样的……”苏糖颇为惊讶。

    秦风微笑道:“不然你以为呢。全市就这么一所外国语,一年就只招这么几个学生,你能考得进去,要么是真的聪明绝顶,要么就是家里背景够硬。每天这一百多个名额,其中肯定有很多是提前就被领导子女预定了的。

    这学校,你以为是精英教育,其实是精英家族教育,普通人家的孩子,就算考进去了,在里面也不见得能交到朋友。阿淼,你们班肯定有几个成绩特别好,但是特别不合群的同学吧?”

    “嗯。”秦淼默默地点了点头。

    苏糖蹙眉道:“怎么连学校都这么黑……”

    “不是学校黑不黑的问题。”秦风略微感叹道,“这叫人以类聚。手里有资源的人,和那些天生智力比一般人高的,他们最终是要结合到一起的。这是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

    “那我们呢?”苏糖睁着大眼睛看秦风。

    “我们?”秦风微微握紧了苏糖的手,“我们这叫缘分,老天爷说了算,无视任何规律。”

    苏糖高兴得用额头撞秦风的胳膊。

    秦淼看着,觉得自己绝对是脑残了,居然会跟着这俩货出来压马路——话说就是烧烤店里的那条土狗,苏糖给它喂饭的时候还要摸两下呢,而到了他这里竟然连人都被无视了。这待遇,简直连狗都不如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