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四章 补课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八月份进入下旬,副热带高气压带在东南大地上空逡巡不散,白天的最高气温,终于攀升到了要人命的35度以上。正午时分,东瓯市滚烫的大马路上,几乎没有多少行人路过。秦风和苏糖即使撑着伞,也能感到热浪一阵接着一阵地扑面而来。

    小俩口这是刚从宠物店里出来。

    原本秦风只是想带串串去补一针疫苗,结果打针的时候,医生却差点被串串咬到脖子。当时的场景着实凶险,距离秦风为狗坐牢,仅有几步之遥。宠物医生侥幸捡回一条命后,指着串串断言,说这畜生若是不好好处理,日后必将害人性命。秦风表示同意,问医生该怎么处理,医生冷笑答曰:“阉之。”

    秦风和苏糖商量了一下,就这样把串串留在了店里,并且先垫付了1000元手术费,打算等下星期再来接这个惹祸精回家。

    “秦风,我总觉得这么做不对啊,它救了我们两个人,我们却找人把它给阉了……”苏糖在回家的路上,内心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秦风安慰她道:“其实这样也是为了串串好,等到春天,它少了很多生理上的烦恼,或许还能活得久一些。而且我听说去势后的狗,脾气会好很多。你看今天早上我们给它洗澡,要不是它戴着口套,我都阵亡几百次了。”

    苏糖还是纠结:“可它断子绝孙了啊……”

    “不见得。”秦风道,“医生也说了,串串今年起码四五岁了。在外面混了这么久,不可能没有后代。而且就算真的没有——它上头也没有长辈骂它不孝啊!狗的世界没那么复杂的。你别多想。”

    “只要它不恨我们就好……”苏糖略微难过地说道。

    顶着烈日快步走回家,打开门。从屋里溢出来的冷气,让秦风和苏糖双双轻松了不少。

    苏糖回家后就马上进卫生间冲凉,秦风为了保险起见,硬是把秦淼从客厅里拽起来,赶进了自己的房间,搞得秦淼很是表情幽怨。

    说起来,秦淼这几天过得真是挺悲惨,不但要整天看秦风和苏糖花样秀恩爱,还得应付他亲娘特地给他拿来的一大堆卷子——这些天秦建业升官的消息一传出去。秦淼家那间山下破别墅,可以预见必定会被人踩烂门槛。秦建业和叶晓琴,得不停地迎来送往一拨接一拨的亲戚、朋友乃至个别都不知道丫到底是谁的家伙,秦淼如果待在家里,肯定没办法好好学习。

    所以秦风也算是看出来了,叶晓琴不仅把他当作了传话筒,还顺带把他家当作了秦淼的暑期临时避难地。能把小心思用到这个程度,秦风也真是服了自己的叔叔和婶婶。必须承认,人家能赚出那么多身家来。绝对不是“投机”两个字就能概括的。对于无能的人来说,你就是把机会砸在他脸上了,他也不见得真能出人头地。

    秦风虎视眈眈地盯了秦淼片刻之后,苏糖洗完澡。敲响了秦风的房门:“开始补课了!”

    “洗得这么快?”秦风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刚洗白白的苏糖站在门外,一身短袖休闲打扮。却无法完全遮掩住傲人的体形,她的气色看起来极好。即便是这种纯素颜的状态,也不输化妆后的范冰冰。秦风看得心头一动。情不自禁抱住她,在她的额头上蜻蜓点水地轻轻一吻。

    “讨厌啊,身上这么臭!”苏糖娇嗔着推开秦风。

    秦淼猛翻白眼抗议道:“你们再这样,信不信我跳楼给你们看?”

