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七章 倒追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桂花小区位于东瓯市市区城西偏北,二十年前,这里是市区扩张的最前线,但时至今日,此处俨然已经成了老区中的老区。~頂點小說,

    小区里有不少凉亭和空地,每逢天气不错,这些地方总会聚起不少上了年纪的人。

    通常情况下,无所事事的老年人,聚在一起无非也就是说点家长里短,一些大妈尤其喜欢在人背后叨咕八卦,今天这家的孩子离婚了,明天那家的孩子第二次考大学又落榜了,还有谁谁家的媳妇儿劈腿了,这一通聊下来,基本上半天时间也就过去了。老大爷们相对来说好一些,在亭子里支起一盘象棋,邀上三五棋友,一群或臭或不臭的棋篓子,靠这点小娱乐也能消磨时光。

    王国富今天早上9点多下楼,下了1个小时的棋,就感到有点精力不支,刚才输掉一盘后,站在边上又看了一会儿,眼见差不多就要到吃饭的点了,便和老伙计们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要回家。亭子里的老家伙们纷纷调笑:“这么早回去,怕春梅跟别人跑了啊?”

    王国富呵呵一笑。这群老货,三十年前就眼红自己娶了个漂亮媳妇儿,现在都这把年纪了,还开这种玩笑,可见怨念之深。

    王国富出了亭子往前走,经过一群老大妈身边时,不知正在拿哪家的糗事当谈资的大妈们,瞬间全都闭上了嘴,然后集体朝王国富微笑点头。

    等王国富走过去,其中一个大妈马上说道:“你说国富也真是有福气啊,今年都68了,身体还这么硬硬朗朗的。”

    “可不是嘛,哪像我家老李,一到换季就咳嗽。这身体真没法比啊。”另一个大妈附和。

    这时第三个大妈不同意了,插嘴道:“也没福气到哪儿去,他女儿年纪轻轻守了寡,儿子又不争气,听说好几年都没出去工作了,整天就在家里待着。让国富和春梅养着。唉,造孽啊,亏得还是个大学生呢!”

    “你说的这些都是老黄历了!”一号大妈要抢夺话语权,爆内幕道,“他女儿今年改嫁了,听说嫁了个大老板,做餐饮的,一年能挣百来万呢!他儿子,现在就给那个老板打工!”

    “他女儿改嫁了?怎么都没听老王和春梅说起来啊?”二号大妈疑惑道。“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一号大妈神神秘秘道:“前几个月,他女儿前夫家的公公婆婆,去他家闹了一晚上,闹得可厉害了,他们家边上一圈,谁不知道他女儿嫁了老板啊?我看他公公婆婆闹得那么凶,弄不好啊,他女儿早就和人家大老板搞在一起了。不然你们想啊,国富他女儿年纪轻轻的。长得又跟个狐狸精似的,就算她想守着,也得看自己吃不吃得消啊。”

    二号和三号大妈纷纷点头说有理。

    一号大妈又总结道:“要说命最好的,还是国富他儿子,啃完爸妈啃姐夫,傍上那么个有钱人。哎哟,后半辈子有指望咯。不过怕就怕他女儿命太硬,万一这个老板也被克死了,下回再想改嫁,那恐怕就难了。男人再贪色,也抵不上命重要啊。”

    二号大妈哈哈笑道:“你这话说的,好像国富的那些女婿,都是被他女儿睡死的似的……”

    诸如此类的流言蜚语,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小区里四处传播着。

    王国富知道,但却懒得解释什么。

    自家过得好不好,自己心里清楚就行,至于别人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从那个特殊年代过来的王国富,对面谣言恶语,心态好得很。

    脚步轻快地上了楼,厨房里老伴正在做午饭。

    王国富生活习惯很好地想去卫生间洗洗手,走到门前,却发现里面有人在洗澡。

    他抬手看了眼时间,见才不过10点半,不由探出身躯,问厨房里的老伴道:“春梅,阿安昨晚上好像3点来钟才睡吧?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早起是好事啊,总比睡到吃晚饭的时候要好!”王安的老妈周春梅道。

    王国富笑道:“他敢睡到吃晚饭的时候,小风那孩子不把他开了,我也要让王艳梅把他赶回来。”

    “赶回来你给他开工资啊?”周春梅说着,走到王国富身边,小声说道,“我前几天给艳梅打电话,艳梅跟我说那孩子上个月给阿安发了7000多工资。”

    “怎么是7000多?阿安他跟我说是5000啊!”王国富惊愕道。

    周春梅笑盈盈道:“搞不好是瞒着我们存老婆本呢,我听艳梅说,阿安上个月跟一个女孩子出去逛街了。”

    王国富奇怪道:“他上个月不是一直都在上班吗?哪来的时间去逛街?”

