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不可活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7点多,肖俞宇神色木然、脚步发虚地走在街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酒精和廉价香水混合的刺鼻气味。,昨晚上他喝高之后,满脑子都是各种少儿不宜的想法,结果稀里糊涂就找了个街头流莺,解决掉了自己的人生大事。早上醒来后发现身边那位的年纪差不多可以给他当妈了,吓得赶紧从出租屋里跑出来,然后走出大老远才发现,手机丢了。

    “麻辣隔壁的,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出来卖……”肖俞宇咬牙切齿地抱怨着,全然忘了昨晚上在人家身上摩擦摩擦的时候,自己是多么的亢奋。

    眼下这个时间,回家肯定不是太好的选择。他爸妈每天早上出门的时间是在8点半左右,现在回去,这一身味道就没法解释。肖俞宇心里盘算着,在街边吃了顿早饭后,没出可去,便打算到自己新开的店里看一看。说起来昨天头天开业,他都还不知道生意到底怎么样。

    打了辆车,直奔十八中而去。

    车子一直开到店门口停下。

    肖俞宇从车里出来一看,原本还半睡半醒的状态,瞬间就彻底清醒了。

    “我操!”他高声怒喝道,只见自己店的卷帘门,居然半开着,天晓得是不是昨天晚上遭了贼。

    肖俞宇急匆匆跑上前,从半开的门下面钻进去。

    店里不出意外地空无一人,而屋里头的东西,却被人翻得一片狼藉。

    肖俞宇愕然而立,一动不动地站了足足有半分钟后,开始浑身发抖,然后抖着抖着,就开始对着空气破口大骂:“草你麻辣隔壁。偷老子是吧?老子让你偷!哪天别让老子抓住,抓住了看老子不弄死你们!”一边骂,一边拿着椅子在店里一通乱砸。

    路过的行人被这阵动静所吸引,纷纷驻足停留,指着屋里的人指指点点。

    “怎么啦?”

    “好像是店里被人偷了。”

    “被偷了就报警啊,砸自己店算怎么回事?”

    “大概是脑子有病吧……”

    “**!你们说谁有病?”肖俞宇听到这话。立马从屋里跑出来,指着店门前几个嚼舌根的大妈,面目狰狞地咆哮道,“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们?”

    大妈们白了肖俞宇一眼,嘴里嘀咕着“果然有病”,然后一哄而散。

    肖俞宇闹也闹够了,肚子又饿得咕咕叫。

    他蹲在店门前,模样跟乞丐似的委屈了半天,半天后才终于想起来。这时应该把他爸妈叫来救场。他破罐破摔的,店门也不关,跑出去几百米远找了个能打电话的杂货铺,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肖俞宇他妈在电话里一听说这件事,恨不能坐火箭飞到儿子身边,一路上飚着车就赶到了事发现场。

    到了店里,一看到肖俞宇眼红通红通红的,肖俞宇他妈赶紧就上前安慰道:“别怕。别怕,万事有妈呢!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早上过来就这样了。”肖俞宇指着屋里头,把他自己发脾气造成的损失,也全都推到了小偷身上。

    肖俞宇他妈同仇敌忾,先骂了小偷几句,紧接着就道:“没事,这是小事情。偷了就偷了,人没出事就好。”说完微微一停顿,又转头问肖俞宇:“你昨晚上去哪儿了?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也不回。”

    肖俞宇干脆推脱到底,撒谎道:“我昨天在同学家里过夜,出门时把手机也落在店里了。应该是也被人偷了。”

    “你这个丢三落四的毛病怎么就改不掉啊……”肖俞宇他妈微微抱怨了一句,拿出手机,先报了个警。

    趁着警察没来的功夫,肖俞宇他妈又去附近的面包店买了2个面包。肖俞宇嫌面包不好吃,肖俞宇他妈只好找路人打听了一下,然后就被指引去了秦风的店里。周末早上没太多人吃早饭,去秦风店里买早饭根本不用排队。肖俞宇他妈很快就买了饭团和煎饼回来,心里还暗暗腹诽秦风这破店生意没多少,排场倒是大,居然雇了这个多人,也不怕亏死。

    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等到娘儿俩都吃完饭了,警察终于姗姗赶来。

    来的是两个片儿警,简单地做了一下记录,就说让肖俞宇等着。

    肖俞宇倒是不敢和警察装逼,老老实实地什么话都没说,倒是肖俞宇他妈,拉着警察不依不饶,说一定要快点破案。两个警察很敷衍地口头保证了几句,这才脱了身。

    警察一走,肖俞宇他妈就问起重点来:“你昨晚上生意怎么样?”

    肖俞宇道:“昨晚上喝酒喝得比较多,我没来店里。”

    肖俞宇他妈皱眉道:“你小姨打电话给我,说5点半就吃完饭了啊!你在哪里喝的?”

    “跟朋友嘛……”肖俞宇先是心虚地支支吾吾了一声,旋即不知是不是思维错乱,忽然又抬高嗓门,振振有词地说道,“我那么多朋友,总不能让人家天没黑就回家吧?那样也太不会做人了!”

    “你那些算什么朋友,一群小孩子……”肖俞宇他妈轻声反驳了一句,又问,“那服务员呢?怎么现在一个都没来?你让让他们几点来上班的?”

    “我……我忘了说。”肖俞宇这下嗓门小了。

    “你怎么就这么散漫啊?稍微用点心好不好?你只要稍微用点心思,什么事情做不成?”肖俞宇他妈也不知是在骂儿子还是在夸儿子,不疼不痒地训了两句后,就挨个给店里的三个服务员打了电话。

    20分钟后,其中一个服务员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见到店里的情况,不禁傻了眼。

    肖俞宇看他这样子就来气,而且越想越觉得这都是服务员的错,指着他的鼻子就破口大骂起来:“你是白痴啊?连个店都看不好!老子跟你说,这店里的损失,全都要你赔,今天亏了多少,你们一分钱都别想赖!”

    服务员一听这话,顿时脸都白了,冲着肖俞宇他妈号丧道:“老板娘,这事可不赖我啊,昨天老板走的时候,连门的钥匙都没给我,这个卷帘门拉下来,锁又锁不上,我们也不知道你儿子的电话……”

    “傻逼!你不知道我的电话,不会给我妈打啊!”肖俞宇怒吼着,上前就要对服务员使用暴力。

    服务员哪见过这种不是精神病胜似精神病的货色,吓得赶紧往肖俞宇他妈身后躲。

    肖俞宇绕着他妈跑了两圈,没追到那服务员,正要发飙把他妈往边上推呢,忽然一辆工商执法车就从远处开过来,一脚刹车就停在了店门前,车门一开,下来几个表情严肃的执法人员,见到肖俞宇和他妈,开口就问:“这店是你们开的?”

    肖俞宇和服务员暂停了游戏。

    肖俞宇他妈僵硬地点了点头:“啊……”

    “营业执照拿出来看一下!”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