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十五章 大学计划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第二天早上9点多就被苏糖叫醒,然后被她拖着去五中完成了注册。

    魏校长不愧是副科级的领导干部,做人就是诚信。秦风到学校教务处的时候,他的证件早就准备妥当。秦风把自己的单寸照片连同更重要的4000块学杂费一交,教务处主任亲自将照片贴到学生证上,钢印一敲,秦风便正式成为了东瓯市第五中学的04级新生。

    “什么嘛,都花了那么多钱了,居然还要缴4000块……”苏糖昨晚上就知道了秦风花了三万块入学,这会儿刚走出校门,她就嘀嘀咕咕抱怨起来,俨然秦风的当家婆娘的架势。

    秦风笑了笑:“公是公,私是私,我昨天是去走关系的,又不是真的去交学费。”

    苏糖愤愤道:“国家就是被这些人弄乱了!”

    秦风有点蛋疼,好多十七八岁的孩子,明明连养活自己的本事都没有,却老喜欢操心和他们毫不相干的江山社稷。

    “对,对,就是这些狗官搞得民不聊生。”秦风敷衍道。

    苏糖听秦风赞同,心里还想再发表一些更深入的观点,可惜实在水平有限,搜肠刮肚半分钟,也没能从昨天刚做过的政治试卷中找出可供发挥的东西,只能话锋一转,挽住秦风的胳膊道:“你在这里上学的话,不是比我晚2届了?等我大三了你才大一,等我毕业了你才大三,咱们不是有4年时间不能在一起了?”

    “是啊……”秦风喟然一叹。

    苏糖表情纠结道:“那怎么办啊?”

    秦风道:“要不我再去退学一次?”

    “屁!”苏糖拍了秦风一下,忽然脑洞大开道,“不然你明年跟我一起去高考吧,反正我觉得你考得也不会比我差。”

    秦风点头道:“嗯,好办法。”

    苏糖顿时一脸惊喜:“真的可以一起去考?”

    “考个屁!”秦风笑道,“你真当我是天才啊?高考哪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我明年就算跟你一起去考,也不见得能上线。”

    “怎么不能啊?”苏糖很天真道,“我觉得你肯定可以比我考得高!”

    秦风无语道:“大姐。你是艺术生好不好……”

    “啊!是哦……”苏糖像是才想起这茬似的,这迷糊的样子,放在一般女孩子身上那就叫愚蠢,可在她身上。就是呆萌了。苏糖靠装可爱成功化解了尴尬,安静了一会儿,又继续纠结起来:“那我们怎么办啊,4年诶,都赶上杨过和小龙女的四分之一了……”

    秦风思维跳脱地问道:“最近又在放《神雕侠侣》?”

    苏糖点点头。可跟着又使劲晃了秦风两下,气道:“我在跟你说正经的呢!”

    秦风见逗得差不多了,终于缓缓说道:“其实就算是4年,我也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

    “我可以搬去大学城那边,和你一起住啊。”

    “一起住?”苏糖一脸不解地看着秦风。

    秦风解释道:“大学城旁边的螺山镇,现在多的是空房子。从镇子步行到东瓯大学,顶多就10分钟的路程,骑自行车的话,不用5分钟就能到。我只要在镇子里租一间房子,咱们一起住。平时你上课我就回市区看着生意,等你下课了,我也就回来了。”

    “可以这样吗?我不是要住校的?”苏糖很好奇而疑惑道。

    “东瓯大学晚上不查夜的,缴了住宿费,学校才不会管你们晚上在哪里睡。再说都是成年人了,学校管得着吗?”秦风拿出了经验之谈。

    苏糖眨了眨眼:“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秦风道:“问舅舅啊,不然你以为我平时和他哪来那么多话好聊?”

    苏糖点了点头,消化了半天后,忽然脸颊微微发烫,眼里冒着含义不良的光芒。神情期盼道:“那就是说,等我上了大学,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过二人世界了?”

    秦风眯起眼道:“你现在是不是在想特别色|情的事情?”

    苏糖整张脸倏然一红,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羞涩地靠拳头来解决问题,而是转过头,两眼水汪汪地盯着秦风,红唇微启,含羞问道:“你难道没想?”

    秦风不禁看得喉结一动——这辈子,恐怕真的会活不长啊……

    互相撩拨了半天。秦风和苏糖好不容易才靠着一堆小零食把火气降下来。

    秦风最终还是跟苏糖坦白了自己的计划,在快到家的时候,秦风对苏糖道:“我打算后年去参加高考,这样考上的把握比较大。等你上了大学,平时周末咱们俩也可以回市区家里住,反正自由度绝对是很大的。”

    苏糖专心剥出一颗糖炒栗子,递到秦风嘴边。

    秦风吃进嘴里,苏糖才说道:“被你这么一讲,好像什么问题都没了啊。”

    秦风道:“本来就不是远隔千山万水的两地分居,大学城离市区才几步路啊,活人还能给尿憋死?”

    “真讨厌,吃东西的时候老说些屎啊尿啊的……”苏糖把最后一颗栗子拿出来,随手就要扔掉。

    秦风抢过来,教育道:“不要乱扔东西,做人要讲公德。”

    苏糖乖乖地哦了一声。

    然后秦风把袋子捏成一团,朝边上的垃圾桶一抛,不想力度不够,塑料袋没进桶里,反而被一阵轻风一吹,悠悠然飘向了前方。

    苏糖瘪了瘪嘴:“你又比我好多少?”

    秦风丝毫不羞愧道:“主观上的缺德,和客观上的一时失手,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正说着话,塑料袋忽然被一个人在半空中抓住。

    “你们从哪里回来啊?”黄震宇走上前,笑着问秦风和苏糖道。

    秦风对这位炮灰兄还有点印象,微笑道:“出去办了点事情。”

    黄震宇打破沙锅地问:“什么事?”

    秦风回答:“没什么,小事情。”

    黄震宇这下终于明白了,干笑两声,接着很突兀地对秦风说了句:“你前几个月让我署名的那篇文章,其实我自己也能写得出来。”

    秦风微微一怔,然后嘴角一弯:“哦。”

    黄震宇又道:“我最近正准备给日报投稿,谈中学教学改革的问题,等发表了,我让苏糖通知你。”

    秦风笑了笑:“好,你加油。”(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