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九章 小人物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晚风徐徐,夜色微凉。‘夜色’为什么能用‘微凉’来形容?”秦风看着苏糖,表情很认真地问道。

    苏糖转头看看秦淼。

    秦淼紧皱眉头半天后,很无赖地对她道:“阿蜜姐,你好歹也是要上高三的人了,老是找初中生帮忙,真的好意思吗?”

    “装你个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秦风无情戳穿。

    秦淼习惯性不服,立马放声高呼:“等我以后考上重点高中,一定回来笑话死你这个职高生!”

    秦风冷冷一笑:“你完了,我明天就告诉你妈,你晚上抱着枕头……”

    “大哥!”秦风话没说话,就听秦淼惊声一喊。秦淼飞扑而上抱住秦风的腿,样子要多奴才有多奴才地认输道:“我是煞笔,我错了啊!”

    苏糖看秦淼这贱样,眼神颇为复杂道:“阿淼,你这辈子都要落在你哥手里了……”

    秦淼如丧考妣,满脸想死。

    秦风嘴角一弯:“这就是睡得早的下场。”

    此时是晚上8点,秦风、苏糖和秦淼正坐在烤串店的二楼。这是秦淼要求的,他说晚上想熬夜看110米栏的决赛直播,而店里的气氛比较好,所以必须在这里熬夜才过瘾。但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所谓气氛好根本就是规划。最关键的原因还是,等客人稍微少一些,他可以吃点免费的油炸烤串。

    三个人显然无法再在一起愉快地玩耍了。秦淼被秦风诛心后,赶紧跑下了楼。

    秦风和苏糖对视一眼,苏糖坐到秦风身边。拉过他的手,居然很好学地找回了前面那个问题:“为什么‘夜色’能用‘微凉’来形容?”

    秦风在给苏糖解惑时,都是很正经的,他回答道:“这是一种叫作‘通感’的修辞手法。”

    “哦……我想起来了!老师上课有讲过!”苏糖闻言,霎时间恍然大悟,然后捧着秦风的手直摇晃道,“你好厉害。连这个都知道!来!让我亲一下!”

    秦风淡淡道:“女施主,做人要理智。”

    苏糖露出一副“我送上门你竟敢不要”的委屈样。问:“我哪里不理智了?”

    秦风轻声回答:“天台上有好多客人。”

    苏糖:“……”

    几分钟后,秦风一个人下了楼。苏糖没脸和天台上的客人碰面,执意要等这些客人买单后再下来——反正楼上的电脑里装了单机游戏,也用不着害怕无聊。

    秦风走下楼时。王艳梅正在给一个客人结账。

    柜台上的单子摆了4列,分别对应烤串店的三个用餐区域,多出的另一列,则是结算完毕的。

    王艳梅翻出这桌客人的单子,简单地加上另算的酒水钱,1分钟内,就完成了结算。送走客人后,她转过身,笑着对秦风道:“老板。对我的效率还满意吧?”

    “妈,你可别这么喊,不然爸要抽我。”秦风开着玩笑。不过对店里的情况,却是真的不能再满意了。今天的客人也和半个月前的那天一样多,但在王安的调配下,每个人的工作却是井然有序,丝毫不乱。

    不过秦风看了一会儿,忽然又问道:“妈。晚上12点过后,估计就忙不过来了吧?”

    “嗯。”王艳梅点了点头。“你这几个初中同学,每天晚上12点一到就走,留都留不住。现在的孩子,真是吃不了苦啊。换了我年轻的时候,只要能多赚几毛钱,我都愿意留下来多干一会儿。”

    秦风微笑道:“时代不一样了嘛,再说他们都是过来赚零花钱的,又不是为了吃饭,累死累活多干几个小时,等到月底也就三四百块钱,他们看不上啊。”

