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早知当初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在秦风的个人理解中,高中生和初中生最大的区别在于,高中生显然更懂得如何享受生活。所以即便是一顿午饭,他们也能吃出不同的花样。秦风不知道是哪个老屁孩子先提议吃烤串的,但是他却很欣慰,王安做出了正确的应对。既然客人想吃,那就做嘛,店里又不是没有,管他什么小赵师傅来没来呢,反正椒盐水鱼之类的东西,董建山又不是不会做。

    有谁规定董建山必须、只能、非得做面条的?

    至于说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客人的要求,那就是最大的规矩!

    “舅舅,这事你干得漂亮!”将近1点,当最后一桌喝得脚下发飘的学生们结完帐离开,秦风就和王安核对起了今天从早上到现在的账目。一边,一边给王安灌迷汤。

    王安这些天对秦风的迷汤已经有抵抗力了,微微一笑,说道:“我又不是傻子,有钱干嘛不赚?搞不好你心情一好,我下个月就又能加工资了。”

    “工资啊……哈哈!”秦风用很不负责的调调敷衍过去,然后猛地一声大喊,转移了话题,“今天早上到现在,营业额居然有1800多!”

    王安仗着自己帅,丝毫不怕毁形象地当着秦风的面,挖了挖鼻孔,淡淡然道:“一个早上才1800,很多吗?”

    “多!”秦风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们刚才中午那9桌,营业额一共是是540,1800减掉500,就是早上卖了1300,按照平均每个人消费4元来算,我们早上在那短短2个小时的高峰期,就至少接待了300个客人。舅舅,你要知道,这可才是开学第一天啊!还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咱们这里卖早点呢!”

    王安微微点头,又质疑道:“不过我们的接待量总归是有限的啊。客人一屁股坐下来,占住一个座儿,位置一坐满,就算客人再多。我们也没法应付不是?这和晚上的烤串不是一个道理吗?”

    “这你还真说错了。conAd1();”秦风笑道,“早上有个学生提醒我,说店里应该卖饭团,我一听有理啊,坐在这里吃饭的。大多数都是附近小学的学生和家长,中学生的话,根本没这个耐性,我们要是同时卖饭团,饭团的销量估计要比坐这儿吃的糯米饭还要高,而且最关键一点——卖饭团不用考虑接待能力,只需要考虑我们每天的量就行。”

    王安见秦风一说起生意就来劲的这股子劲头,不由摇头笑了笑,然后将手里的鼻屎搓成丸,轻轻朝店外一弹。说道:“你这种精气神,我哪怕有一半,毕业这么些年下来,现在搞不好也弄出这么家店了。”

    秦风沉默了几秒,正想说要不爷给你点干股,你以后好好给小爷卖命,可话还没说出口,董建山和王浩这师徒俩就从厨房里走出来,喘着气地跟秦风说拜拜,同时抱怨两声。

    “小老板。不是我说啊,咱们店早上的真是有点人手不够用,而且中午也不太够用,你不能为了省点钱就把我往死里用的。不然我要真死在灶台前了,我爹一定会跟你拼命的。”王浩的说法很夸张。

    董建山就含蓄得多,但也是同一个意思:“老板,我倒不是怕累,就是客人一多,这手忙脚乱起来。怕没法及时上菜。咱们做餐饮的,还是得多为客人想想。”

    秦风左右看了看这俩,淡淡道:“嗯,我。”

    董建山和王浩对视一眼,莫名觉得秦风好高深。

    ……

    董建山和王浩下班回去后不久,静静、惠琴和小赵就来了,然后紧接着陆陆续续过来的,就是店里的几个新员工。新员工们和秦风不熟,怯生生地打过招呼,便赶紧跑进厨房,装作忙碌地干活去了。当厨房里的高压锅大声响起,秦风问王安道:“这么边做边卖的,时间来得及吗?”

    王安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们现在有2个人专门负责穿串,从早上一直做到晚上,如果什么东西不够了,也能马上赶出来。conAd2();还有,头天卖不掉的东西,放在冰箱里也不会坏,所以就算客人来得早,我们也有存货。再加上我姐和姐夫下午也会来打,供应环节绝对不会有问题,只要你自己不拖欠货款就行。”

    听完王安最后那半句黑色小幽默,秦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想了想,他又问王安道:“最近店里有没有人在抱怨些什么?”

    王安不解地看着秦风,反问:“抱怨什么?”

    秦风微微一耸肩:“随便什么。”

    王安轻叩桌面,思考片刻后回答道:“不是嫌钱少就是嫌活多,反正就这样吧。”

    秦风又问:“那你觉得呢?”

