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十四章 真能装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在晚饭之后,在家里待到差不多6点钟便出了门。,他先到家附近的礼品回收店,买了一瓶品牌不明的洋酒、一条软中华,以及一对脑白金,然后拦下一辆出租车,便直奔五中魏校长家所在新湖小区而去。

    魏校长家的地址,秦风自然是跟李兴东打听的,借口是“当面向魏校长表示一下感谢”,而李兴东做人实在,不仅知无不言地如实相告,顺便还自作主张地给魏校长去了个电话,让他晚上务必留在家里别出门,静候秦风上门感谢,堪称中国好姑父。

    车子飞快地开了10来分钟便在小区门口停下。

    秦风在门卫那边做了登记,问明白魏校长家的住处,6点半不到,就已经站到了魏校长家的门口。给秦风开门的是一个年约三十五六岁的女人,想来是魏校长的老婆。秦风进门后,她就走到半开放的书房前,把正在里头上网下棋的魏校长喊了出来。

    魏校长和李兴东同龄,四十七八岁的样子,但保养得很不错,不仅头发乌黑浓密,而且气色红光满面。

    “校长。”秦风微笑着,向魏校长打了个招呼。

    魏校长嗯了一声,顺便瞥一眼秦风放在茶几上的几件东西,看表情明显没太当回事。

    他走到沙发前坐下来,然后淡淡一指自己跟前的座位,对秦风道:“坐。”

    秦风隔着茶几,在魏校长对面坐下。

    魏校长问道:“你家长呢?在楼下停车吗?”

    秦风轻轻摇头,回答:“不。就我一个人来。”

    “就你一个人来?”魏校长多少显得有点惊讶,他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说道,“我在学校里工作这么多年。还真没哪个学生,敢一个人来找我的。”

    秦风笑了笑。

    “喝茶。”屋里的女主人这时端了两杯茶过来,摆在茶几上。

    魏校长跟秦风比划了一个喝茶的动作,然后他自己端过了原本是为秦建国准备的那个杯子。

    秦风没动手,慢慢说道:“校长,今天我来找你,一是想跟你道个谢,能给我这个重新回学校学习的机会。第二,我是想跟你商量一点事情。”

    魏校长没吭声。

    秦风微微一笑:“在说这件事之前。我先跟你简单地说一下我的情况吧,我姑父应该没怎么具体跟你讲过吧?”

    魏校长轻轻点头。

    秦风道:“我中考是600分出头,去年考进了十八中。我是自己退学的,退学后做了点小生意,现在有一家店,生意还算不错。”

    魏校长皱眉了:“你说你自己有一家店?”

    “对。”秦风确认道,“做餐饮的。”

    “你自己一个人,把一家店开了起来?而且生意还不错?”魏校长看着秦风那张稚嫩的脸,有点不相信道。

    秦风笑道:“对。我一个人,家里人没帮忙,本钱是我自己打工三个月赚的。”

    魏校长摇了摇头,对秦风有点兴趣了。面露微笑地八卦起来:“你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

    秦风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间接解释道:“包括我爸妈在内,我店里现在一共有12个员工。”

    魏校长也是个识趣的。没有追问,而是夸奖秦风道:“这么小的年纪。能撑住这样的场面,你不简单啊!这么说来。你爸妈现在也在给你打工咯?”

    “可以这么说吧。”秦风回答道。

    魏校长眼神中透着一丝欣赏,点了点头。

    秦风继续道:“我这家店开了也没多久,7月份才开张,现在可以说是才刚刚站稳脚跟。这个时候,我作为老板,其实是不应该回学校读书的。”

    “那你为什么回来?家里人逼你?”

    “广义上可以这么理解吧。”

    魏校长笑了:“怎么叫广义上?这事还能分开广义狭义地去理解啊?”

