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章 奖金到账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来到便宜班主任的办公室时,时间已经过了9点,第二节课都开始了。

    办公室里没几个人,不过好在秦风的班主任胡玫人在。

    胡玫的年纪大约在三十五六岁,她身材矮小,中年发福,腰身显然正朝着水桶的方向发展,而以教师这个职业的运动量和作息来看,她这辈子能瘦下来的可能性极低。另外从女人的角度来看,更悲催的是她即便瘦下来也不见得能生活美满,以秦风的高标准,他顶多只能给胡玫的长相打4分,属于勉强不危害社会的范畴。

    秦风对胡玫的第一印象谈不上好坏,但胡玫先入为主,却对秦风稀罕得不行。

    她和颜悦色地让秦风坐下,没急着说上学的事情,而是先确认了一番秦风去年的中考成绩。待秦风胡诌完毕,刚好把总分计算到前世的600分出头,办公室里的另外2个老师,立马全都发出了深深的惊叹。

    “考600多分怎么还来我们学校啊?”

    “就是,这分数都高出普高录取线快80分了吧?”

    一男一女两个中年老师提出了疑问。

    胡玫跟他们解释道:“这孩子是去年从十八中退学的,今年想重新回来读书。”

    两个路人老师释然点头,其中那个女老师接着又笑道:“胡老师,你这下可是捡了大便宜了啊,这么好的基础,认真学学,搞不好能考上个大专。”

    胡玫笑了笑,她能从同事的话里,听出明显的醋意。

    不过人家的话也没说错,秦风就是学校随机安排到她班里的。她确实是撞了个大运。

    假使秦风真能考上实打实的大专——这个实打实,指的是纯粹的裸分上线,而不是通过体育招生或者艺术招生。要知道在教育资源分配极其不均的市区,大专其实并没想象中那么容易。比方像十八中那样的垃圾普高,一年也不见得能出多少个裸分的大专,更别提是本科上线——所以如果秦风能考上,她胡玫纵然不升职,至少奖金也不会少。

    只不过,眼下看来这个时间周期比较长,还需要等上3年。

    胡玫没有接同事的话,而是微笑着对秦风做起了思想工作:“老师听魏校长说过你的情况。虽然学校是同意了,不过老师还是希望你能按时来上上课。我们的教学能力确实不见得有普通高中那么强,不过自身业务也是基本过关的,几个老师如果能重点盯一个学生,以你的底子,我想考出比较高的分数,还是很有希望的。”

    这话刚一说完,秦风还没表态,那女老师便有马上好奇道:“怎么,这孩子平时不用来上课吗?什么情况这么特殊?”

    秦风抢在胡玫之前说道:“校长同意我在家里自学。”

    胡玫的女同事突然态度一变。表情欠抽,话里略微带刺道:“这么厉害啊,都能自学了!人家一中的学生都不敢说这种话呢。”

    胡玫虽然听不惯同事的口气。不过对同事的想法倒是挺赞成的,她转过头,看着秦风继续做工作:“秦风,自学可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要不这样吧,咱们先试试看,挑几天在学校上课,一星期来学校上3天课也好,其余2天你再另外看情况。”

    秦风一听这话。就知道不主动点脱不了身了,淡淡道:“胡老师。我平时也有上课的,我姑父给我补课。他是二高的数学老师。”

    说完,办公室里顿时一静。

    胡玫愕然片刻后,表情颇为复杂道:“哦……怪不得呢,我说你怎么自学……”

    5分钟后,秦风背着沉甸甸的书包从办公室里出来,正是学校的课间时间,楼道里欢腾得跟菜市场似的。在一群纯度高达3个9的学渣,充满羡慕和疑惑的目光注视下,秦风施施然走出了教学楼。在下楼的过程中,秦风的脑子里一直闪动着一个搞笑的念头——话说要是苏糖前几年中考考砸进了五中,她在这里绝对就是美貌和智慧的象征,也不知道平时走在校园里,她会不会浑身发光……

