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残酷的世界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夏日清晨的微风,吹在身上照样有凉意。,

    天色还黑,路上却已经有了不少的动静。

    扫地的环卫工沿着马路清扫昨夜留下的垃圾,并且将沿路的垃圾箱逐一清空;赶早的货车开着要人命的远光灯,轰隆作响地飞驰而过;通宵下机的闲散青年,打着哈欠跟游魂似的不知往哪里去;还有个别睡不着觉比一般人早一个小时就外出晨练的老人,脚步悠闲地享受着生命末期的剩余时光……

    秦风空着肚子走在街上,越发觉得早点的生意值得期盼——虽说刚才这拨人当中,几乎不存在他的潜在客人。

    王艳梅今天没做早饭,在桌上给苏糖留了张条子,一家三口就出了门。

    来到店里的时候,里头亮着灯。

    王安面色疲惫地坐在厨房里,眼神发直地默默等待着供货的人送食材来。

    见到秦风三个人进屋,王安微微一笑,嗓子略显沙哑道:“来了啊。”

    秦风点点头,说道:“舅舅,你先上去睡吧,以后你下了班就不用守在店里了,早上进货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

    “这么好?”王安站起来,伸了个腰,睡意浓厚地说,“我都打算过些天把过冬的衣服搬来了。”

    秦风笑了笑,忽然又问:“对了舅舅,你昨天是不是去华联商厦了?”

    王安动作一顿,反问:“你看到我了?”

    秦风道:“好像是你,身边还跟了女的。”

    王安呵呵笑了笑,竟出乎意料地承认道:“居然被你看到了。”

    “真的是你?”秦风愕然道。

    王艳梅听明白了。连忙追问:“阿安,那女的是谁啊?女朋友吗?”

    “什么女朋友。八字都没一瞥呢。”王安摇了摇头,“别人昨天就是去买个东西。东西太重,让我给她当劳动力去了。”

    王艳梅笑道:“你傻啊!要是真的东西重,她不会叫工人帮忙,让店里给她运啊?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不知道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

    王安道:“什么小姑娘,就比我小一岁而已。”

    “哎哟,哎哟,哎哟,小你一岁都知道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认不认识?”王艳梅满脸八卦。

    “都说了八字没一撇,你问了也白问,人家条件好着呢!”王安说着,摆摆手战略转移道,“我不跟你说了,困死了,上楼睡觉。”

    王安上了楼,王艳梅就和秦建国嘀咕起来,看样子心情相当不错。

    要说王安的终身大事。苏糖的外公和外婆可是没少操心。

    不过秦风倒是觉得挺奇怪。

    要说王安单身这么久,感情生活是怎么样一个悲惨状态,店里人全都心知肚明。而且他最近一直都在店里,根本就没什么机会能接触到他能看得上眼的女人。至于店里的员工,静静的话,年龄就不对。至于惠琴——还是算了吧……

    “莫非是泡到哪个客人了?”秦风忽然眼睛一亮,觉得这个想法好有道理。

    话说店长同志好歹也是陆毅级别的帅哥。现在二十多岁的恨嫁女那么多,等得着急了。难得遇上王安这么个不管外形还是内在都算相当可以的男人,哪还管得了他现在干的是什么工作,直接倒贴的可能性绝对大啊!

    秦风正想着,屋外忽然有人大喊:“排骨!排骨来了!”

    王艳梅离门近,抢在秦风跟前匆匆跑出门。

    昏暗的灯光下,王艳梅看到许久不见的猪肉刘,上前寒暄道:“最近生意好吧?”

    “艳梅?你怎么还没收工吗?”猪肉刘见到王艳梅,神情颇为欣喜。

    王艳梅笑着解释:“不是,我们家以后要卖早点了,我现在是早睡早起。”

    她说着话,秦建国和秦风也从里头走了出来。

    猪肉刘脸上的笑容收回去一些,内心叹惋地咧了咧嘴,轻叹道:“早睡早起好,总比晚睡晚起要强。我看你做夜班也做了挺长时间了吧?”

    “也没多长时间。”王艳梅转过身,挽住秦建国的手,“差不多从嫁给他开始做到现在吧,满打满算也就4个月。”

    猪肉刘笑容苦涩。

    秦风一瞧自家这两位不知光棍疾苦的家长,是要把人家往死里逼的节奏,连忙把话题打住:“先把排骨搬进去吧。”

    猪肉刘果断点头。

    秦风这个月进货的量,比上个月少了2成。这一点,他是事先通知过那些要送货上门的供货商的,包括猪肉刘。短短几分钟功夫,猪肉刘就秦风一起,把事先切成大块的排骨搬进了厨房,等他这边收工,卖牛肉的人又来了。

    猪肉刘明显不想在这里多待,干完活就要走人。

    秦风却拉住他,又多说了几句:“刘叔叔,以后每个星期结账,你就直接找我,以后我就是店里的采购。”

    猪肉刘点了点头,奇怪道:“你舅舅不干啦?”

    “不是。”秦风笑道,“我们现在人手够了,不用他留在这里熬夜。”

    猪肉刘笑着拍拍秦风的肩,大声道:“你这生意可是越做越大了!”然后转头看看秦建国和王艳梅,目光复杂地轻声说:“以后赚了钱,好好孝敬你爸妈,特别是你妈,辛辛苦苦这么些年,好不容易把阿蜜拉扯大,苦日子也该到头了。你生意好,也别不舍得雇人,每天早上4点起来,对身体也不好。”

    “行了,行了,唠唠叨叨的,赶紧忙你自己的活去!”王艳梅笑着赶人。

    猪肉刘呵呵一笑,又冲秦建国喊道:“建国,以后有空一起喝杯酒啊!”

    秦建国一口答应:“好。”

    王艳梅在秦建国身上拍打一下:“好什么好?你又不会喝!”

    猪肉刘没再接这个茬,骑上他的电动三轮,轰隆隆地就开出了巷子。

    秦风看着这位大叔远去,再扭头看看自己家的二老,心里不由长叹道:“这个残酷的世界啊,处处都要看脸……”

    一边叹着,又自恋地去照了照镜子,然后嘴角一咧,满脸阳光灿烂道:“幸好我及格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