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九章 早餐生意经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董建山走进厨房的时候,全体人员都伸长了脖子,用看升国旗的眼神看他。董师傅对这种目光显得很习以为常,非常客气地跟每个人点头致意,中途瞥到王艳梅的时候,稍作了2秒停留,待秦风介绍说“这是我妈”后,这才微笑着把视线移到了小赵身上。

    “小赵,才一年多没见着,你这么快就当师傅啦?”董建山走到小赵跟前,居高临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赵本就矮了董建山2个头都不止,听董建山这么一说,立马心虚地低下头来,身子一缩,俨然成了老鹰嘴边的小鸡。

    小赵尴尬地呵呵傻笑,秦风倒是好奇道:“董师傅,你之前是在哪家店上班的?”

    董建山道:“头些年一直在阿庆楼干,大前年年底,南阿庆楼新开,我就去了徐老四那边。“上个月徐老四把整间酒店都给卖了,听说卖了两个亿,带着钱和一大群人去了北京,说要做什么挨踢。这些老板的心思,还真是让人摸不透。

    你们说,好端端的酒店,每年稳稳地赚五六百万,又不用他自己操心什么,这么好的日子放着不过,非要去瞎折腾,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还搞得我们一大群人失业……”

    秦风听董建山抱怨着,心里多少有点愧疚——要不是他去年端盘子的时候童心大发,跟那几个喝高了的徐家四兄弟吹牛逼,小赵、董建山,还有其他大一群人,也就不会失业。所以说到底,其实他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秦风暗叹世事无常,宽慰董建山道:“董师傅,以后就安心在我这里做吧,我肯定比徐老板他们靠得住。”

    董建山笑道:“靠得住就好啊,再做个几年,我就打算回老家收徒养老了。最好就在你这儿干到退休。”说到这,又微微一停顿,转而问小赵道,“赵云。你要不要跟我学点手艺?”

    小赵仰望着董建山,弱弱回答:“董师傅,我是晚上上班的,咱们时间搭不上……”

    董建山道:“那你就换到早上嘛!先来给我打下手!”

    小赵想了想,转头问秦风:“老板。我要是换了早上上班,工资还是照原来的给吗?”

    秦风摇摇头,直接且明确地告诉他:“白天当勤杂工,每个月固定工资2500,包吃早饭,别的福利没有。”

    小赵一听这话,内心瞬间就坚定了:“董师傅,你看……不是我不想跟你学啊,我晚上自己掌勺,一个月能赚四五千。要是到了你手底下,收入就只有一半……”

    “你跟我学了手艺,以后害怕赚不到四五千?真是目光短浅!”董建山批了小赵一句。

    小赵嘿嘿笑着装傻。

    王浩却突然跳出来,大声喊道:“他不学我学啊!董师傅,不然你带我好了,我给你当学徒!”

    董建山好奇地打量了王浩几眼。

    秦风介绍道:“他叫王浩,家里也是干烹饪的。”

    “对,我爸也是厨师。”王浩接过秦风的话,“不过我爸根本就不会教,我跟他学了大半年。白白浪费了青春和才华。”

    惠琴瘪了瘪嘴,轻声嘲讽道:“你居然有脸说才华……”

    董建山看王浩这副精神头十足的样子,似乎对他还挺感兴趣,问道:“你现在能做什么菜?”

    王浩昂首回答:“我颠勺颠得很不错!”

    董建山:“……”

    秦风受不了王浩这货。赶紧说正题道:“董师傅,你先看看这个厨房吧,要是有不满意的地方,我这两天就找人过来改一下。”

    董师傅也是个利索的人,暂时收回了收徒弟的心思,马上绕着厨房简单地看了一圈。看过之后。直接就给出了意见:“两个灶台倒是够用,厨房设计得也合理,不过缺的调味料太多。还有,你这里晚上做烤串,白天卖早点,这么多食材堆在一起,容易串味儿,至少还得再买些冷藏柜和冰箱。不过这样的话,你这个厨房又摆放不下……”

    “董师傅,地方你不用担心。你跟我到外边来看看。”秦风领着董师傅走出厨房,指着后院这一大片区域道,“我打算把这里改成厨房,你觉得地方够不够用?”

    董师傅一看就点头道:“够用。”

    秦风道:“够用就成,我明天联系装修师傅过来跟你聊一聊,你想怎么装修,只管跟他说就好,该买什么就买,不用替我省钱。”

    董建山笑了笑:“好。”

    在楼下饶了一圈,秦风又和董建山回到了依然没坐满的天台。

    坐下后,秦风和他商量起了早点的具体内容:“董师傅,除了面条这些东西,我还打算卖些包子、馒头,还有各种馅儿的粽子,还有糯米饭,反正能想到的东西,全都来一点,这些东西你能做吗?”

    董建山却是皱了皱眉头:“非要做的话,当然也可以做。不过要是全都做的话,那可就费力气了,每天至少得3点钟就开始准备。而且如果什么都做,生意就没了重点……”

    见董建山欲言又止的样子,秦风问道:“那么你怎么想?”

    董建山道:“我觉得面条就足够了,毕竟你的店位置不错,等开了学,人流量肯定大,每天光是吃面条的人,我估计就招待不过来了。再卖别的东西,真是又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

    而且你想,一个肉包子才卖1块钱,人家买3个,我们也就只赚一块五。可面条呢?一碗排骨面卖8块钱,毛利少说也是5块6块,就算人家买最便宜的面条,一碗起码也能赚3元。咱们干嘛有大钱不赚,还非要盯着那几个小钱?而且还得搭上那么多力气。”

    秦风听董建山这么一说,微微点了点头。

    他一开始只想着尽量扩大服务对象,却忽略了人力成本。诚如董建山所言,这样东一锤子、西一榔头的,确实显得有点乱,而且很有可能会吃力不讨好。

    “不过只卖面条的话,会不会太单调了?”秦风反问道。

    董建山笑道:“面条光种类就有几十种,怎么会单调?”

    秦风用食指敲了敲桌面,摇头道:“东瓯人吃早饭,至少得弄点糯米饭吧?”

    董建山道:“糯米饭这个好办,再多添一个灶台就行,这个不费功夫。”

    秦风眼睛一亮:“可以吗?”

    董建山点头确认道:“这个可以有。”

    秦风追问道:“豆浆和豆腐脑你能不能一起做了?”

    董建山道:“这个也好办,做出来大一锅,可以卖上大半天。”

    “我还想弄点煎饼,要北方正宗口味的。”

    “小秦老板,不带这么得寸进尺的啊……”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