    秦风道:“这个家里人有点特殊,不是我爸妈,是我女朋友。”

    “哟!女朋友都有啦?”魏校长忽然哈哈大笑,觉得秦风是在说孩子话。

    秦风等他笑完,才接着淡淡说道:“我女朋友爱面子,生怕我以后被人笑话、被人看不起,所以她特别想让我拿个文凭回来。但是开诚布公地讲,校长,以我现在的情况,我想你应该能理解,我自己本身,其实是根本不在乎这个文凭的。”

    “嗯,这个我可以理解。”魏校长居然真的开口赞同道,“既然都能养活那么多人了,一个职高的文凭还真没什么用处。”

    秦风颇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他。

    魏校长笑道:“你也不用觉得我说这话不合适,其实你们这些孩子,说小年纪也不小了,我们学校里的那些学生,他们自己心里也清楚,来上职高,也就是混日子,混文凭,就算有个别的学生真想上大学,以职高的教学水平和他们自己的基础,也不见得能考得上。所以真要都有你这样的本事,学校早就空了,谁愿意瞎耽误时间啊!”

    秦风听魏校长说完这通大白话,安静了足足有两秒,才回答道:“对,我心里就是这个意思。”

    魏校长喝了口茶:“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秦风也喝了口茶,缓缓道:“现在考试也过了,再要反悔,一来回家不好和小姑娘交代,二来也白费了我姑父一番苦心。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我觉得在这里上学,拿个文凭回去,还是有必要的。”

    “怎么又变成有必要了?你这话不是自相矛盾吗?”魏校长打断道。

    “不矛盾。”秦风摇摇头,笑着解释道,“我虽然不打算重读高中。不过却有考虑过上大学的事情,以后也好陪在我家那个身边照顾她。”

    魏校长听得摇头。觉得秦风这话从里到外都挺扯蛋的。

    秦风不在乎魏校长的想法,自顾自道:“我上网查过。初中文凭不能直接考大学,要参加高考,必须得具备高中同等学力证明。所以考虑到这一点,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在这里花点时间,免得到时候想花钱买个文凭却找不到门路,那样可就真的麻烦了。”

    “所以……你说到底,就是想到我的学校里混个文凭?”魏校长问道。

    秦风点点头。

    “那你直接去学校注册不就行了,还跑我家里来说这么多干嘛?”魏校长一头雾水,觉得秦风今天上门的举动。纯属脱裤子放屁。

    秦风却是微微一笑:“魏校长,我今天来找你,想说的正是这个问题。以我目前的状况,想要每天都按时来上学,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像正常学生那样来学校上课,每个月至少得有一半时间是迟到早退,或者旷课,这样的话,对学校和班级都不好。没纪律,坏规矩,也让老师不省心。”秦风对魏校长侃侃而谈道,“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学校在保留我学籍的前提下,让我自己在家里自学。”

    魏校长苦笑道:“就算花钱买文凭,也不能这么正大光明吧?”

    秦风道:“那么可以这样……每逢重大考试。比方说期中考、期末考,像这样的考试。我就回来参加,这样成绩单也可以照实填写。就不算造假了。”

    魏校长皱起了眉头:“你这个问题,我们得研究一下。”

    秦风想了想,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捆现金,摆在了茶几道:“魏校长,我把今年的学费也给你带来了。”

    魏校长岿然不动道:“学费就拿去教务处缴嘛,你拿来我这里干嘛?”

    秦风没说话,又拿出第二捆现金,搁下。

    魏校长看看秦风。

    秦风笑了笑,拿出了第三捆。

    两个人对视了片刻,魏校长面无表情地敲了敲桌子,听着电视里《新闻联播》的开场音乐,睁眼说瞎话道:“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你这个问题,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那就麻烦校长了。”秦风很知趣地没有废话,背起书包,径直便出了门。

    ……

    走在回家的路上,秦风心里头有点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花三万块读个高职,理论上确实是挺冤大头的,可这钱要是不花,有些坎又迈不过去。

    正纠结着,口袋里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秦风拿出来一看,见是袁帅打来的,微微一笑,按下了通话键:“什么事?”

