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补习(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向来知道秦建业是个小心眼的人,肖俞宇的烤串店被封,纯属意料之中。秦风倒也没什么好幸灾乐祸的,只要肖俞宇能在他眼前消失,那就一切都好不得不承认,能让人讨嫌到这种程度,肖俞宇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个天才。

    有关肖俞宇的破事暂时揭过,秦风还是踏踏实实过自己的日子。

    秦建业被毁了鞋子的第二天,也就是周日早上,秦风带上礼物,特地去拜访了一下秦建业口中所说的那位江叔叔。江叔叔大名江耀华,是中心区工商局的办公室副主任,平时负责的主要工作,就是给秦建业传话和跑腿,相当于秦建业的秘书或者助理。

    秦风知道以后要麻烦这位的事情恐怕不少,头一回上门,礼物送得不算轻,谈了半个小时左右出来,江耀华亲自将他送到了楼下。于是到了周一,代理注册的机构,就在江耀华的推荐下被选定下来,秦风把这件事交给王安跟进,自己就安安心心地投入了高考备战的第一轮复习。

    时间一晃就过去一周,转眼9月份就过了一半。

    龙元宝在周四的时候给秦风打了个电话,说是找好了家教,不过要价不便宜,一拖二的话,每小时至少100元。秦风一口答应。

    到了周六,秦风和苏糖在店里吃过午饭,便早早地回家等着老师上门。

    苏糖骨子里是个乖得不能再乖的好孩子,对于家庭教师表现出了相当的敬畏心理,人还没来,她就先把屋子先收拾了一番,犄角旮旯弄得干干净净。

    秦风看着好笑,但也不拦她,反正等第一节课上完,她就会明白家庭教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收拾完毕后,苏糖把各种习题册拿出来摆了一茶几,装得相当好学。

    秦风笑着对苏糖道:“晚上我带你出去吃饭。就我们俩。”

    “干嘛又出去吃饭?”苏糖有点舍不得道,“今天这节课都得花几百块了。”

    “今天是纪念日。”秦风道。

    苏糖有点迷茫:“我们的100天纪念日不是已经过了吗?”

    “不是我们的纪念日,是我自己的。”秦风道,“纪念我从十八中光荣辍学一周年。”

    苏糖轻轻锤了秦风一下:“真无聊。”

    秦风把下巴靠在苏糖肩头。朝着她耳朵里吹气:“晚上去吃韩国烤肉。”

    “讨厌啊,痒死了啦。”苏糖娇嗔着把秦风的头推开。

    秦风笑着继续挑|逗:“你吃不吃?”

    “不吃。”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吃不吃?”

    “……”

    “不吃我一个人去吃了,我说到做到啊……”

    苏糖用水汪汪的目光看着秦风,嘟着嘴。表情相当幽怨。

    秦风看不过去了,把苏糖压在沙发上就要祭出家法,结果才亲了两下,禄|山之|爪都还没到位,门铃就响了起来。

    “老师来了!”苏糖尖叫一声,赶紧把秦风推开。

    “大小姐,人家只是来打工的啊……”秦风收起了情绪,然后理了理衣服,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位个子很矮的女孩子,样子嫩嫩的。根本不像是大学生。

    见到秦风,她略显紧张地小声问道:“请问是秦风家吗?”

    “对,我就是秦风,请进吧。”秦风说着,转身给这位家教拿了双王艳梅平时穿的拖鞋。

    女孩子怯生生地走进屋里,换上鞋子,然后转头一看,见到苏糖,微微愣神了半秒,嘴角露出了微笑。问苏糖道:“你是秦风的姐姐吧?”

    苏糖看着对方,多少有点失望地点了点头。

    这位家教,和她想象中的样子差得也太远了。

    女孩子坐下来后,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叫余晴芳。你们以后叫我芳芳就行,我班里的同学都这么叫我。”

    秦风给余晴芳倒了一杯西米露。

    余晴芳接过来,挺惊喜道:“你这里福利这么好啊,居然还有西米露喝。”

    “尝尝看,我们自己做的。”秦风道。

    余晴芳点点头,先喝一口饮料。然后又拿起勺子舀了一勺,这用椰子汁做出来的琼脂小颗粒,瞬间让余晴芳睁大了眼睛:“嗯!好吃!”

    苏糖笑道:“我们家就是卖这个的。”

    余晴芳点了点头:“我知道,宝哥跟我说过。”

    苏糖听余晴芳说起龙元宝,又好奇地打听起她大学里的事情来。

    余晴芳颇为职业地转头看了眼时间,见距离2点钟还有不少时间,就跟苏糖聊起天来:“其实每个专业的生活都差不多。老实点的,寝室、食堂、教室,三点一线,活泛点的,就去参加点社团活动,或者去混混学生会什么的。

    我和宝哥应该属于比较老实的,除了偶尔出来当家教挣点外快,也就是在图书馆里上上自习。

    平时上课的话,专业课就认真点听,公共课就敷衍一下,要是想拿奖学金,就多花点时间,没这个打算的话,考前突击一下也不是不行,一般人的大学生活,基本上就这样,没什么特别的,八成以上是这样,对,至少八成!”

    余晴芳话匣子一打开,状态渐渐就放松起来。

    苏糖却是被她说得没了精气神,恹恹道:“听你这么一讲,我都不想去上大学了,感觉也没什么用啊,就是混日子嘛……”

    “话也不是这么讲的,至少……熏陶一下嘛!”余晴芳微笑道,“上不上大学,对个人的气质和修养,多少还是有点影响的。再说混日子有什么不好,我要是高中毕业就不往上读了,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呢。”

    苏糖指了指秦风:“这个家伙知道。”

    余晴芳通过龙元宝,倒是对秦风的“创业史”有所耳闻,说道:“你弟弟是天赋异禀,像我们这种凡夫俗子,和可他没法比。”

    半天没说话的秦风,这时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一本正经地答话道:“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实话实说的人。”

    苏糖忍不住白了秦风一眼,嗔道:“脸皮越来越厚。”(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