    “也是,时代不一样了啊,这个世界,变化真是快……”王艳梅唏嘘不已。

    客人来来去去,秦风也在店里头闲逛起来。

    开店这么久,之前没这么忙的时候,他身为老板累得要死,现在客人这么多了,自己反倒清闲了,真是不知该高兴还是悲哀。

    走了一圈,见秦淼正在老老实实地看电视,别的人也没空和他闲扯淡,出了正厅拐回到店门前,秦风正打算回楼上找苏糖探讨生命的奥秘,却忽然被人叫住。

    “小老板,你这个管理水平又有进步了啊。”

    秦风转过头,见到了一张貌似熟悉的面孔。他花了几秒回忆了一下,终于记起来这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眼镜男是谁。

    “黄先生,好久不见啊。”秦风笑着走上前去。

    黄秋静还是老样子,笑得很温文尔雅,说:“还是你有文化,其他人不是叫我小黄就是叫我老黄,叫先生的你是头一个。”他一边说着,伸手一比身旁的空位。

    秦风很懂礼数地上前坐下。

    黄秋静淡淡说道:“我前些天路过一个地方,听人说起有个十几岁的孩子拿着几万块钱去打水漂,是你吗?”

    秦风眉头微微一皱,但旋即又飞快松开,笑道:“什么打水漂。”

    “奥运会。”黄秋静道,“你买了刘翔夺冠,还赌他破世界纪录,是吧?”

    秦风沉默片刻,收起了笑脸:“黄先生挺关注我啊。”

    “呵呵,不是关注,我说了,路过。刚好听人说起,我就想到了你,今晚上凑巧又没事,过来吃点东西,缓解一下最近的紧张情绪,顺便也问你一问,满足自己的好奇心。”黄秋静用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缓缓道来。

    秦风看不懂这位文青男,微笑着没有接话。

    黄秋静又自言自语地接着道:“龙华小区那些人,没一个像人的,你跟他们做生意,赢了也是输。如果你以后想玩这些东西,我可以帮你联系,保证只收合理的一小部分佣金,你哪怕赢得再多,也没人敢伸手拿不该拿的钱。”

    秦风道:“我这辈子只打算玩这一次。”

    黄秋静笑一拍秦风的肩,道:“你这辈子还长着呢!”

    秦风也笑了:“我觉得你就是特别关注我。”

    “关注就关注吧,我是觉得你这个孩子挺有意思。别看你这家店小,但真要操作起来,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像你这样十六七岁就能把这样一家店玩得转的,大富大贵人家的孩子倒是常见,但你家应该不是祖传做生意的吧?那边的大美人是你妈吗?”黄秋静指向王艳梅。

    秦风点点头。

    “你爸好福气。”黄秋静笑着说,然后又把话题转移回到秦风身上,“你能自学成才,也算难得的人才。今年你才20岁,就能搞出这么一家店来,等到十年后,你还不到30岁,天知道到时候你能发展成什么样子。如果没人害你,十年之后,我的老板也不算老,到时候你们或许能有机会坐到一起聚一聚,我呢,能站在一边,给你们倒到酒就好。”

    秦风越发糊涂了,觉得黄秋静这个逼装得有点深。

    “黄先生说话,还真是有点……高深啊。”秦风敷衍道。

    “你别跟我说这种虚的,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黄秋静依然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我是个小人物,干的就是投机。你是个好苗子,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些话,就是在拉关系。你以后做得越大,我就跟你关系越好,你失败了,我就不认识你,就这么简单。”

    秦风微笑道:“你说话还真是实在啊。”

    黄秋静道:“实在点好。人和人说话,就该说人话,那些拿着鬼话跟人说的,都是白痴。”

    秦风再次选择了沉默,他觉得黄秋静这话简直是在打他自己的脸。

    两个人默然片刻,黄秋静先开了口:“小老板,要是你在打水漂的地方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是这种小麻烦,还是有信心可以帮你解决一下的。”

    秦风盯着黄秋静看了两秒,笑问:“我需要付你劳务费吗?”

    黄秋静摇摇头,笑答:“举手之劳,就当人情投资的成本好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