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三章 学术问题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凌晨三点半,烧烤店的客人们,终于陆陆续续走完。¥℉頂點小說,王安靠在前台旁,手握对讲机指挥着里里外外的员工们打扫场地,时不时还和王艳梅说几句有关今天生意的事情。

    秦风已经连续4天没在黑天后出现在店里了,他中间只来过2次,查账,顺便取走多余的现金。其余时候,烧烤店全都是由王安全权管理。

    甚至连凌晨12点过后,给临时工发钱的工作,秦风也交给了他。

    经过这4天,尤其是之前那个周末的疯狂高峰期,王安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合格的店长。

    “还是基层才最锻炼人啊……”秦建国走出来,笑着对王安道。

    这些天秦建国基本就化身为店里的政委了,年轻人们闹什么情绪,都由他来搞定。

    王安和秦建国,前者管事,后者管人,配合相得益彰。

    王艳梅走到静静的位置上,给秦建国打了最后一点饮料,秦建国接过来喝一口,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么冰凉冰凉的,亏得他们都喝得下去。”

    “你自己平时喝热茶喝惯了嘛,当然觉得冰凉。”王艳梅把那大半杯饮料从秦建国手里拿回来,也不嫌里面有秦建国的口水,很自然地替他解决了起来。

    秦建国笑了笑,忽然说道:“今天24号了啊。”

    “嗯。”王安点了点头,“明天这个时候,比赛都比完了。”

    “只比一场吗?”王艳梅奇怪道,“我看了报纸。说是有好几场的啊。”

    王安摇了摇头:“这种国际比赛,谁说得清楚呢。也许第一轮就淘汰了。”

    “唉……”秦建国叹了口气。“可惜了那么多钱。”

    “就是说啊,就算刘翔再热门。也不见得一定会拿冠军。小风他倒是有信心,不但买他夺冠,还押他破世界纪录。”王安直摇头道,“买个五千、一万的倒还能接受,这一下输掉5万,真的是怪浪费的……”

    “算了。这钱都扔出去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王艳梅叹道。

    在店里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接近4点的时候,王艳梅才和秦建国一起回家。顺便还把串串也牵了回来。这条土狗看样子是快临近崩溃了,每天睡不好,最近脾气越来越差,给它喂饭的时候,样子看起来都是凶神恶煞的,搞得大家出入厨房都提心吊胆。今天晚上霍汉伟在后院洗碗的时候,差点就被咬到。

    “这狗领回去又要给它洗澡,养狗真是麻烦。”王艳梅抱怨道。

    “麻烦也要养着啊,谁叫咱们家那俩小的都是它救的。”秦建国弯腰摸了摸串串的脑袋。

    串串不爽。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威胁的声音。

    秦建国赶紧把手一缩,就听王艳梅颇为烦恼地说道:“这狗也是死相,就听阿蜜一个人的。”

    回到家里,王艳梅暂时把狗拴在了门外。顺便解掉了它的嘴套。今晚上要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偷狗,那就等下半生活在阴影中吧。

    开门进屋,王艳梅和秦建国刚一走进去。就看到了令他们颇为无语的一幕。

    只见秦风和苏糖两个人躺在沙发上抱作一团,苏糖整个人就跟章鱼似的缠在秦风身上。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王艳梅和秦建国对视一眼,小声问道:“怎么办?”

    秦建国摇了摇头:“把阿蜜叫起来吧。沙发才这么丁点大,这样抱着,也睡不安稳。”

    王艳梅点点头,走上前去,抬起手来朝着苏糖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嗯……”苏糖迷迷糊糊中呢喃一声,摸了摸被拍疼的翘|臀,越发往秦风怀里拱了拱。

    王艳梅忍不住了,使劲摇了摇头苏糖:“起来,起来。”

    苏糖被摇醒了,睁开眼一看是王艳梅,不由嘟起了嘴,生气道:“妈,你干嘛啊?”

    “我干嘛?我还想问你们俩干嘛呢?”王艳梅为了避免把秦风吵醒,压低声音说道。

    “我们?”苏糖看了看正和自己紧紧相拥着沉睡的秦风,愣了足足有三四秒,才忽然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她惊叫一声赶紧坐起来,扭头看看一脸笑意的秦建国,不禁有点害羞。

    “今晚学习得太晚,不小心睡着了……”苏糖小声说道,内心深处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可这感觉中,却仅仅只有害羞,却全无惧怕。

    王艳梅没好气道:“非要这么抱着睡啊?”

    苏糖很坦白道:“原本只是想抱一会儿就回去睡的,结果睡得太舒服,不小心就睡着了……”

    王艳梅已经没心情骂这妮子了,直叹气道:“这才谈了2个月恋爱就这样了,要是再等2年,我不得当奶奶了?”

    “不会,不会!”苏糖连连摇头。

    王艳梅道:“什么不会?”

    苏糖看看王艳梅,再看看秦建国,耳根开始发红,脸上就跟要滴血似的,害臊地说道:“我们说好了,至少要等到订婚后才会那个……”

    我的老天……

    王艳梅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现在的孩子,脑子都在想什么?

    “回去睡!”王梅雁用呵斥的口吻对苏糖道。

    苏糖吐吐舌头,赶紧飞奔向自己的房间,然后很鸵鸟地关上了房门。

    王艳梅和秦建国安静了半天,王艳梅才问秦建国道:“要不要让小风回房间睡?”

    秦建国道:“算了,睡得这么深,拿条毯子给他盖上吧。”

    王艳梅嗯了一声,起身走到秦风的房间里。

    打开灯,秦淼这小子正抱着枕头在说梦话,王艳梅走近一听,发现这货居然在喊“阿蜜姐姐”,已经麻木得不想再发表任何意见。

    她拿了毯子,给秦风盖好,然后对秦建国道:“这么下去,我们以后还生不生啊?”

    秦建国笑道:“你说了算。”

    王艳梅纠结道:“我们要是有了孩子,孩子管小风和苏糖的孩子叫什么?叔叔还是舅舅?小姨还是小姑?”

    秦建国摸了摸下巴,觉得这个学术问题有点深奥:“应该都可以吧……都叫得通啊……”

    王艳梅被秦建国的憨厚打败了,她笑着把秦建国往卫生间里推,轻声说道:“便宜都让你们爷俩占光了,就我们女人吃亏!”(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