    “上个月有放了一天假。”周春梅道。

    王国富点了点头。

    周春梅又叹道:“不过说起来,这个钱挣得也不容易啊,每天这么日夜颠倒的,一个月还只有1天能休息,找女朋友都没时间了。”

    “现在都还没挣到几个钱,拿什么谈朋友啊,别急。”

    “什么别急?再拖下去,搞不好阿蜜都要有孩子了!”

    “胡说什么呢?”

    “怎么就胡说啦?阿蜜明年就上大学了,上完大学,可不就生孩子了?”

    两个人正越说越远,卫生间的门开了。

    王安穿着一条短裤从里面出来,多年没锻炼的身体,居然也没法胖,肚子上没有腹肌,可也平坦得非常健康。王国富怕儿子走光,被隔壁的老娘儿免费看了,赶紧把屋子的门关上,周春梅急吼吼地又立马打开,没好气道:“我做饭呢,关什么门!”

    王安对二老笑了笑,三两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10分钟后,换上一身新买的休闲服的王安,帅得逼死狗地从屋里出来。穿上同样是新买的皮鞋。起身就往外走。周春梅连忙喊住:“你上哪儿去啊?我午饭都给你做好了!”

    这话刚出口,楼下就走上来一个大妈,正是刚才编排王安的那三位之一,她满脸笑容地朝屋里点点头,眼神从王安身上飘过的霎那,却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要出门啊?”

    王安嗯了一声。

    周春梅赶紧笑着对大妈解释:“下午1点才上班呢。这么早出去也不知道干嘛!”

    “我约了人。”王安一边说着,径直从那大妈身边走了过去。

    大妈转身目送王安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再转回来,情不自禁地对王国富道:“老王,你这儿子生得漂亮啊。”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生的!”周春梅一脸得意。

    王国富的脸上,同样也挂着微笑——儿子终于有点了出息,他做人也能挺直腰杆了。

    ……

    王安出了小区,就打车直奔附近的一家小资餐厅而去。

    到了地方。坐下没等一会儿,约会对象就到了。

    谢依涵坐到王安对面,两人相视一笑,年轻的男服务员走上前来,羡慕嫉妒恨地瞥了王安一眼,问两人要点什么。

    谢依涵驾轻就熟地点了餐,服务员一走,王安就问道:“你们学校这么早就放学了?”

    “我提前半小时溜出来的!”谢依涵笑道。“今天学生模拟考,我又不用监考。办公室里也没我的事情,出来了也没人知道。”

    王安笑道:“舞蹈老师当班主任,真是太不靠谱了。”

    “什么呀,我平时很负责的好不好!”谢依涵娇嗔道。

    缘分这东西,真的是挺神奇的,一旦看对了眼。似乎都不用怎么相处,关系莫名其妙地就升温了。王安甚至都谈不上和谢依涵表白过,然而现在,要说两个人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还真有点自欺欺人。

    王安伸出手。轻轻搭住了谢依涵的手背。

    谢依涵居然羞涩了,手心略微有点冒汗,她眼波流转地看着王安,手没动,嘴上却口是心非地抗议道:“平时看你这么老实,今天一见面就动手动脚的,你们男人果然都一个德性!”

    王安做人真的老实,一听这话赶紧把手拿开。

    谢依涵却不干了,抓住王安的手又放了回去,彪悍地说道:“我又没说不让你动手动脚,摸摸手又不会怀孕……”

    王安无语了,满脸哭笑不得。

    谢依涵这时又问:“你这个星期有没有空?”

    王安摇了摇头:“接下来整个月都没有空。”

    谢依涵睁圆了眼睛:“你们店里都不放假的?”

    王安叹了口气:“放假倒是有,不过只有那些服务员有得休息,我是没法放假的,现在店里的事全都压我身上呢,根本走不开身。”

    谢依涵嘟嘴了:“怎么这样啊,我总不能每天中午逃出来跟你吃顿饭就算了吧?”

    王安笑道:“人生就是吃喝拉撒,不然你还想干什么?”

    谢依涵呲着牙在王安手臂上拧了一把。

    王安吃痛轻呼一声。

    谢依涵又不舍了,边揉边说秦风坏话:“苏糖这个小男朋友也太没人性了,哪有不让人放假的啊,谁都不是铁打的,一年365天连轴转,王进喜都磨成针了……”

    这话听得王安嘴角直抽抽,“铁人磨成针”,真的好邪恶……

    “我不也是没办法嘛,人家把店交给我,我总不能撂挑子吧?你别看这家店规模不大,每天要操心的事情还真不少。”王安显得有点无奈。

    “没办法那就想办法啊!”谢依涵盯着王安,把放电的功率提升到了max,“我不管,反正你每个月怎么地也得抽出2个晚上,不然你以后就别来找我了!”

    王安被谢依涵电得不轻,脑子都秀逗了,脱口而出道:“不对吧,我明明记得,今天是你主动找的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