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其母其子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老东瓯市的居民来说,十里亭路相当于服装集散市场,20年前,这条路从南往北走到头,几乎全都是卖衣服和鞋子的。一直到97年后,地方政府开始搞旧城改造,这里的面貌才开始发生巨变。先是盖起了一片标准化的现代小区,紧接着就是十八中从大老远的近郊之地搬迁过来。

    从2000年起,十里亭路这一片的服装店慢慢开始向别处转移,从路的两端开始,慢慢向着中心蚕食。到了03年,十里亭路的服装店数量,和最颠峰时期相比,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而这三分之一的服装店,好死不死就聚集到学校附近。开了十几年服装店的小老板们,很多人已经转不过弯来,仿佛这世界上除了卖衣服这一件事,就没有别的活可干了。

    老顽固们的固执心理,几乎彻底浪费了此处庞大的学生市场。

    学校周边100米之内,只有寥寥2家文具店,以及一家面包店,学生们平时想买点小零食,都得走出几百米才能买得到。

    所以在肖俞宇看来,他绝对、百分之百、马上就应该要发财了。

    周六下午两点整,当整条马路处在一种午睡未醒的状态中时,一阵刺耳的鞭炮声,戳破了周末的宁静。鞭炮足足响了三五分钟,等到最后一个炮仗捐躯,肖俞宇迫不及待地走上前,满面红光地揭下了挂在店门上方那块牌匾上的大红布,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让他亢奋得简直停不下来。从今天起,他就是老板了。

    店门外站着一大票人,笑容灿烂地给肖俞宇鼓掌庆祝。

    绝大多数是肖俞宇的小学和初中同学,还有一少部分,是他家个别闲着没事来凑热闹的亲戚。

    刚才开车送肖俞宇过来的他的妈妈,此时也站在人群中,样子看起来比儿子还激动。

    事实上要不是肖俞宇他爸拦着,肖俞宇他妈是很想邀请几个肖俞宇他爸的朋友也过来坐坐的。

    “肖俞宇。以后发了财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同学!”

    “厉害啊,这就当老板了,我们还连自己都养不活呢!”

    听着同学们的吹捧,肖俞宇已经禁不住有点发飘。他连忙让店里的几个服务员,把屋里的折叠桌椅全都搬出来,全都摆到店门前的人行道上,然后大手一挥,高声宣布道:“大家先少吃点尝尝味道。晚上我们去酒店再庆祝!”

    众人高声说好。

    肖俞宇妈妈眼泛泪光地转头对肖俞宇爸道:“你看咱们儿子,多能干!”

    肖俞宇他爸呵呵一笑,心说能干个屁——除了这家店面是肖俞宇自己谈下来的,后面的装修、招人,甚至连烤串该卖些什么,哪一件不是他这个当爹的在搞。

    对于肖俞宇这个儿子,肖俞宇他爸说到底还是不放心,原本他还想着要给肖俞宇找个专业的店长,没想到肖俞宇还闹脾气不答应,没法子。也就只能顺着儿子的意思,由着他自己折腾了。

    谁叫这儿子是家里的独苗一根,不能不当宝贝供着。而且退一步说,让儿子吃点苦头,锻炼锻炼也不是坏事。反正一共也就只给了他20万,20万,他家还亏得起。只要肖俞宇能有点长进,就算再多花20万,那又有什么关系?

    肖俞宇他爸如是想着,淡淡回了句:“阿宇能像他那个同学那样。把这家店维持住我就满意了。”

    “什么啊!我们阿宇还能比不过那个小孩?”肖俞宇他妈不满意了,她显然完全不记得秦风就是去年过年时,在阿庆楼里被肖俞宇故意泼了一身水的服务员,甚至根本都忘了这件事。她皱着眉头碎碎念道:“那个小孩根本和我们阿宇没法比。刚才在巷子口,阿宇叫他晚上来吃饭,那孩子还莫名其妙给阿宇甩脸子。幸好我们阿宇心胸大,不跟他见识就是了。”

    肖俞宇他爸笑道:“人家无缘无故,干嘛给你脸色看?”

    “这还用说?怕我们家阿宇抢他生意呗!”肖俞宇他妈大声道。

    这句话一出口,马上就有人问起这件事来。

    肖俞宇他妈添油加醋地一说。旁人听了,纷纷都谴责秦风没有礼貌,不懂做人。

    肖俞宇听得心里那叫一个爽,暗想自己果然是天下归心,然后顺着这个思路接着往下意|淫,估计自己不出旬日,必能将秦风挤兑得入不敷出、倾家荡产,到时候,秦风就该来他店里打工,然后,秦风的姐姐自然就呵呵呵呵,想到欢乐之处,身体的某处竟不受控制地膨胀起来,然后赶紧找张空桌坐下,掩藏住内心的龌龊。

    而另一边,肖俞宇的妈妈还在不依不饶地嚼着舌根。

    “你真当那个小孩本事大啊?我都听阿宇的同学说了,那个孩子的爸妈,平时就在店里给他看店,这还哪是他自己在开店,分明就是他爸妈在开店嘛!还有,你说那样一家店,一个小孩怎么可能自己说弄就弄起来?我不说别的,你自己想想,就咱们这几天,开这家店费了多少功夫,走了多少关系,花了多少钱?就这样,到现在还连个证都没办下来!

    那个小孩,他哪来这么多本钱?哪来的这些本事?

    我反正是不一万个不相信,他自己摆摊子几个月,就能白手起家开出一间店来。别说是他,我跟你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你让我来做,我都做不到!这小孩肯定就是他爸妈在背后帮着的嘛!”

    肖俞宇他爸说不过他妈,静静地闭上了嘴。

    又多待了十来分钟,肖俞宇的爸妈见没有什么事,便先开车回了工厂。

    肖俞宇一看爸妈走了,心里莫名得就有点发慌。

    他索性便招呼起这群捧场的客人,提早几个小时去酒店,然后留下一片狼藉,交给店里的三个服务员来处理。

    全体人员一走,三个今天才头一天上班的服务员,不禁面面相觑,有点不知所措。

    “我们现在要干什么?”

    “先把桌子搬进去吧……”

    “那今天就算下班了?”

    “老板都走了,应该算下班了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