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作孽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餐厅上菜的方式遵循西餐,一道一道上,吃完后,再上下一道。

    每道菜的分量很少,也就五六口而已,不过上餐厅上菜的速度不慢,再加上大家都是边吃边聊,倒也不觉得东西不够吃。

    秦风憋着没说注册商标的事情,按照饭局的传统,越是要紧事,就越应该放在后头说。

    秦建业显然知道秦风这顿时不是单纯地谈感情,不然每谈一次感情就得花好几千,这年头的感情价格未免也太高了。他笑眯眯的,不动声色,悠闲得吃着精心烹调的食物,时不时和秦建国谈一谈秦风的现状,比方店里的生意现在怎么样,又或者秦风在五中上学的情况如何。

    但秦建国却不太愿意聊这些,他只是想单纯地叙叙旧,说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只是往往一开口,就会被秦建业打住话题。

    显然,秦建业并不想追忆往事。

    秦风没有打搅父辈的对话,他心里明白,眼下身处两个阶层的人,根本不可能像亲兄弟那样平等对话,只有等到有朝一日自己变得强大了,秦建业才有可能管秦建国叫一声哥。商业社会,有些所谓的血缘关系,远比表面上看着要现实和冷酷得多。

    “宝哥,你有没哪个同学,数学特别好一点的?”吃到一半的时候,秦风很难得主动谈起了学习的事情。

    “你想找人给你姐补课?”龙元宝此时已经弄清楚了秦风家重组家庭的关系,脸上挂着憨厚的微笑问道。

    秦风点了点头:“同时给我们两个上课,我现在也需要找个高手来指点一下。”

    叶晓琴插嘴道:“小风,你打算考大学了?”

    “嗯。”秦风并不隐瞒,很坦白道,“阿蜜一个人在学校里。我不太放心。”

    苏糖甜蜜又羞涩,在桌底下扯着秦风的袖子摇了摇。

    秦淼观察入微地发现了苏糖的小动作,内心深处心如刀割——他的人生初恋,还没开始,就被虐残了……

    龙元宝今天吃了顿不便宜的白食,自然要投桃报李。他对这件事挺上心道:“我们班数学好的肯定有几个,不过我先回去问问,打听好了再联系你。”

    “好。”秦风微笑道。对龙元宝的人品,他还是比较放心的,不然秦建业也不会让这厮给秦淼当三年的家庭教师。

    ……

    这顿饭一直吃到8点出头才结束,差不多吃了一个半小时。

    出了餐厅,两拨人却没有马上分开,而是一起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秦建业喝了点酒,但远不到喝醉的程度。可即便如此,叶晓琴还是像扶着一个醉汉似的扶着他,一边笑着抱怨:“每次出来都喝这么多,我都快变成你的专职司机了。”

    秦建业略微得瑟地开半玩笑道:“现在多少人想给我当司机都没机会呢。”

    叶晓琴默契配合道:“行了吧,就你那屁大点的官,局里连车都没有给你配,哪来的司机?”

    夫妻俩一唱一和,无形中强调着自身身份。

    秦风估摸着。这会儿差不多可以说正经事了,正要开口。对面忽然走来一群年轻人,其中一人猛地大喊了一声:“秦风!”

    秦风定睛一看,见到肖俞宇这货,不禁感慨了。

    什么叫冤家路窄?

    冤家路窄的意思,就是就算你打算移民火星,某些你不愿意见到的家伙也有可能跟过去。

    肖俞宇的脸很红。浑身上下,都冒着浓浓的酒气。今天下午他一大早带着亲戚和朋友们去了酒店,结果就是4点钟就开始吃饭了。由于不懂得怎么掌控饭局的节奏,那顿饭吃得比秦风这顿晚餐还快,不到5点半。客人们就走得七七八八。而留下来的肖俞宇的几个酒肉朋友,却还意犹未尽。于是一群人一商量,干脆就下一场继续走起,黑还没亮,就摸进了才刚刚开门的酒吧。

    眼下喝了2个多小时出来,肖俞宇已然觉得“天地都在我心中”。

    他脚步虚浮地走到秦风跟前,眯着眼,很恶心地朝秦风喷了口气。

    那股味道太重,秦风几个人被熏得齐齐后退一步。

    肖俞宇哈哈大笑,然后伸手一指苏糖,大声宣布道:“总有一天,我要睡了你!”

    肖俞宇身后几个朋友没他喝得这么豪迈,赶紧上前拉住肖俞宇,一边给秦风几个人道歉:“叔叔,阿姨,对不起啊,他今天喝多了……”

    “没事。”叶晓琴很宽容地淡淡一笑,再转头看了一眼,满脸被恶心到的样子的苏糖,觉得这事还挺有趣。

    然则肖俞宇这货此时已经嗨到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两膀子一甩,把身边的几个朋友全都甩开一边,大声嚷嚷道:“我怎么喝多了?我不管喝没喝,我都是这句话!”

    秦风懒得在街上给这家伙当背景,淡淡道:“别理他,我们走吧。”

    秦建业呵呵一笑,很亲民地想要从肖俞宇身边绕过去,可刚迈出一步,肖俞宇这货居然张开双手,拦在秦建业跟前,高声呵斥道:“谁让你们走了?”

    秦建业愣住了。

    要说这么多年,三教九流的人他见得多了,可有哪一个人像眼前这位,智力如此与众不同的?

    “傻逼,你知道我爸是谁吗?”秦淼沉不住气,忍不住就要亮出党|国的令牌。

    叶晓琴却伸手把他往回一拉,教训道:“谁教你说脏话的?”

    秦淼于是只能改威胁为怒视,盯着肖俞宇用眼神示威。

    肖俞宇却以为叶晓琴这是怕了,哈哈大笑两声,然后一个酒嗝上来,突然弯腰就吐。

    秦建业站得近,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首当其冲遭了秧。

    “你妈个……”秦建业饶是修炼多年,遇上这种事情也忍不住要破口大骂。

    肖俞宇身后一群朋友见状不妙,纷纷冲上前拉住他,一边往后拖,一边赶紧拦下辆出租车,几个人合力,硬生生把肖俞宇塞进了车里。

    “秦风他姐,你一定要等我啊!我迟早会称霸全国的!”肖俞宇进了车里还不老实,高声呼喊道。

    秦风一行人的心情被毁了个干干净净,他们捏着鼻子绕过肖俞宇的那摊呕吐物,秦建业甩了甩鞋子,愤恨地问秦风道:“那个小孩是你同学?”

    秦风叹了口气:“以前的初中同学。”

    秦建业又问道:“他家里是干嘛的?”

    秦风转头看看秦建业,心领神会地给出了最佳答案:“他家最近开了家烤串店,就在我那边的巷子口,招牌是后巷烤串。”

    秦建业点了点头,默默地掏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撇下众人走出十几米,然后停下来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回来,秦建业给秦风发了条短信。

    秦风收到短信,疑惑地看了看秦建业。

    秦建业道:“这是我局里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姓江,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只管找这个江叔叔,都是自家人。”

    秦风微微一笑:“好。”(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