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章 嘴严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东瓯市貌似很富有,但归根结底却也只是三线城市,城市没有文化底蕴,就不存在什么世家贵族,连带着,所谓的高级餐厅,其实也仅仅只是装修略微洋气,收费略微偏高的特色餐馆而已。施克朗给秦风推荐的几间餐厅,全都位于市区新城的车站大道。在秦风的记忆中,若干年后,市政府将搬迁至此,而眼下,这里算是全市逼格最高的消费场所集中地。

    秦风挑选的是一家特色海鲜餐厅。

    之所以选在这里,是因为秦风认定苏糖没来过,趁着今天请客吃大餐,刚好可以给媳妇儿换换口味,顺便也让她体验一下,在所谓的“高档餐厅”吃饭是怎样一种感受。

    秦风和餐厅预约的时间是晚上6点半。

    王艳梅为了不让家里的爷儿俩看起来太过寒碜,光是给秦建国和秦风搭配衣服,就花了足足半个小时,一家人连洗澡带打扮,磨磨蹭蹭地,直到6点出头才出了门。然后急匆匆拦下出租车,直奔新城而去。

    秦风的运气不错,虽然赶上周末的晚高峰,一路上居然恰好避开了所有的红灯,行程顺利得不得了。只是开车的司机眼睛不老实,眼皮老是一抬一抬地,在后视镜里打量王艳梅和苏糖,生怕闹不出车祸来。

    紧赶慢赶,踩着6点半的线,一家四口准时来到了店门口。

    进了店,前台经理一见到秦风家这群靠脸只能吃饭的阵容,还当是什么“上流人物”来光临了,简直殷勤得不得了,亲自领着秦风四个人落座,然后奉上菜单。

    除了秦风之外,秦建国、王艳梅和苏糖,从进门口就拘谨得不得了,坐下来后,一个两个全都把腰杆挺得笔直。等秦风点了餐,打发走热情过度的经理,三个人才长舒一口气,浑身上下紧绷了半天的肌肉。终于放松了下来。

    “在这里吃一顿,大概得花多少钱啊?”王艳梅局促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尽管动作的幅度很小,但还是吸引了不少四周的目光。

    秦风轻声回答:“应该和一般酒店的消费差不多,算上酒水。平均每个人撑死也就三五百吧。”

    王艳梅微微点了点头,倒是没觉得贵秦风这三个月来,光是家用就给她打了7万块,这么一顿饭,确实没什么压力可言。别说是今天请客吃饭,就是每个星期出来这么消费一次,王艳梅觉得也没什么不妥。钱嘛,赚来就是花的,干嘛要把自己搞得可怜兮兮的?

    在消费观念这块上,王艳梅显然要比秦建国和秦风想开多了。

    等了将近10来分钟。秦风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风起身离桌,走出店门,便见到了秦建业一家人,不过比较意外的是,秦淼的家教龙元宝居然也跟着来了。

    “阿淼今天下午补课。”秦建业很淡定地跟秦风解释了一句。

    秦风压根儿也没拿今天这顿饭当家宴,多张嘴不过也就多花几百块,微微一笑,向龙元宝打了声招呼:“元宝哥。”

    龙元宝没想到秦风居然还记得他的名字,顿时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呵呵笑道:“你不简单啊。听小淼说你现在生意做得很大了。”

    “你别听阿淼瞎吹,就一间巴掌大的店。”秦风笑着,将四个人迎了进去。

    预定好的座位,原本就是8人座。多来了个龙元宝,刚好凑齐。

    龙元宝没见过秦风一家人,坐下后秦建业简单介绍了一下,秦建国和王艳梅听完,客气地道了声好,然后互相对视一眼。眼神中分明闪过一丝吃味。在秦建国和王艳梅看来,秦建业带外人来的这个举动,确实是有点随便了。

    龙元宝坐下后也显得有点不自在。他脸上挂着傻笑,目光来回在王艳梅和苏糖之间游移,心里不住地感叹老秦家居然有这种级别的美女,而且还一出现就是俩,有钱有权还有颜,简直他大爷|的没天理。

    “可以上菜了。”秦风叫来服务员,吩咐道。

    服务员一走,叶晓琴就马上试探起秦风来:“这两个月暑假,都赚到一间房子了吧?”

    “哪有那么多,一半利润进货,一半利润发工资,我也就比打工仔好一点。”秦风微笑着敷衍。

    叶晓琴自然不会信这种骗小孩的鬼话,不过她也没讨嫌地继续追问,配合地笑了笑,转而又很自然地说起了秦风中奖的事情。

    秦风掐头去尾地简单解释了一番,抛开龙华社区的那个黑窝点不谈,口水大部分全都放在了刘翔身上。眼下距离奥运会过去才不过一个多星期时间,刘翔破世界纪录的余温犹在,秦风一说完,便是叶晓琴也被带进沟里,直夸秦风眼光好,却忘了问他是走的什么门路,居然能赢来这么多钱。

    秦淼最是郁闷,大声嚷嚷说秦风不仗义,居然这么大的事情都瞒着他。

    叶晓琴抬手一拍秦淼的脑门,笑道:“这事跟你有关系吗?干嘛要告诉你啊?”

    秦淼委屈地瘪着嘴道:“我在小风哥哥家里住了那么久,他们就瞒着我一个人……”

    “我不是不告诉你,你在我家的时候,钱都还没到账呢。万一告诉了你,你又出去瞎嚷嚷,到时候有谁上门找我家借钱,我要是拿不出钱来,别人还不得说我家没人性啊?”秦风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秦淼现在根本不是秦风的对手,只能嘟囔道:“反正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叶晓琴完全不在乎儿子在口头上吃点亏,世界这么大,人外还有人,小时候多输几次,长大了才会更明白夹着尾巴做人的道理。她笑着摸了摸秦淼的脑袋瓜子,权当是安慰了,接着便很习惯性地把话题往苏糖身上扯,微笑道:“阿蜜倒是口风严实啊,阿淼跟你们住了这么多天,也没把小风给出卖了。”

    “啊……”苏糖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这么句话,微张着嘴,轻轻点了点头。

    不想这时秦风却拉起她的手,宣示主权似的说:“我找老婆,第一标准就是嘴严。”

    苏糖顿时脸颊一红。

    连带着龙元宝也傻了眼

    这什么情况?莫非是传说中的童养媳?(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