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辛苦的一天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习惯了在凌晨三四点之后睡觉的人来说,想要把生物钟调整到清晨4点钟起床,最好的办法就是坚持不睡觉。但对于秦建国和王艳梅这种稍微上了年纪,并且此前从未有过类似经验的人来说,通宵熬夜却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

    从烤串店里回来,秦风三个人从凌晨傻坐到天亮,秦建国浓茶一杯接着一杯喝,厕所至少上了五六次,王艳梅则是时不时要闭目养神几分钟,然后在快要睡着的时候,被秦风用很坚决的态度摇醒,并且接受指导教育:“妈,不能睡啊!现在睡着就功亏一篑了!”场面看起来就跟灾难片里的雪地求生似的。

    如是求生不能地熬到早上8点左右,趁着苏糖还没起床,秦风拉着秦建国和王艳梅,强打精神去了一趟菜市场。毕竟如果在户外的话,想睡也没法睡。一家子在菜市场里逛了足足一个小时,买了足够做一桌年夜饭的菜,才脚步发飘地往回走。秦建国还挺乐观,明明就要栽倒了,却笑着说:“又多熬了一个小时,咬咬牙还是挺容易的嘛!”

    王艳梅有气无力地摇头说:“中午饭你来做,我可弄不动了。”

    “午饭我来做好了。”秦风提了提手里的甲鱼,“中午大家补补,熬到晚上8点就能睡了,也就12小时。”

    一路说着话,困意倒是减少了许多。

    从菜市场回来,苏糖刚好起床,见到秦风和爸妈,不由奇怪道:“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不是起床,是压根儿就没睡。”王艳梅打着哈欠,朝卫生间走去,嘴里嘟囔道,“我再冲个澡,精神精神。”

    秦风跟苏糖解释:“后天开始,我和爸妈要早起做早点了。今天得把时间调过来。”

    苏糖居然露出很羡慕的神情,向往道:“早知道我这几天就每天晚点睡了,今天可以和你们一起熬。”

    “哪有你想得这么美。”秦风一脸无语。

    夏天毕竟天气热,三个人从外面来回走上一圈。都出了一身汗。王艳梅洗完澡后,秦建国和秦风也跟着冲了个凉。被冷水一淋,疲惫值顿时就下降了。王艳梅来了精神,便要食言而肥,等秦风从卫生间里出来。她已经在收拾刚买回来的那些还活蹦乱跳的水产,秦建国就在边上给她打下手。苏糖站在一旁看着,很高兴地说:“我今天总算有口福了。”

    王艳梅白她一眼,没好气道:“搞得我好像哪天亏待了你似的。”

    苏糖嘟了嘟嘴,见秦风出来,立马上前挽住秦风的胳膊,控诉道:“妈欺负我。”

    王艳梅哭笑不得道:“死丫头,你现在到底当我是亲妈还是婆婆?”

    苏糖脱口而出:“呀!我突然发现咱们家的婆媳问题彻底解决了!”

    王艳梅满脸绝望地直摇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脸没皮的……”

    苏糖笑嘻嘻的,拉着秦风的胳膊摇啊摇。

    一顿丰盛的午饭,从9点多做到将近11点半才算完工。

    秦风陪着苏糖看了一早上的苏有朋版的《倚天屠龙记》。这会儿暑假就要过完,这些电视剧也正纷纷迎来大结局。秦风时隔十来年重新看一次,倒也觉得有点意思。

    午饭过后,时间到了正午12点。

    秦风他们也迎来也最困难的时刻——饭后的困意+午间的睡意+熬夜的疲累,这三重压力叠加在一起,催眠效果之强力,简直不是一般人能抵挡得住的。

    王艳梅眼皮子打着架,好不容易把碗筷收拾干净,一坐上沙发,差点就要睡着。

    秦风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是时候放大招了。

    “爸,妈,我们看片。”秦风把新买的VCD搬了出来。

    王艳梅奇怪道:“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东西?”

    秦风回答:“前几天想到要倒时差,我怕熬不过去。就把这个给买过来了。”

    这台VCD比王艳梅印象中的那些小巧很多,她暂时收起了困倦,问道:“这台机子很贵吧?”