    “没什么事啊,就是暑假快过完了,想找你出去玩玩。”袁帅道。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我哪有时间啊。”

    “挤个时间出来嘛!一个晚上也好啊,我们去吃顿好的,然后到网吧玩玩游戏就行,也就五六个小时而已,我现在每天在家里玩单机游戏,真是快无聊死了。”袁帅跟秦风抱怨道。

    秦风拿这个大块头有点没有办法,无奈道:“你找李郁嘛。”

    袁帅道:“李郁他说要么三个人一起出去,要么就不出去。”

    秦风磨了磨牙,李郁这个混球,明明是自己不想出门,结果却拖他下水。

    “最近我店里还有很多事要办,我尽量抽点时间吧。”秦风暂时先稳住袁帅。

    可袁帅也不是真傻,听得出秦风话里的意思,唯有无奈道:“唉,你们两个真不仗义,好吧,有时间再安排吧……”

    “人情这东西,真是难搞啊……”秦风轻声叹着,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不想手机刚放回去,不足两三秒的功夫,就又响了起来。

    秦风还当是袁帅打来的,结果一瞧,赫然发现竟是眼镜男的电话,赶紧接通。

    “是秦风吧?”眼镜男语气相当生硬,即便隔着老远,秦风似乎也能想象得出他现在的想骂忍着不骂的生气模样。

    秦风心里微微一沉,沉声回答:“对,是我。”

    “秦风,我说你他|妈怎么这样呢?”眼镜男忽然就大声责怪起来,“哪有你这么做人的啊?我们有吞了你半分钱吗?这钱都还没到我们手里呢!不就是四五十万吗?又不是四五百万!这么鸡毛点钱,你说你急什么急啊?你知不知道我他妈刚才差点被人吓死了?你到底晓不晓得你找来问候我的那个人是干嘛的啊?妈逼的,老子差点就买机票跑了你知道吧?操,心脏病都快给人吓出来了我……”

    秦风听眼镜男这么说着,试探问道:“黄秋静跟你们谈了吗?”

    “什么黄秋静?”眼镜男猛地一顿,“你不是叫的谷强?”

    “什么谷强?”这回轮到秦风不明白了。

    “不是你叫的?”眼镜男听出秦风语气中的不解,然后很怀疑地在电话里自言自语嘀咕起来,“没道理啊,人家指名道姓说的就是你,你怎么不认识他?”一边说着,就听他问身边的人道:“阿西,你知不知道黄秋静?你也不知道?妈逼,这里谁知道黄秋静到底是谁?你知道?黄秋静就是黄老板?你妈|逼在跟我开玩笑?真的!?黄秋静真的是黄老板!???”

    眼镜男的声调猛地提高了八度。

    秦风下意识地把手机往耳朵远处移动了一下,旋即就听眼镜男哭腔道:“秦风,我他妈叫你祖宗行不行?”

    秦风觉得自己似乎是卷进了某种自己不该卷进去的复杂关系中,他紧紧皱起眉头,问道:“黄秋静不是做投资的吗?”

    “投资?哈!哈!哈!”眼镜男大笑三声,语气释然了,“对,对,对,黄老板是搞投资的。”

    秦风听着眼镜男的话,不知怎么的,后脊背上感到丝丝冷意。

    他不想接着再问了,有些圈子,他生生世世都不希望有所接触。

    眼镜男接着道:“你那点小钱,你就放心好了,黄老板都打过招呼了,那就一分钱也少不了你的。”

    秦风嗯了一声,心跳微快地挂断了电话。

    站在原地做了几次深呼吸,他握着手机,犹豫了片刻,还是给黄秋静打去了电话。

    不管他投的到底是什么资,说声谢谢,总是要的。

    秦风等了五六秒,黄秋静才接起了电话。

    秦风尽可能用平静的声音道:“黄先生,龙华小区那边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那件事情多谢你了。”

    “小事。”黄秋静淡淡道,然后停顿两三秒,又缓缓说道,“小秦老板,做生意啊,喜欢盯着几毛几块的,这是好习惯,但做人不能老盯着几毛几块。风物长宜放眼量,做人要有胸襟,事业才能做大。”

    秦风有点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只能应付道:“嗯。”

    那头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便挂了电话。

    秦风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天,忽然咧嘴笑了笑:“当我没见过世面吗?王健林和马云几千亿资产都没你们这么神神叨叨,真他妈能装……”(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