    秦风头也不回道:“跳吧,我建议你从厨房往下跳,那边楼下是水泥地,致死率比较高。”

    秦淼忍不住磨了磨牙。

    苏糖咯咯直笑。

    秦风被苏糖赶去冲了个澡,洗完出来,客厅的茶几上已经铺满了东西。一大叠的卷子,以及几个冰淇淋和一大盘切好的西瓜。苏糖裹了一条毯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西瓜,状态十分惬意。秦淼也搬了一张小矮凳过来,继续写他的作业。

    “环保一点啊,老是把温度打得这么低。”秦风走过去拿起空调的遥控,把温度提到了24度,然后朝苏糖招招手,苏糖老老实实地把毯子交了出去,让秦风裹上。

    秦风往秦淼身边一坐,探头看了看他的作业进度。

    秦淼一脸想死道:“别看了,起码还要2个小时才能写完,我肯定不是我爸妈亲生的……”

    “阿蜜,看到没,以后我们千万不能这样教育孩子,你看阿淼生活得多痛苦,连爸妈都不认了。”秦风指着秦淼当素材,提前给苏糖讲解教育心得。

    苏糖满脸不在乎道:“我才不会这么无聊呢!能考及格不就好了?要那么高分数干嘛?”

    秦风被这个答案惊到了,心想以后如果是苏糖单独带孩子,孩子百分之两百会被带成坑爹货,不由微微一哆嗦,暂停了这个话题。

    “不扯了,开动!”秦风大喊一声,坐下来开始写卷子。

    苏糖一瞧夫君要用功了,也便关掉电视,开始做自己的暑假作业。

    三个人各做各的题目,客厅里一时间变得非常宁静。

    秦风很享受这样的环境,有空调,有零食,还有能随便摸摸抓抓的女神姑娘陪着,如果上辈子能有这样的条件,他认为自己或许就不会上二本——完全有可能更糟糕……

    花了大概40分钟,秦风做完了3道不算难也不简单的函数不等式。当他抬起头来,发现坐在对面的苏糖,正在看他傻笑。苏糖拿起牙签,挑了一块西瓜,伸到秦风嘴边。秦风张开嘴,让苏糖喂进去,然后问道:“你怎么不写了啊?”

    “会做的都做了。”苏糖回答道。

    秦风点点头,把自己刚才做的那份试卷掉了个头,推到苏糖跟前:“这三道题你做做看。”

    “哦。”苏糖没说半个字的废话,马上低头看题。

    最近几天来,秦风和苏糖一直都是这么复习。

    两个人先各写各的卷子,然后等秦风把特地选出的几道很有代表性的题目做好了,就让苏糖也拿去做一遍。如果苏糖能顺利地把题目做下来,那么就直接通过,如果不行,则由秦风给她从头到尾把这道题的思路整理一遍,也算是自我巩固,对两个人都好。

    这个复习方法,效果非常显著。

    才短短几天时间,苏糖就已经掌握了几个基础知识点的应用。

    秦风觉得如果能多给他一些这样的机会,等到了高考的时候,苏糖甚至有可能把数学考到120分以上。这分数放在十八中,差不多就是“会当凌绝顶”的程度了。

    但可惜的是,他和苏糖两个人,并没有这么多时间。

    苏糖很认真地写了大概有20分钟,三道题目,都只做出来一半。

    “这种题目,看到后第一个想法就是换元……”秦风看过苏糖的答案,就坐在她身旁,一步一步地细细分析起来。

    前世上大学时为了赚生活费,秦风也没少给孩子讲过课,所以给苏糖讲解起来,架势相当到位。而另一方面,由于他自己也正处于艰难的复习阶段,做题的熟练程度也是无限接近学渣,苏糖听起来,就不免有一种被人手牵着手前往走的踏实感,每一步的想法,都是那么符合她的理解能力,以至于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真的听懂了。

    “哦……原来是这样……”等秦风把第三道题目讲解完毕,苏糖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秦淼在一旁嘀咕:“高中的东西到底是难还是简单啊,高一都没上完的人的,居然自学两下,就能教快上高三的人……”

    “你小风哥哥聪明嘛!”苏糖笑着对秦淼道,转头看看秦风,眼里满满都是崇拜。

    秦淼瘪瘪嘴,不服输道:“我以后肯定考得比他好!”

    秦风不由露出了一抹微笑。

    这话倒是不假,论读书的才能,秦淼这小子,确实是比他强多了。在他认识的所有人当中,可以在智商上虐死秦淼的,估计也就只有李郁一个人而已。(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