    “便宜,就700块。”秦风一边插线,一边回答道。

    “才700?”秦建国也惊讶了,“你小叔家那台。以前买的时候一两万!”

    秦风笑道:“爸,小叔家那是一整套的家庭影院,配大音箱和卡拉OK的,而且这种电子产品,你买得越早,价钱就越贵,技术公开了就不值钱了。”秦建国闻言,了然地点了点头,他好歹是干技术出身的人,越早越贵这么简单的道理,自然是可以理解的。

    插好了线,秦建国和王艳梅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哈欠,显然对片子本身没什么兴趣。

    只有苏糖关注道:“我们看什么?”

    秦风微微一笑,亮出几年后就要彻底退出市场的VCD光碟。碟片的外壳上,印着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的恐怖海报,上书四个字:午夜凶铃。

    苏糖微微一怔,旋即就握紧拳头抖了抖,兴奋道:“好刺激!”

    十几分钟后——

    “小风,我们还是别看这个了吧……”王艳梅紧紧抱着秦建国的手,脸色有点发白。

    “是啊,这个没什么好看的。”秦建国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但最夸张的还是苏糖。

    这会儿情节刚进展到一处吓人的地方,小妮子不敢看,整个人躲在秦风身后,身上还裹着条毯子,貌似时刻准备着要拿秦风当肉盾使,生怕那啥玩意儿会真的从电视机里爬出来。

    秦风其实也被吓得不轻,但出于男人的尊严,他还是咬牙坚持道:“妈,看这个效果最好,你现在是不是彻底不想睡了?”

    王艳梅道:“我怕我等下都会睡不着啊!”

    苏糖哭丧着脸说:“妈,我晚上能不能跟你一起睡……”

    王艳梅演起了雪姨,满口嘲讽地说:“你刚才不是还高兴得很吗?”

    苏糖幽怨道:“妈,你不爱我了……”

    “爱你个头!”王艳梅抄起一个靠垫就往苏糖身上扔。

    2个小时后,看完这部片子,秦风已然吓得一身白毛汗。

    四个人全都花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苏糖拍了拍胸口,一脸死里逃生的样子:“果然刺激……”

    王艳梅和秦建国则是齐齐松了口气,然后对视苦笑,摇了摇头。

    熬过下午最困难的时段,四个人打了一会儿牌,到了4点半,就开晚饭了。

    晚饭过后,还是接着看片。

    这次秦风换了个喜剧片,周星驰的《少林足球》。

    秦建国和王艳梅无法欣赏无厘头风格,看得昏昏欲睡,苏糖和秦风倒还好,该笑的时候笑笑,笑不出的地方就认真看情节,等片子结束,时间也已经到了晚上7点。

    秦风长舒一口气,多少有点体力透支的感觉。

    王艳梅在距离最终目标还剩1个小时的时候,就开始做睡前准备。

    她又去洗了个热水澡,洗完澡喝杯热牛奶,刷个牙,上个厕所,各种没事找事地等到7点40出头,实在忍无可忍的她,第一个先爬上了床。接着5分钟后,秦建国也跟着回了房间,房门一关,屋子里变得安安静静的,就只剩下秦风和苏糖两个人。

    苏糖还在赶她的暑假作业,秦风打了个哈欠,便也往卫生间里去。

    磨磨蹭蹭愣是靠着强迫症把时间熬到8点整,秦风终于也被逼到了极限,他走路都晃晃悠悠的,进了卧室,倒在床上不到2分钟,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苏糖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默默地写了几分钟作业后,抬头一看沙发正对面的电视机,身子猛然一抖。她转头看看时钟,心里虽然觉得8点钟睡觉太早了些,然而脑子里不断涌出的那些可怕的画面,却逼得她不得不提前收了工。

    她匆匆跑进卫生间,闭着眼睛飞快地刷牙洗脸,出来关了客厅的灯,根本不考虑回自己房间睡觉,直接就摸黑冲进秦风的屋子,跳上床把毯子一掀,抱住秦风瑟瑟发抖半天,怕着怕着,居然也就睡着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