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后门的力量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中文系毕业的学生来说,模仿他人文字风格写作,属于必修技能。頂點小說,秦风用一种类似小学毕业生的口吻,捏着鼻子凑够四五百个字后,在距离考试规定时间结束前20分钟左右便交了卷,然后离开考场。但监考人并没有因此多看秦风一眼。事实上在秦风离场之前,就有七八个考生先回去了,最夸张的那位差不多提前了40分钟,状态相当潇洒。

    秦风背着书包回到烤串店时,秦建国和王艳梅还没从农贸市场回来。

    店里头只有王安一个人,正在楼下正厅里看不知哪个年代拍出来的武侠电影,看样子相当入神。秦风和他打了声招呼,王安丝毫没想起来秦风今天是考完试回来,淡淡然点头,什么都没问,继续转头关注电视画面。秦风乐得王安没有问东问西,从收银旁的柜子里拿出王艳梅事先整理好的纸钞,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就又出了门。

    这些天生意太好,秦风不得不每天都去银行存一次钱,不然这么多现金放在店里头,实在让他提心吊胆。

    银行距离烤串店不算近,走路过去差不多要10分钟。

    等秦风到了银行,时间已经过了11点,几个工作窗口,差不多都要收工了,但是办现金业务的人却还排着长队。

    “今天来晚了啊。”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人笑着对秦风道,然后银行经理马上走上前,给秦风开通了一条不是vip却胜似vip的通道——地方上的小分行其实吸纳不了不少钱。类似秦风这种出入频繁并且存款永远多余取款的客人,经理自然得特别关照:好歹一个月也是几十万地存。如果能一整年坚持下来,可不就存款过百万了?

    “生意真是好啊。现在一天能净赚一两万了吧?”银行经理去过几次烤串店,知道秦风就是老板。

    正在排队的一群人,不约而同地转头望向秦风,脸上多少都有点神色不自然。

    这么个一看就知道不足20岁的小孩,一天居然能净赚一两万,这天底下什么生意这么好做?

    “没那么多,就是看着热闹,我们也就是赚点苦力钱。”秦风微微笑着。

    这边银行经理已经喊过一个把窗口关掉的工作人员,又回到了岗位前。

    其他人排队的人。早就对社会上各种区别待遇司空见惯,再者他们自问也做不到像秦风这种日入过万,见秦风走向专门为他一个人服务的窗口,也并没有吭声。

    秦风把一大袋零钱从窗口递进去,工作人员清点了差不多五六分钟,才总算完成了这笔业务。将银行卡和存款单交还给秦风,这个窗口前,便又摆上了暂停服务的铭牌。

    工作人员隔着窗户和秦风相视一笑,然后背起包。就头也不回地下班了。只留下一屋子心怀怨念的普通客户,继续苦苦等待。

    秦风低头看了看存款单。

    今天是28号,奥运会倒数第二天,距离这个黄金月份结束。仅剩短短3天,而单子上的数额,却已经超过了24万。

    由于店里平时的花销。都是直接走前台的现金过的,所以这24万。就是纯粹的毛利——里面仅仅只包括了尚未发放的员工工资而已。纵然烤串店这个月在人工上的支出很大,但最大也大不过4万块。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个月还没完全结束的时候,秦风的月净收入,就已经超过了20万。

    “可惜奥运会和世界杯不是一年一次,不然光靠低端连锁餐饮业,差不多就能称霸东瓯市了……”秦风完全无视了东瓯市的房产金融和制造业,对于这个月的收入情况,他差不多已经产生了“人生可以就此知足”的心理。没法子,上辈子一个月最多也就只赚过七八千的人,野心也就这么大了。

    心里憧憬着等赚够一百万之后,到底是接着干餐饮,还是拿去投机房产,不知不觉,秦风就走回到了店里。

    王艳梅和秦建国这时也刚从农贸市场回来,两人正从小三轮上往下卸货。

    见到秦风,王艳梅张口就问:“考得怎么样?”

    “还行。”秦风走上前帮着拎起一大袋花菜,非常自然地转移了话题,“现在的人可真能吃,一晚上光是花菜就能吃掉这么多。”

    “每天吃剩下的,倒掉的东西都不止这么多!”秦建国直接被秦风带上了路,一脸叹惋道,“浪费这么多粮食,真是造孽……”

    “造什么孽,花钱吃饭嘛,谁不是这样。每年过年去酒店,哪一回整桌的东西吃光了?”王艳梅被秦风和秦建国连续拐带,情不自禁地也跟着跑偏。

    ……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之前给秦风他们监考的老师,拿着装了厚厚一沓试卷的牛皮纸袋,满脸疲倦地走进了办公室。昨晚上他通宵打麻将,到早上7点左右才收工,冲了个冷水澡让自己稍微清醒一些,他就匆匆跑来了学校。刚才那几个小时里,他完全是用卓绝的意志力控制着自己的眼皮,不然的话,早就在教室里睡着了。

    坐到椅子上,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心里却在抱怨校长不得好死。

    明明9月6号才开学,明明学校里还有那么多其他老师,他却偏偏被叫来监考,而且连加班费都没有。

    “都怪我做人太老实啊……”监考老师默默嘀咕着,打开信封,把里面的卷子全都拿了出来。

    既然都来当监考了,那么理所当然的,批改卷子的工作也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他从笔筒里拿出一只好久没用过的红笔,随意从中间抽出一张试卷,先看一眼名字,精神忽然间好了一些。

    “这个学生,字写得不错嘛……秦风?哦……想起来了,校长自己提的篮子……那还改个屁!?”监考老师如是嘀咕着,连随便多翻一下的心情都欠奉,红笔一挥,在卷子的最上方写下两个字:通过。

    写完之后,他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还是我的字写得更漂亮……(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