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经典反派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梦见自己从仙人手里接过了一个包子,包子很软很大,一只手抓不过来,接着等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猛然发现床上还躺了另外一个人,吓得差点没把膀胱括约肌给打开。

    “我去,还当是贞子呢……”秦风惊魂未定地看着熟睡中的苏糖,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顺带,也想明白了梦里的那个包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恶意地又轻轻捏了一下,苏糖在梦里皱了皱眉头,嘤咛一声,挪了挪身子,反而和秦风贴得更紧了一些。

    秦风笑了笑,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轻手轻脚掀开毯子,跨过苏糖下了床。

    打开门,客厅里的灯亮着。

    秦建国和王艳梅已经先起来了。

    秦风看了眼时钟,这会儿才3点50分,这个生物钟,算是基本调整成功了。

    王艳梅正在厨房里熬粥,见秦风出来,明知故问道:“阿蜜昨晚上跟你一起睡的吧?”

    “嗯。”秦风很淡定地点点头。

    王艳梅道:“等她起来我就打断她的腿。”

    秦风笑道:“妈,阿蜜昨天估计是吓坏了。”

    王艳梅皱眉道:“就算吓死了也不能往你床上钻啊!大姑娘家家的,像什么话。”说着,她又忽然口风一转,问秦风道:“你们俩昨晚上没做什么不老实的事吧?”

    秦风道:“没有。”

    “没有就好。”王艳梅显得很认真道,“小风,妈现在对你们俩可是够纵容的了,不过你们自己也要懂得收敛。阿蜜是女孩子,你要是让她吃了亏,以后又不娶她,等她嫁了别人,万一在婆家受欺负、受委屈,到时候我想给她说话都没底气。”

    秦风走到王艳梅身边,用谈论“早饭吃什么”的口吻。状态很轻松地对王艳梅道:“妈,你放心,我肯定会娶阿蜜的,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

    “就知道找漂亮的。”王艳梅笑着戳了一下秦风的头,这个动作,她平时都只对苏糖做,今天是头一回用在秦风身上。

    秦风琢磨着,王艳梅这算是正式宣告拿他当亲儿子看了。

    吃过早餐。天色开始微微发亮。秦建国和王艳梅都是闲不住的人,就打算出去走走,秦风怕苏糖睡到一半醒来,发现家里没人会情绪不稳,便留在家里做他的数学题。到了5点左右,秦建国和王艳梅从外头回来,给秦风带了个消息:“装修的动作挺快啊,这才一天功夫,咱们店的后院就被搭了个房间出来。”

    “本来就跟他们说,要在明天之前完工的。如果现在连架子都没搭好。我倒真要去找施克朗麻烦了。”秦风笑着把笔放下来。

    王艳梅点了点头,暂时把这个话题扔到一边,然后凑到秦风身旁,挺好奇地看着桌上的高考卷子道:“这些高三的试卷,你怎么现在就能做了?我前几天听阿淼说,你最近在给阿蜜补数学,真的假的啊?”

    “真的。”秦风给王艳梅解释道,“不过补的都是一些比较简单的题目,太难的题,我现在自己也搞不定。”

    王艳梅摇着头叹道:“唉。她都要上高三了,反而要你给她补。阿蜜要是有你这脑子就好了……”

    秦风在这种问题上向来不谦虚,笑着说:“要是那样,搞不好家里会闹翻天的。”

    王艳梅想了想。笑着脑袋一点:“说得也是。”

    ……

    7点多,等到苏糖起床后,两个人一起出了趟门,去宠物医院接串串回家。

    串串的手术做得很成功,两腿之间的伤口愈合良好,只是情绪似乎有点不对。从笼子里放出来后,一直低着个头,夹着尾巴绕着秦风呜呜直哭。秦风问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医生笑着回答:“这条狗想法比较多,目前看来,应该是术后抑郁症,毕竟少了个重要的零件,可能伤到了它的自尊心。”

    秦风听完,叹息着摸了摸串串的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毕竟大家都是公的,有个成语怎么说来的——物伤其类,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

