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玫瑰有鬼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大多数都处于生命中一个很特殊的阶段。

    不管这些晚期熊孩子平时在家里表现得有多么乖巧听话,但从人格发育的角度来看,从这段时间起,到往后的4至5年之间,他们的暴力倾向都比其他时段要严重得多。而这也正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大多喜欢《古惑仔》这类电影的原因。

    肖俞宇今年刚满17岁,并且过早辍学、娇生惯养、天生脑子缺根筋,在这些附加因素的加持下,这货的潜在暴力倾向,应该仅次于在监狱里头等死的那批人渣。以秦风的理智,他原本绝对不会搭理这么个货色,可肖俞宇青天白日就敢跟踪苏糖的行径,却让秦风一时间失去了对自身情绪的控制。直到话说出口,秦风才意识到了不妥。

    肖俞宇用杀人的目光盯着秦风,显然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秦风和他对视了两秒,果断转身就走——

    一旦真的打起来,像肖俞宇这种还没完全除去兽性的老屁孩,脑子里是不会有人命这种概念的,身为一个有家有室的人,秦风如果冒着生命危险去和一只动物单挑,无论结果输赢,输家都只会是他。

    秦风快步疾行,边走还边留神身后可能出现的动静。

    天知道肖俞宇那货会不会恼羞成怒,突然抡起一块砖头拍过来,又或者来一招无敌风火轮,要两个人同归于尽。要是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那这辈子简直比窦娥还冤也么哥。

    心中以最大的恶意计算着肖俞宇的反应,秦风一直走到店门口,才转身回望了一眼。

    巷子口这时已经没了肖俞宇的踪影,秦风微微松了口气,并且终于彻底体会到,自家楼里的那些邻居们,前些天早上从串串身边路过的时候,到底是怎样一种心情。

    “小风。课本领过来啦?”王艳梅这时还没走,就坐在前台看店,看着秦风额头上微微冒着汗,她还以为秦风刚从五中回来。

    秦风收回心神。嗯了一声,然后转头环视四周,看着店外空荡荡的桌椅,问王艳梅道:“收摊了?”

    “算是吧。”王艳梅笑了笑,“糯米饭都卖光了。现在这个点再有客人来,都说不清到底是早饭还是午饭了。”

    秦风点了点头,又问:“我爸呢?”

    王艳梅伸手一指隔壁正厅:“在和董师傅下棋。”

    秦风露出一抹微笑:“还真是清闲。”

    被肖俞宇搞坏的心情,经过短短三言两语,便迅速好转。

    秦风拐过前台,走到正厅,屋里头没有客人,秦建国和董建山正在很认真地对弈。摆在桌上的象棋棋盘很大,秦风猜想可能是董建山拿来的。王浩就站在边上看着,只是一边看棋。还一边看着电视,很是心不在焉。

    见到秦风进门,王浩马上喊道:“小老板,叔叔连输我师父三局了!”

    “是吗?”秦风倒是知道秦建国的象棋水平的,放在业余的行列里,勉强算得上中等偏上,他走过去,看了眼棋局。眼下这盘棋已经到了残局,战况焦灼得很,看样子。董建山的水平应该和秦建国不相上下。秦风料想得出,老秦同志的前三把肯定输得很不甘心。

    秦建国转头看秦风一眼,问道:“真不用去上课啊?”

    秦风点点头,嗯了一声。

    王浩高声道:“小老板。你这种花钱买来的文凭有什么用?”

    秦风淡淡道:“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有没有用,而在于是否能买得起。”

    原本专注下棋的秦建国,不由听得嘴角一弯。

    王浩很无语地看着秦风,表情十分纠结:“小老板,你这话太打击人了。”

    秦风点点头。微笑道:“你以后受的打击多了,会慢慢习惯的。”

    王浩瘪了瘪嘴,觉得秦风好没人性。

    躺在角落里假寐的串串,这时动了动耳朵,然后睁开眼站起身,脚步声嗒嗒作响地跑到秦风身边,绕着秦风的腿,讨好地蹭了蹭。

    秦风弯下腰摸了摸它的脑袋,问秦建国道:“爸,你怎么不把它拴好啊?”

    秦建国盯着棋盘:“用不着了,这狗现在老实得很,撒尿都一次性解决了。”

    董建山笑道:“你们对这条狗还真实好啊,我看艳梅给它喂的饭,都快赶上人吃的了。”

    秦建国忽然喊道:“将!”

    董建山猝不及防,赶紧调动棋子,保卫主帅。

    秦建国却根本不给董建山机会,紧接着三次将军,走出了一个必杀的局。

    董建山皱着眉头,盯着明明已经无解的局面,纠结了大半分钟后,才不服气地认了输:“唉,刚才听你们爷俩说话,注意力都给说分散了……再来!再来!”

    秦风却突然开口,打断了董建山的兴致:“董师傅,你如果没事情干的话,就帮我把厨房里的排骨、牛肉切一切吧,下午小赵师傅他们也好轻松一点。”

    董建山露出一脸不解:“什么排骨和牛肉?”

    秦风道:“烤串,晚上烤串要用的排骨和牛肉,王浩知道怎么做。”

    董建山愣了片刻,总算会意了。

    “哦……好!好!我去切!”他大声说着,向王浩招了招手。

    看着师徒俩乖乖进了厨房,秦风微微一笑——

    敢在老板的眼皮子底下这么光明正大地偷懒,还真当企业家都是搞慈善的吗?

    ……

    在店里待到10点半左右,等到王安起床了,秦风才和爸妈回了家。

    王艳梅早上那么早起来,却也不觉得累,一到家就赶着洗菜做饭。

    秦风和秦建国就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着吃现成的。

    约莫1个小时后,等王艳梅把饭菜做好,苏糖也踩着点地放学回来了。

    进了家门,她连书包都不放下,就一脸高兴地拉着秦风往她房间里去。

    王艳梅看得无语,忍不住直喊:“哎哟!哎哟!这才几个钟头没见啊?阿蜜,女孩子稍微要脸一点行不行?”

    “我有事问他!”苏糖大声说着,关上了房门。

    秦风一进苏糖的房间,就看到她床上放着一大束玫瑰花,正奇怪这是什么情况,苏糖却已经扑进他的怀里,紧紧贴着秦风,声音甜得发腻:“早上感动死我了……”

    秦风总算知道今天早上苏糖干嘛四处找他了。

    “这花不是我送的。”秦风淡淡说着,帮苏糖把书包取下来,放到了一边。

    “不是你?”苏糖抬起头,满眼奇怪道。

    秦风嗯了一声,放开苏糖。

    他走到床前拿起那束花,仔细地看了看,然后在花束底下,发现了一张不显眼的小卡片。(未完待续。)

    PS:推荐朋友的新书《大修行师》,良心作品,感谢支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