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章 副店长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4点55分,距离考试结束,还有最后5分钟。

    苏糖紧皱着眉头看着试卷,明明脑子里已经一片浆糊了,却打死都不肯提早交卷。纵然是渣,内心深处也是有追求的。所以教室里不光是苏糖,其他绝大多数人,也都将希望寄托在这最后几分钟里,希望能碰上点奇迹。

    “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长短不一就选b,参差不齐就选d……”有人背诵着这套前几天从苏糖这里流传出的英语考试口诀,声音略微响了点,严肃的气氛,瞬间就被打破,不少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监考的英语老师哭笑不得,敲了敲黑板道:“少给我弄这套没用的啊,要是这样都能考高分,我就不用来上班了。”

    此话一出,轻笑声立马变成狂笑。

    憋了一整天的这口气由此一散,渣们也坐不住了。

    身为十八中近来冉冉升起的“霸之星”,黄震宇第一个站起来交了卷。

    有人带头就有人跟,不等下课铃响,教室里的座位就空了一半。

    苏糖坚持坐到最后一分钟,草草了事地把答卷纸上几个来不及确定的选择题一涂,然后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嘟囔道:“累死了……”

    ……

    高三考完最后这一门功课的时候,其他几个年级段早就放了。

    谢依涵今天难得没让姑娘们留下来练功,苏糖和她的小闺蜜们也乐得可以偷懒。

    嘻嘻闹闹着走到校门口,秦风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在门口等着。

    刘雅静道:“你家秦风是不是被子君吓跑了?”

    “滚!”谢子君没好气地吼道。

    苏糖现在已经不吃这点小干醋了。她淡淡然掏出手机,先给王艳梅打了个电话。问清楚晚上是在店里吃,便径直朝着后巷走去。跟苏糖同路的人不在少数。现在附近有许多生,都习惯在下午放后,到秦风的店里买一杯冷饮,奢侈一点的,再买几串烤串,一路小口小口地吃回去,也算是他们这个年纪的一大享受。

    一大群人走到巷子口,苏糖抬眼就见到了贴在墙上的招聘启事。

    刘雅静夸张地大声喊道:“怎么又招人啊,你家的生意也太好了吧?”

    惹得从边上路过的生们纷纷侧目。个别男生自然也抓住机会,正大光明地多看了苏糖几眼。

    苏糖略粗地扫完海报上的内容,见只是要招聘2个服务员,也没太当回事,就继续往前走。

    来到店门前,苏糖朝站在饮料台后面的秦建国喊了一声:“爸。”

    秦建国笑得那叫一个傻,高兴地应了一声,见苏糖后面还跟着一堆小姐妹,大声招呼道:“你们想喝点什么。叔叔请客!”

    平日里总嚷嚷着要让苏糖请客的刘雅静她们,这下却腼腆了,没人好意思开口占这点小便宜。

    苏糖看着这群小鹌鹑,嘴角一弯。径直走进前台,从柜台上拿了4杯封好的饮料,递过去给她们。刘雅静几个人笑着接过。苏糖又道:“先别走,我再去拿点别的。”说着就朝厨房走去。只是走过收银台的瞬间。她忽然又停住了脚步,转头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人。奇怪道:“静静,怎么你来收银了?我妈呢?”

    “阿姨在厨房里。”静静轻声细语道。

    苏糖哦了一声,还是没多想,风风火火跑进厨房,径直走到灶台前,从塑料盆里拿出十来串牛肉饺子,递给小赵道:“插个队,先给我做。”

    坐着穿串的王艳梅瞥了苏糖一眼,道:“吃这么多饺子干嘛,不想吃晚饭啦?”

    “不是啦,给我同的!”苏糖解释着,转头在厨房里看了圈,发现惠琴不在,问道,“惠琴人呢,她去买盒饭了?”

    王艳梅摇摇头:“小风把她换到早上去了,今天让她早点回去倒倒时差。”

    苏糖这下终于好奇了:“今天怎么回事啊,又招人又换班的?”

    王艳梅笑道:“你去楼上问小风啊,我哪知道他在想什么。”

    苏糖点点头,等了半分钟后,拿着一袋子烤串跑出了厨房。

    把烤串交给闺蜜们,目送着刘雅静她们说说笑笑着走远,苏糖便蹭蹭上了楼。

    ……

    秦风和王安研究了一下午的商标图案,争论得口干舌燥,也没争出个结果来。

    在秦风看来,商标这玩意儿就该越简单越好,可王安却觉得商标必须得附带一点内涵。

    一本薄薄的图册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主意拿不下来,两个人就干脆自己设计。

    可偏偏这两个毫无自知之明的家伙,在创意这方面全都是渣中之渣,结果越研究越走样,画了几个小时,画得自己都绝望了。

    秦风拿着笔在茶几的桌沿上有节奏地敲着,实在有点可惜浪费了一整个下午,叹着气道:“这种东西就该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要是设计真有想象得那么简单,人家还花那么多时间、那么多钱去它干嘛?”

    “话不是这么说,花钱花时间,除了手艺,不是还要拿凭吗?手艺不值钱,可凭值钱啊。”王安还是不死心,反驳道。

    正说着,苏糖忽然推门进来。

    王安不懂渣的心,张嘴就问:“考得怎么样啊?”

    “关你屁事!”苏糖在王安面前,一贯刁蛮得很。

    “行,不关我事。”王安耸了耸肩,站起身来往楼下去,笑道,“不当你们俩的电灯泡了。”

    王安一下楼,苏糖马上问秦风道:“静静怎么改当收银员了?”

    秦风道:“不止是收银员,我给她升职当副店长了。”

    “啊?”苏糖露出一脸惊讶,同时又透着点纠结道,“她行不行啊?”

    秦风笑着反问:“你老是这么盯着静静干嘛?吃醋啊?”

    苏糖嘟着嘴拍着秦风一下。

    毫无疑问,确实吃醋了。

    秦风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丫头从小就是个宅女,看的最多的就是琼瑶的言情剧,现在后遗症来了,逮着哪个女的看,都觉得是来和她抢老公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