    把串串从诊所里带出来,秦风又多花了1000块钱。

    这算是这几天来照顾串串的费用,相当于住院费。

    秦风被宰了一刀,在回家的路上就控制不住地算起了上个月的最终结余。

    上个月一共入账27万,给魏校长行贿花掉3万5,给员工付工资在扣掉3万2,另外给王艳梅的家用以及实际控制在王艳梅手里的秦建国的“工资”,加起来一共是3万,再扣掉秦风提前预支的下个月的花销,一共是3000元,这么一加,刚好就扣掉了10万。卡里真正还能用的,仅剩17万。

    而等到明天,他还得从这笔钱里抠出至少五万,一部分是施克朗的装修费,另一部分是要打给王安的预算,以及另外购买冰箱和冰柜的钱。

    如此这般算下来,秦风不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重生回来快一周年了,忙活了这么许久,就算把打给王艳梅的那些家用也算上,他真正留在手里的钱,全都加起来也还不到25万。

    如果再扣掉尚未缴纳的税款,再扣掉不存在的房租,这笔钱估计也就只剩10万了。要说按照白手起家赚钱的速度,这个效率不算低,但总觉得——还是不够快……

    苏糖见秦风忽然变得沮丧,柔声问道:“你怎么了?”

    秦风摇了摇头,笑道:“我怕这辈子很难给你买一件值2000万的首饰了。”

    苏糖好笑地拍了秦风一下:“神经病啊,我要那种东西干嘛!”

    秦风道:“我只是对自己吹过的牛逼比较在意而已。”

    苏糖说起了八点档港剧的台词:“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就好啦,那些都是身外之物,不用这么在意的。”

    秦风难得被苏糖说教了一回,不由露出了一抹微笑。

    谁说看电视剧没用的,只要编剧和导演的三观够正,至少还是有点教育意义的嘛!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打算去看看施克朗的装修进度。

    快走到巷子口的时候,秦风和苏糖远远地就听到娟姨的咆哮声。

    两人连忙加紧脚步走上前,见到正在和娟姨吵架的人,秦风不由得微微一怔。

    “肖俞宇?”秦风心里嘀咕了一下,上前暂时打住争吵,问道,“娟姨,怎么了啊?”

    “怎么了!?”娟姨指着肖俞宇嚷嚷起来,“这个人脑子有病!他租的店啊!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直接就叫人进去装修了!”

    “秦风,你认识这个老娘客?”肖俞宇语气很欠抽地问秦风道。

    秦风眉头一皱,反问道:“你租的房子,怎么装修也不跟主人家打招呼的?你以后要是不租了呢?娟姨她岂不是还得花钱把店面装修回来?”

    “呵!”肖俞宇冷笑一声,自以为很有道理地说,“我半年租金都给她了,这房子就是我的,我想怎么做,还轮得到她指手画脚啊?”

    娟姨顿时气炸了:“小风!你听!你听听!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何止脑子有病,简直是脑子有坑嘛!”苏糖忍不住帮腔道。

    “你妈个逼,你敢再说一次?”肖俞宇一直盯着娟姨,听到苏糖的话,立马就骂出声来,然后转头一看,瞬间就没了火气。

    可苏糖却是真被肖俞宇吓到了,她下意识地拉住了秦风的手,秦风盯着肖俞宇,沉声三连击:“你脑子有坑,你妈脑子有坑,你爸脑子也有坑,我说了,你能那我怎么样?”

    肖俞宇看看秦风,又看看苏糖,问道:“秦风,她是你女朋友?”

    秦风正要点头承认,苏糖却忽然高声抢话道:“我是他姐!”

    秦风一怔,顺着苏糖的视线看过去,就发现了她的一个同学,瞬间明白了。

    肖俞宇却是嘴角一弯,忽然间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摆手道:“算了算了,这事算我不对。那个……阿姨,你看我这里现在墙都砸了,要不我赔你点钱好了。”

    娟姨白了肖俞宇一眼,立马坐地起价道:“至少2万!”

    “2万就2万吧,等下马上打给你。”肖俞宇故作豪爽地一口答应下来,一双眼珠子上上下下在苏糖身上扫来扫去,然后一步上前,向苏糖伸出了手,“美女,我叫肖俞宇,认识一下呗。”

    苏糖平日里见多了这种货色,瞬间端起了在学校里的高冷范儿,搞头挺胸,半个字都不留下,直接转身就走。肖俞宇盯着苏糖的背影不放,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秦风看着这货满脸的蠢样,心里暗暗留了个神,然后不动声色地牵起串串,三五步跟上了苏糖。(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