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七章 招兵买马(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建国这番貌似为儿子考虑,本质上却纯属自我道德捆绑的话,在秦风看来几乎等同于无理取闹。,好在秦风混迹职场多年,对面此类问题,向来也不是吃素的。他简简单单一句“你就算不为自己的身体着想,也该为我妈的健康着想”,不但轻松搞定了老秦同志,连王艳梅也瞬间被秒成了渣。秦风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成功地就两位家长暂时脱产一事拍了板。

    而在获得最终胜利之后,他的感受则是:带着爹娘做生意真尼玛累……

    “我不是不让你们来店里帮忙,你们想想,如果店里的人手够了,你们是不是就用不着每天逼着自己几点起几点睡了?到那时候,你们俩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这样的话,一来不用那么辛苦,二来多出的时间,也可以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情。”秦风把两位家长拉到前台,趁着没有客人,继续给两个人做补充解释。

    秦建国和王艳梅听秦风这么说着,简直没法不动摇。

    尤其是秦建国。

    说起来,秦风觉得自己的老爸也真是惨。

    换做别的过了将近十年禁|欲生活的老男人,要是娶了个像王艳梅这样风姿绰约的老婆,那还不得白天啪啪啪,晚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可老秦同志呢,刚娶了老婆没几天,就被儿子绑上了战车,一天到晚和王艳梅忙得昏天黑地,新婚三个月以来,别说没有“睡觉”的时间。简直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秦风的话里其实就是这么个意思,但是他的语气非常正经。

    然而作为过来人。秦建国和王艳梅还是秒懂了其中的奥义,然后双双笑骂着。把秦风赶上了二楼。

    “这个小子,每天满脑子都在想什么……”秦建国哭笑不得。

    ……

    奥运会马上就要闭幕,暑假也只剩下寥寥一个星期。

    可以预见的是,店里的烤串生意,必将从前几天的历史最高峰值,迅速回落到一个比较正常的点位。每天净赚一万以上的好日子,短期内再也不可能有了。正常来说,以后的日纯利润应该会在4000到5000元之间。如果遇上黄金周之类的节假日,或许能蹿到六七千左右。

    有鉴于此。秦风在和王安商量过后,认为烤串生意最终应该保留的人手,只需要8到9个:

    负责做点菜的主厨小赵师傅,前台迎宾兼收银兼店长王安本人,负责打冷饮的静静,另外负责穿串、洗盘子、给主厨打下手的勤杂工至少3个人,还有给客人上菜以及收拾桌子的服务员至少2人。

    “我姐和姐夫明天就要回去,佳宁也要开学了,现在包括我自己在内。店里一共就只有5个长期工,这次起码得招3个人。”王安很认真地算出了这道小学一年级的算术题。

    秦风点点头,补充道:“我早上的早点生意,倒是不用急着招服务员。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大师傅找来。没有大师傅,这项目都没法启动。不过现在难就难在大师傅不好找啊……”

    “实在短时间内招不到,我们就登报好了。”王安建议道。

    “嗯。也只能这样了……”秦风无奈道。

    招聘启事很快就写了出来。

    大大的两张海报,从头到尾一溜儿地用毛笔写下来。

    与其说是招聘。倒不如说是秦风自恋卖|骚。

    王安对此除了翻白眼,没有别的想法。

    两张海报。一张被秦风贴在了巷子口,另外一张,则被贴在了海报架上。

    海报架原本放在店外,但秦风想了想,又觉得效果不好,干脆就扛起架子,打算把这玩意儿搁在娟姨店门口。不管怎么说,十八中后巷就算人流量再大,但和作为交通主干道的十里亭路相比,还是差了级别的。

    说起来,秦风这段时间还真没见过娟姨几面。

    秦风来到娟姨店外时,娟姨正在往外倒腾衣服,她把一件一件地挂在金属架上,边上还贴了张大红纸,上书“跳楼大甩卖”5个大字。字写得异常难看,比秦风的这张海报差远了。

    “娟姨,你这店不开了吗?”秦风奇怪地问道。

    娟姨抬起头来,样子高兴得不得了,见到秦风,她兴奋地说道:“有个傻子,今天早上沿着咱们这一片,挨家挨户地问谁要把店面租了。问到我这里的时候,我跟他开玩笑,说每个月租金一万,没想到那傻子居然连价都不砍,一口就答应了,还当场就把半年的租金转到了我的账上!我这不是趁着这个月还有两天时间,赶紧把能卖的衣服全都卖了。哎哟!你说要是早有这样的傻子,我还开什么店啊?日子早就过得爽死了!哈哈哈哈……”

    看着仰天大笑的娟姨,秦风颇感疑惑指了指店面:“这店是你自己的?”

    “是啊!”娟姨一下就停住笑声,神情古怪地说,“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每天那么悠闲?”

    秦风有种被人耍了感觉,道:“那你以前还老和我说什么租金租金的?”

    娟姨毫无愧色地笑盈盈道:“我骗你的嘛!财不外露,你懂不懂?”

    “好吧,你赢了……”秦风无语地点了点头,心说和生意人真的不能太交浅言深。即便像娟姨这种心眼不错,甚至可以说救过他一命的人,说的话都有真有假,别的人就更难琢磨他们说的到底是人话还是鬼话了。

    “你这间店面,正常的话一个月租金大概是多少?”秦风转移了话题。

    “起码5000吧,现在房价涨得这么快,店面租金也在涨。你还真别说,再过上半年,这里的租金搞不好真能到1万。”娟姨嘀咕着,似乎是觉得今天宰傻子的那一刀还不够狠。

    秦风看出娟姨的心思,微微一笑:“反正你卖一个月的衣服,也就赚个万把块,既然有人愿意花这个钱,你还是租了合算。”

    “对嘛,我早上就是这么想的!”娟姨被挠到痒处,不由重新兴奋起来,“平时卖衣服,每天还得在这里坐上十几个小时。现在这样多好,每过半年来收个租金,解放前的地主土豪,平时也就这待遇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