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糯米饭和煎饼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刺啦啦——!”

    清晨空气最新鲜的时段,董建山的2号厨房里,响起了食物入锅的声音。墙上的排风机随之打开,于是巨大的嗡嗡噪音,便掩盖住了滚油沸腾的动静。油条的香气以2号厨房为中心,迅速地融进四周的空气,原本恬淡空灵的草香味,眨眼间被浓郁的油条味取代。小清新毫无还手之力地败给了人间烟火,这就是生活。

    秦风坐在1号大厨房的灶台边,认真地盯着灶台上咕噜作响的大锅。

    锅里头现在正煮着豆浆,王艳梅样子看似很高兴地拿着一个纱布网兜,从锅里往外捞豆浆渣。

    “阿蜜小的时候,我就每天这样给她做豆浆喝。”她说道。

    秦建国和秦风都很聪明地没吭声,因为一旦接话,王艳梅肯定就要说起苏糖的死鬼老爸,这样就毁气氛了。王艳梅自然也知道这是家里的禁忌话题之一,于是说到这里,便马上打住,拐了一个非常自然的弯:“不过以前我做豆浆都是自己手磨的,把黄豆放在一个塑料袋里,隔着袋子拿一块石头砸,每次就最多就能做出两三碗的分量,哪像现在,有豆浆机,这么方便,半个小时就能搅拌出一大锅来。”

    “以前哪能和现在比啊,我们年轻的时候,谁能想到什么电脑、手机,那时候打个电话都是稀罕事。”秦建国这时开口了,跟着王艳梅一起忆苦思甜。

    秦风听他们这么说着,不由笑了笑。别说是秦建国和王艳梅这一代人,就是他,一个正宗的85后,有时候也难免要感叹社会的发展速度。

    但话又说回来,似乎东瓯市在04年、05年之后,整体面貌就没有什么变化了,从这些年再往后十年,整个城市都在原地踏步,仿佛它的气运。在之前短短几年的飞速发展中,就被透支干净了。而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变化,应该也就是大家用的手机变得越来越先进,宽带小区换成了光纤。纯粹是托全球信息技术发展的福。

    除此之外,应该也就只有久高不下的房价、物价,以及越拉越大的贫富差距了。

    “油条来咯!”王浩高声大喊,从小厨房端了一脸盆切好的碎油条进来,然后又对秦风道。“小老板,师父问你浇头要口味重点还是淡点的?”

    秦风微笑道:“我要最合适的。”

    王浩面露为难:“每个人口味都不一样啊,我怎么知道什么样是最合适的?”

    秦风双手一摊:“是啊,你也知道每个人口味不一样,所以我怎么知道什么叫口味重什么叫口味淡?”

    王浩愕然半天,匆匆跑回去小厨房问董建山。

    半分钟后,董建山擦着手走过来,笑着对秦风道:“要不先盛几碗出来,咱们自己先尝尝吧。”

    秦建国掀开蒸笼的盖子看了眼,道:“饭蒸熟了。”

    “那就开饭。早起饿到现在呢!等我们吃完,客人也要来了。”秦风扭头看一眼时钟,这会儿都4点50,天色都大亮了。

    拿出十个前几天刚买的不锈钢小碗,每个人盛了一碗糯米饭和豆浆。

    东瓯市的糯米饭属于城市记忆,一小碗糯米,撒上碎油条,淋上热腾腾的浇头,再放点葱花,就是简单而营养的美味早餐。当然喜欢吃甜的人。也可以什么都不放,只撒一点白糖,配上甜豆浆或是咸豆浆,也能吃得非常满足。

    通常来说。七成左右的东瓯市本地居民比较能接受的是“咸饭甜浆”的组合。而与此完全相当的“甜饭咸浆”,在许多人看来就是异端中的异端,属于放在中世纪欧洲就该拉去烧死的存在。随着时代变迁,对食物极有包容性的东瓯市民后来又开始慢慢接受辣味,并且极富创意地将其应用在糯米饭上,那个时候的东瓯市。在秦风看来也算是城市文化毁干净了。

    糯米饭好坏的关键就在浇头,而浇头最考验厨师的手艺。

    董建山不愧是能在阿庆楼混的大厨,虽然肯定不及秦风去年所见的厨师长郭师傅和做大菜的唐师傅,但区区浇头,还是难不住他的。

    秦风飞快地吃完一碗,还有点意犹未尽。

    王浩就直接得多,把碗里最后一颗米粒都吃到嘴里后,立马举着碗就喊:“再来一碗!”

    董建山呵呵笑道:“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

    “好!”

    “不错!”

    王艳梅和秦建国交口称赞,王艳梅又说:“待会儿我给阿蜜也带一碗回去。”

    董建山被王艳梅一夸,笑得很是开心,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以后要是吃腻了糯米饭,我们早上做点面条、粉干也可以,方便得很!”

    王艳梅拍拍秦建国:“你看,店里有个大师傅,生活质量都提高了!”

    秦建国笑了笑,心里开始提防被人挖墙脚——第二次。

    秦风还是控制住了口腹之欲,吃过一碗后,便不再多吃。他站起来,满足地摸了摸平坦的肚皮,想了想,忽然又问董建山道:“董师傅,我不是说要做煎饼吗?饼铛呢?”

    “哦……那个啊!”董建山端起剩下的豆浆一饮而尽,然后擦擦嘴,对秦风道,“你跟我来。”

    秦风跟在董建山身后,绕过烤串店长长的店门,到了西墙,只见天台的楼梯旁,多了一个极其醒目的违章建筑——大概五六个平方的小房间。

    秦风见到这屋子,心里第一反应就是“卧槽”。

    “这不是把晚上临时包厢的位置给占了吗?”秦风皱起眉头问道。

    董建山一怔:“你这里平时还搭包厢?”

    秦风不吭声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摆摆手,沉声道:“算了,是我没想到这事,做了就做了吧,以后把包厢的位置再往边上挪一挪就是了。”

    “对嘛,挪一挪就好了!”董建山很乐天地露出了笑脸,仿佛自己根本就没有干过坏事。

    秦风到现在也算是弄明白了,为什么董建山好端端一个大厨,会被阿庆楼放在裁员名单来,想来肯定和他的做人方式有关系。

    董建山走到屋子前,掏出钥匙把房门打开。

    屋里没灯,秦风走进去看,见到了自己的那辆小推车和王艳梅的电动小三轮。

    “院子里放不下了,只能另在再搭一个房间放停车场。”董建山解释道。

    秦风点了点头,伸手管董建山要钥匙。

    董建山笑着把钥匙交给秦风,秦风问道:“就这一把吧?”

    董建山道:“还有一把,放在你舅舅那边。”

    秦风淡淡道:“以后上班的时候要叫店长。”

    董建山闻言,张嘴就想说“干嘛搞得这么认真”,可话到嘴边,忽然见到秦风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心头一怕,又把话咽了回去,老老实实地答应道:“好。”

    秦风微微一笑,“饼铛呢?”

    “哦……”董建山回过神,弯腰指着屋里的小推车道,“我们现在灶台不够用,我想最好就是把这辆车拿去改一改,桌面上挖个大洞就行,反正煎饼也都是带走吃的,用这辆车来做,反倒比在厨房里做更方便。”说完,就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秦风。

    秦风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儿,最终微微点了点头:“可以,我下去去改。”

    董建山这才露出了笑容。(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