    “我啊?”王安笑了笑,“我觉得要是能每个星期双休就最好了!”

    秦风笑道:“可惜不可能。”

    “是啊……”王安叹了口气,“私人企业就是这点不好,老板被成本吊着脖子,员工被老板吊着脖子,大家都活得辛苦。”

    秦风道:“所以才有这么多人要去考公务员啊。”

    王安笑道:“不如你以后也去考个公务员好了,生意就交给我姐和姐夫,钱嘛,够花就行了!”

    秦风不置可否地笑笑,不做表态。

    以后的事,谁说得清楚呢……

    但说起公务员的话——感觉还是把李郁或者袁帅扶上位比较有利吧,毕竟这俩货都是纯粹的体制内子弟,虽说家里的爹妈级别都不算高,但好歹也是像秦建业那样的老把式,日后提干的可能性也比一般人要容易一些。再加上他俩和自己的关系,也不用太担心他们过河拆桥,尤其是袁帅,脑子里一根筋的,要说他会切磨杀驴,秦风第一个不信。conAd3();

    至于李郁——聪明人应该不会做傻事的。

    这些念头在脑海中转过一圈,王艳梅和秦建国就来了。

    秦风转头看看时钟,见时间是1点20出头,问王艳梅道:“你们送阿蜜去上学的?”

    “是啊。”王艳梅一脸无奈道,“那丫头还生气了,不让我们送,非要一个人走在前面,我和你爸只好在后面跟着。”

    秦风笑道:“你们跟盯三岁小孩似的盯着她,她当然会觉得不好意思,态度稍微自然一点,她就不会觉得别扭了嘛!”

    秦建国笑笑。

    王艳梅叹了口气。

    王安则奇怪道:“阿蜜那么大的人了,干嘛送她上学啊?你们从这里走回家也就不到10分钟的路,还怕她被人拐了怎么的?”

    王艳梅于是把肖俞宇根本苏糖的事情简单一说,王安听完,立马就拍桌了:“卧槽!现在还有这种人?姐,要不要我找人修理那小子一顿?”

    秦建国一愣:“阿安,你可别胡来啊。”

    王安笑道:“姐夫,你放心,我又不是自己动手。我大学一同学,周易,那家伙认识的乱七八糟的人多,我可以找他帮帮忙。”

    “舅舅,打住。”秦风喊停了王安的话,一脸认真道,“叫周易帮忙,不如我自己去放|火,咱们现在别这么风声鹤唳的,要是那煞笔真敢对阿蜜动手动脚,我第一个上去跟他拼命。”

    秦风这边正慷慨激昂着,巷子口忽然走进来几个气势汹汹的家伙。

    周海云一路小跑前进,跑到前台,指着秦风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你做生意还要脸不要脸?大中午的居然卖酒给读书的学生!你自己不读书不要紧,但你干嘛还要害别人?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工商局举报,让人来封了你的店!”

    秦建国和王艳梅听得一头雾水,秦建国对周海云还挺有印象,连忙问道:“周主任,怎么回事啊?”

    周海云没好气地翻白眼道:“你问你儿子!”

    秦风回过神来,赶紧道歉道:“周老师,对不起,对不起,这事是我没注意!”

    “没注意?”周海云冷笑道,“一句没注意就行了啊?中午那么多学生在你这里喝了酒,现在全给我拉政教处了,几十个人啊,办公室都站不下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没注意一下,我们十八中的脸都让你弄没了!有多少人看到你那些以前的同学,浑身酒气地在街上走你知不知道?”

    秦风这下还真有点没辙了,这事赔钱不现实,说理又不占理,正无奈着呢,王安从前台走出来,站到周海云跟前,露齿一笑:“周主任,今天中午店里是我负责,你有什么火气,就发我身上好了。”

    周海云看着王安笑盈盈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满腔的怒火立马就降下来不少。

    她安静了一会儿,目光变得柔柔的,嗓门也放低了很多,对王安道:“以后注意点。”

    王安忙不迭道:“一定一定。”

    周海云点点头,就虎头蛇尾地带着几个随同的老师走了。

    等十八中这群人走远了,秦风才不解地问王安:“你认识周海云?”

    王安摇了摇头。

    然后王艳梅一语道破了天机:“15岁以上的女人,见到你舅舅都很难生起气来的。以前是不知道有电影学院这种东西,不然我一早就让他去学当演员了,搞不好现在都出名了呢!”(未完待续。)

    PrintChapterErro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