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五章 熬夜等待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自打秦淼来了家里,秦风和苏糖这些天几乎顿顿都在家里吃饭。连着好些天没来店里,苏糖今天再来,就有了很多新发现。

    首先是每张桌子的桌面上,都被贴了“勤俭节约、爱惜粮食”这样的标语贴纸;菜单也不再是简单的一张纸,而是被放进透明度很高的塑料玻璃框内,立在桌上,显眼而优雅;而屋外,原本摆在天台楼梯下的两个加个加座,则被替换了两个塑料帐篷,从加座变成了包厢,感官上比之前那孤零零的两张桌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不过相比以上这些,最让苏糖和秦淼乐不可支的,还是贴在卫生间门后的那一大段注意事项。

    “请不要在卫生间里用超出常规的姿势尿尿,倒立、空翻,诸如此类全部禁止。”

    “上完大号后请注意冲水,因为跟在你身后的那个喝醉后呕吐的人,他在生理上已经崩溃了,你不能让他连心理也一起崩溃。”

    “千万不要在厕所里做情难自禁的事,我们的装修活很糙,每个房间都隔音不好,尤其是这个房间。证据就是每次里面有人冲水,憋尿憋得最急的那个人总是能听得一清二楚。”

    诸如此类,一共写了7条。

    而且每一条注意事项后面,还都配了一张风格特别贱的插画。

    苏糖和秦淼轮流进卫生间读过一遍之后,秦淼这家伙还特地把这些段子全都抄下来,说要等开学了带回学校宣传。两个人对这个注意事项如此上心,以至于到了吃饭的时候。还一直说个不停。

    王艳梅听得眉头直皱,忍不住道:“吃饭的时候说屎啊尿啊的。不觉得恶心啊?”然后又抱怨秦风:“你在卫生间门后面贴那些东西干嘛?”

    秦风其实自己现在也觉得挺恶心,但还是忍着不去联想某些画面。解释道:“这是专门给那些上大号的客人看的,有些客人爱磨蹭,拉个屎要大半天,贴了这个东西,他们读完之后,觉得任务已经完成了,就会马上起来。这样就能提高卫生间的利用率。”

    这番话说完,全桌所有人,顿时都有点咽不下饭。

    王安沉声点了点头:“其实这想法不错。”

    王艳梅黑着脸道:“不要再说了。谁再说就出去吃。”

    众人齐齐点头。

    王艳梅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个不那么恶心的话题:“你们三个,今天怎么来店里吃饭了?”

    “没钱了。”秦风回答道,然后把串串做手术的事情,给王艳梅说了一遍。

    王艳梅听完后,完全没有对串串的遭遇表示同情,与之相比,她倒是更在乎那笔手术费。

    “现在养条狗都这么费钱,社会真是不一样了。以前谁要是花钱给狗做手术,人家不笑话你傻才怪了。”王艳梅道。

    秦建国也点了点头,赞同道:“这狗要是不好养,那就送去乡下好了嘛。你舅公家里全都是这样的狗,也没见他送狗去做手术的……”

    一顿饭吃完,天色尚还明亮。秦风和苏糖原本是想出去压压马路。但是考虑到这附近根本没有什么地方好去,并且有秦淼这个电灯泡跟着破坏气氛。便放弃了这个打算。

    秦风特地从店里抽了50元救济款,然后买了一大堆足够吃到凌晨的零食。回家后,三个人便缩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其实暑假的电视节目还是很不错的,到了晚上,能看到许多经典的电影。

    秦淼很快就找到了一部李连杰主演的《黄飞鸿》,三个人聚精会神地看完,天色已然全黑,但时间才不过7点半。秦淼表示不服,然后又找了一部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等这部电影看完,零食也就吃得差不多了。

    秦淼这下服了,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就打算去睡觉。

    苏糖连续看了几个小时电影,精神也有点疲惫,但她却靠在秦风身上,就是不肯回自己房间——反正昨天也被抓现行了,不怕今天再来一次。

    “你们还不睡啊?”秦淼洗漱完又走回来,问秦风道。

    秦风转头看看时钟,笑道:“我还早得很呢,我等今天奥运会比赛完了再去睡。”一边说着,把电视频道调到了中央五台。

    老秦家对体育运动的无爱是一脉相承的,秦淼看着电视里女子曲棍球的直播画面,瘪瘪嘴道:“有什么好看的,跟我们又没关系。”

    秦风笑了笑。

    苏糖忽然不困了,眼睛一亮,问道:“你是不是要等刘翔啊?”

    “嗯。”秦风点了点头。

    秦淼忙问:“刘翔是谁?”

    秦风道:“一个注定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秦淼嘴角猛抽两下:“你有病……”

    小屁孩很快就去睡了,没办法,生物钟被叶晓琴操练得太好,每天晚上10点半之前必定睡着。秦风估计,就算到了高三,秦淼睡觉的时间也不可能晚过12点,因为叶晓琴可不是那种揠苗助长的人。

    没了电灯泡,苏糖跟秦风就越发肆无忌惮了。

    苏糖坐到秦风的腿上,整个人往他怀里缩着,睡一会儿,看一会儿,迷迷瞪瞪地,差不多就把秦风当成了靠垫。

    秦风其实等得也辛苦,这几天好不容易把作息时间调整回来一些,今天猛地再一熬夜,身体就又有点吃不消。

    艰难地等着秒针滴滴答答走动着,到了凌晨2点40左右,电视里的转播画面,终于来到了田径赛场。

    秦风猛地一个激灵,身体一抖,把怀里半睡半醒的苏糖都摇得醒了过来。

    “开始了吗?”苏糖睁不开眼地问道。

    秦风把她搂紧了一些,小声道:“还要再等一会儿。”

    “哦。”苏糖应了一声,再靠眼睛闭上,不出2分钟,却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烧烤店里头,王安和王艳梅,也暂时放下了手里的活,走到了电视机前。

    虽说他们完全不认为秦风这把能买中,但好歹是5万大洋,就算打水漂,这姐弟俩也想看看这个水漂是什么样子的。

    “能赢吗?”王艳梅站在如梦似幻的二手烟大阵中,捂着鼻子问王安道。

    同样不抽烟的王安,紧皱着眉头回答:“预选赛应该不成问题吧,怎么说也是热门……”(未完待续。。)

    PS:三跪九叩求月票。。。。。。求各位朋友支援,我这辈子都没拿到过500票。。。。。求可怜。。。。求同情。。。。。求成全。。。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m</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