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十二章 知道了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临近中午时醒来,走出房间,就看到了令他血脉贲张的一幕——

    苏糖坐在沙发上,两条雪白的大长腿,一前一后极致地伸开,由于沙发的长度不够,她不得不将其中一条腿搁在沙发的扶手上,于是两腿之间,就形成了一个惊人的负角度。但这个负角度一字马,并非让秦风某处充血的最主要原因,关键还在于苏糖的打扮。

    下半截倒是还正常,套了一件运动短裤,可上半身就要人命了,苏糖居然穿了秦风的衬衣。这条白衬衣本身,是半透明的,苏糖的黑色**,被她丰满的上围整个儿托起来,严严实实贴着衬衣,那黑白两色对比之下所产生的高耸入云的视觉效果,俨然就是欧美**模特的封面范儿。

    “阿蜜,你这是要便宜阿淼那小子?”秦风回过神来,忍不住吃醋了。

    “阿淼早上就被他妈领回去了。”苏糖回答道。

    “回去了?”秦风一怔,“怎么都不打声招呼。”

    “看得睡得香,不忍心吵醒你嘛!”苏糖笑着说道。

    秦风点了点头,又小气地问道:“你这条衬衣是什么时候换上的?”

    “刚才啊。”苏糖道,“本来是想看看你醒了没有,忽然发现阳台上挂着你的衣服,就顺便拿进来换上了,怎么样,这么穿挺好看的吧?”

    “何止好看,简直能让阿淼连说三小时梦话了好吧?”

    苏糖白他一眼,半嗔不怪道:“讨厌!”

    等秦风从卫生间里洗漱完毕出来,苏糖也收功了。

    她给秦风弄好了早餐。坐到餐桌前。

    早餐是几片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吐司面包,和一杯热牛奶而已——对于一个不太会做饭的女孩子而言。这样一顿,差不多就是苏糖力所能及的极限了。

    秦风回到房间。把手机拿出来,坐下后一边吃早饭,一边打开短信,看看黄秋静给他回了什么内容。昨晚上毕竟是凌晨2点多,秦风最终没好意思给对方打电话,只是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就强迫自己去睡觉了。而醒来之后,他居然很诡异地忘了这茬,直到撇大条的时候。才回想起这件事来。

    不得不说,这种差点就把45万巨款抛到脑后的反应,真的很诡异。

    要知道,昨晚上他可是差点因此失眠了。

    黄秋静的短信,是在早上7点钟发过来的,可见这人的生活作息相当良好。

    秦风叼着一片面包,点开来一看,见到上面简单的三个字,忽然间皱起了眉头:“知道了。”

    知道了?什么意思?满清皇帝御笔朱批吗?

    秦风的脑洞瞬间开到了上辈子看过的网络帖子上。

    正捧着小脸。盯着秦风犯花痴的苏糖,不由奇怪道:“怎么了?”

    “没什么……”秦风摇了摇头,把手机放了下来,然后冲苏糖一笑。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用功?”

    苏糖一脸无奈道:“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我提前把韧带先松一松,这样回学校才不会被谢老师练死……”

    秦风端起杯子。随口问道:“练功苦不苦?”

    “当然苦啊!”苏糖脱口而出,“我们班有个同学。膜都练破了!”

    正在喝牛奶的秦风,噗一口全都喷了出来。他用无语的眼神看着苏糖,苏糖反倒责备道:“你干嘛啊?这很正常的好吧?”

    秦风沉默了片刻,问:“你的呢?”

    “我不知道……”苏糖羞涩了。

    秦风深吸一口气:“要不要我给你检查一下?”

    “去死!”

    羞羞哒的话题,在秦风吃过早饭之后,也便跟着结束了。

    苏糖擦干净桌子,又自告奋勇要去洗碗,秦风见一共就只有一个盘子和一个杯子,嗯了一声,便心安理得地去看电视,就当是提前体验婚姻生活了。

    这边苏糖刚打开水龙头,装在秦建国房间里,家里唯一的电话跟着就响了。

    秦风颇感奇怪地走进房间,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自报家门道:“你好,我是五中教务处的老师,请问是秦风同学家吗?”

    “你等一下。”秦风闻言,赶紧先去把房门反锁上,然后才道,“什么事情?”

    “你是秦风的家长吗?”五中老师问道。

    “对,我是秦风的家长。”秦风撒谎不眨眼。

    老师毫不怀疑地继续道:“是这样的,秦风的入学考试通过了,你们今天就可以过来注册,择校费是1万元,可以直接银行转帐,你要带现金过来也可以。”

    “一万?”秦风先对这个数字表示了震惊,然后马上觉得很见鬼地反问道,“我……儿子考了多少分?”

    那头哈哈一笑,回答:“分数不重要,反正名次挺靠前的!”

    秦风悟了。

    什么“挺靠前”?应该是“挺靠钱”才对吧?

    这破学校,平时就招生困难,估计每年也就靠这点门道,借机敛财弄点油水养活全校职工了。这内部入学考试,也就是个坑啊。什么人情不人情,关系不关系的,说白了全都是浮云……

    “行,知道了。”秦风使出了万能的三个字,便挂断了电话。

    ——至于注册缴费,呵呵,去你二大爷的吧……

    秦风从房间里出来,苏糖刚好把水龙关上,正拿着抹布要把盘子擦干。

    秦风走上前,从身后环住她的腰肢,适时地奉承道:“贤惠啊……”

    苏糖心里明明乐得恨不能锤地大笑,可她却偏偏要装得像个淑女,轻声客气道:“这点家务,应该的嘛……”

    秦风微微一笑,逗她道:“那等以后结婚了,每天都你来洗碗好不好?”

    不想苏糖居然一口答应:“好啊!”

    秦风这下倒是舍不得了,拿过苏糖手里的盘子和抹布放下,然后握住她的手,深情道:“这么漂亮的一双手,我怎么忍心让你干家务……”

    苏糖被秦风说得浑身发软,转过身来,正要跟秦风来个法式的接触,电话忽然又响了起来。

    “我去接!”苏糖瞬间切换了模式,从秦风怀里溜了出去。

    秦风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刚走进房间,就听苏糖激动地大喊道:“真的吗?好!嗯!我会跟他说的!那个……姑父再见!”

    李兴东?

    秦风瞪圆了眼珠子,那边苏糖已经放下电话,欢呼着扑过来,直接将秦风压在了一边的床上。

    “秦风!姑父说你考试通过了,今天就能去注册!”

    这一刻,即便苏糖已经把她那双浑圆的大白兔压在自己胸前,秦风也完全高兴不起来。

    看着眼前媳妇儿兴奋的模样,秦风挤出一个欲哭无泪的微笑:“知道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