    从学校来回走一趟,一个早上就差不多过去一半了。

    秦风回来到家把书包往房间里一搁,将里面的高一上学期教材拿出来放好,稍微休息了片刻,就马上出了门。昨天凌晨眼镜男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是45万已经打进他的卡里。秦风从早上起来后就一直没时间去查账,眼下趁着没什么事,他打算先去一趟银行。

    再次下楼走出小区,心情又略微有点不同。

    这种真正意义上的无事一身轻的感觉,似乎是好久都没体验过了。上辈子他可以说是活活累死在办公桌前的,这辈子重生回来,也没有清闲过几天。不过现在好了,忙过早上这段,后面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几乎都可以自由支配。而如果不是这样,纵然他想考上大学,也根本没有时间复习,如此看来,这一切倒是冥冥中透着一丝机缘巧合的味道。

    脚步轻快地来到银行,秦风排队查过账,见45万真的到了,先给眼镜男发了条短信道声谢。

    那头很快回复:“以后别来找我。”

    秦风微微一笑,删掉了眼镜男的联系方式。

    ……

    半个小时后从银行里出来,秦风身上又多了2张新卡。

    一张是专门用于采购的卡——现在手里的资金充足了,秦风终于可以把采购的专项资金列出来,他划出整整10万,打进了这张卡里,这样进货的钱直接从采购的卡里出,而店里的日常损耗从王安的那张卡里出,所有的账目全都变得一清二楚。而每天的营业额,便能直接视作毛利润。到此,他对烤串店的整体控制,基本就达到了康熙帝设立军机处后对全国局面的控制程度,中央集权得不能再紧了。

    另一张卡则是代替原先的“基本账户”,毕竟那张卡里走过一笔不那么光彩的钱,秦风干脆将卡注销掉,又重新办了一张。卡里的47万余额,秦风转了46万进发展资金的卡里,剩下1万多,就是他这个月可以拿来随意潇洒的本钱。

    秦风心里盘算着,这个星期周末,先带全家去稍微高级点的餐厅吃顿饭,辛苦了这么久,也该稍微奢侈一下,不然生活简直没盼头。

    从银行回来,路过肖俞宇的烤串店。

    这店装修了将近1个星期,到现在还是没搞定,也不知道一个20多平方的屋子,只不过就是拿来卖点烤串,哪有这么多东西可装修的。

    秦风随意往里一看,正巧好死不死碰上肖俞宇的眼神。

    “秦风!”肖俞宇果然一声大喊,笑嘻嘻地跑出来,二皮脸到令人发指。

    秦风完全不做理会,自顾自往前走。

    肖俞宇却是从后面追上来,搭住秦风的肩膀,一副哥儿俩好的架势,仿佛上星期那句“**|你妈”根本不是从他嘴里出来的。

    秦风面无表情地把他的手从肩上拿来,嫌弃地拍了拍肩头。

    肖俞宇喊冤道:“妈的,我的手很干净好不好!”

    秦风淡淡道:“听说傻逼会传染,我只是预防一下。”

    肖俞宇一时间好像没听懂,跟在秦风身边走了3秒,才总算反应过来,却出乎秦风意料地没有生气,而是欣然接受了似的,笑着说道:“别这样嘛,好歹同学一场,那天算我错了行不行?”

    秦风根本不搭理这个鸟人。

    肖俞宇没皮没脸地继续跟着,一直跟到十八中后巷的巷子口,见秦风拐进去了,忽然问道:“你不回家啊?”

    秦风这下才站定了脚步,转过头,微皱起眉头问道:“你知道我家住哪里?”

    “啊?”肖俞宇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呵呵笑了笑。

    秦风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肖俞宇忽然露出羞涩的神情,扭捏道:“我昨天在路上见到你姐,有点好奇,就跟上去了……哦,对了,你姐是不是在十八中上学?”

    秦风眼神淡漠地直视着他,沉默2秒后,很认真地回答:“滚你妈|逼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