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四章 接送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小店经营内容的变化,让秦风一下子变得有了很多事情可以做。新的菜单,新的人员安排,还有新的服务细节,这些全都需要重新考虑调整。周海云刚闹完收工,秦风就拉着王安上了二楼,两个人在楼上商量了将近一个下午,互相否定、挑刺再改进彼此的想法,任由十八中的铃声响了不知多少次,直到日光都开始西斜了,才把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基本收拾清楚。

    “舅舅,你今天晚上马上去把做饭团要用的那种大号的饭桶买过来。”秦风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大口,他这一个下午,除了说话,也就是喝水以及上厕所了。

    王安靠在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低声说道:“亏得现在你小子还没进写字楼啊,不然办公人员全都得给你整死。”

    秦风笑道:“这就是为什么老板永远是老板,打工的要是能反过来在办公室里把老板折腾死,那就轮到打工的当老板了。”

    王安安静两秒,说了个很隐晦的荤段子:“你说的这个,应该叫秘书吧?”

    “咳!”秦风差点没把嘴里的水喷出来。

    王安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接着评价今天的会议内容:“午饭要是主打炒面和炒粉干,董建山这个师傅未免也太贵了,我们完全可以把他换掉,找个便宜的大师傅来干嘛。炒粉干这种活,一个月最多就值3000。”

    “这确实是我的失误。”秦风很干脆地认了个错,“等过了这个月,我找他谈谈吧……”

    王安问道:“怎么谈?”

    “还能怎么谈?”秦风苦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白白浪费我3万块钱,弄个厨房连个屁的用都没有。他下个月要么老老实实接受降薪,要么就干脆点滚蛋。”

    王安嘴角一咧:“你做人倒是直接。”

    秦风轻叹道:“在商言商嘛,我开店又不是为了给党|国解决失业问题。”

    王安听着秦风的吐槽,微笑推开天台的门,让屋外的新鲜空气往里头吹了吹。他扭头朝被护栏隔开的天台的另一侧看了眼。透过护栏的孔洞,看到那头坐了几个客人,又马上把门关上,继续跟秦风说道:“你确定早上还要再招人?我觉得让我姐和姐夫接着干也挺不错啊。反正起得也不早,每天5点半过来,也算是生活好习惯。”

    “屁个好习惯啊,搞得跟打卡上班似的,他们心里头总吊着块石头。早上都睡不安稳。”秦风说道,“我是不打算让我爸妈长期干的,就算要干也得轻松点。对了,说起这个,招聘启事你来写好了,内容你记一下。”

    王安嗯了一声,走回茶几边,弯腰拿起纸和笔,就听秦风说道:“招聘服务员3人,年龄性别不限。工作时间早上6点到下午1点,包吃,月薪2000元。”

    “2000块?王浩不是2500吗?”王安奇怪道。

    秦风摆摆手:“不一样,王浩好歹勉强可以算老员工了,而且中午还得当半个厨师用。”

    王安点了点头。

    秦风伸手拿过王安记的东西看了眼,又还了回去,然后拿起桌上的讨论记录,对照着继续吩咐道:“饭桶、海报纸,然后还有新的‘早餐点餐牌’,这个‘点餐牌’要快点做出来。再然后……还有中午的菜单,也要尽快。”

    “点餐牌……”王安嘀咕了一声,沉默了几秒后,略显担心道:“我真怕客人会不习惯我们早上的服务套路。”

    秦风微微一笑:“放心。人的适应力是很强的,一回生二回熟,而且谁也不希望捏饭团的人,捏着捏着就要停下来收钱找钱,你说是不是?”

    ……

    王安很快就被秦风用催命一般的催促给逼走了,他匆匆吃过晚饭。不等十八中放学,就跑去了厨具市场。秦风在二楼做着题目,等到放学铃响,立马就带上串串,前往十八中大门。走到校门口,秦风耐心地等了5分钟左右,苏糖就出来了。跟往常一样,她身边跟着几个小闺蜜,说说笑笑,透着一种放学如同入狱的欢乐。

    “苏糖,你看,南哥!”苏糖的同桌谢子君对秦风向来用“尊称”,走近校门时发现到秦风,莫名兴奋地大喊道。

    苏糖见到秦风脸上一喜,旋即又马上装出无所谓的样子,随口对谢子君说:“什么南哥啊,正经点叫名字不行吗?”

    一旁的刘雅静笑道:“这跟正经不正经没关系,要是你家秦风愿意将就一下子君,子君她喊老公都没问题!”

    苏糖忍不住眉角一挑,被人当着面抢老公而不等反击,简直挑战忍耐限度。

    而谢子君被刘雅静一调|戏,竟露出一副娇羞的样子,扭捏道:“你滚好不好?”

    刘雅静本就爱闹,见谢子君这反应,立马就嗨了:“哟!你脸红了!该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子君,你莫非真的想老牛吃嫩草?你问过苏糖这个家属的意见了吗?”

    苏糖被这俩货弄得醋海翻腾,偏偏又发作不得,只能深吸一口气,加快脚步。

    走到秦风跟前,刘雅静和谢子君还没闹完。

    刘雅静一副要拉|皮|条的架势,扯着谢子君往秦风身边靠,大声道:“秦风,我们子君有话要跟你说。”

    秦风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小女孩这种玩笑,似乎还是挺常见的,而且有的时候,玩着玩着还真的成就那么一两对——也不知道有多少校园情侣是被同学这样怂恿出来的。秦风笑了笑,淡淡然转移了话题:“你们要不要去我店里喝点饮料?”

    刘雅静马上道:“你请客吗?”

    秦风笑道:“对,我请客,你们自己买单。”

    刘雅静瘪嘴道:“这么抠,子君不能交给你了!”

    苏糖不能忍了,面无表情道:“你们想聊到天黑吗?还走不走了?”

    刘雅静这才闭了嘴。

    谢子君和苏糖不同路,在学校门口跟苏糖和秦风告了声别,就赶紧逃似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刘雅静等谢子君一走,话题就转移到了苏糖身上,她好奇地问道:“秦风,今天怎么突然来接你姐了啊?”

    秦风坦诚道:“阿蜜前些天被变|态跟踪了。”

    刘雅静闻言,刚收回去的情绪,这下立马又释放出来,她睁大眼睛看着苏糖,语气相当亢奋地问道:“真的?”

    “嗯……”苏糖无奈地点了点头。

    刘雅静又追问:“那变|态长什么样?”

    苏糖反问:“学校后巷旁边新开的那个烤串店,你看到了吧?”

    刘雅静飞快点头。

    秦风紧接着道:“就是那家店的老板。”

    “那家店的老板?”刘雅静忽然安静了,安静片刻后,她微微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秦风,我说你不能因为别人和你家抢生意,你就管人家叫变|态啊!这样做人太不厚道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