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远虑近忧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苏糖这顿晚饭吃得不安稳,既要跟秦风闹别扭,又得忍受王艳梅的唠叨,与此同时潜意识里还在抵触晚上余晴芳的英语补习课。()远怕老公被抢,近有考分堪忧,重重压力之下,她简直觉得人生无望。一盒价钱不便宜的盒饭,才吃了不到三分之一,苏糖就匆匆起身要走。王艳梅看得心里起火,强忍着拍桌的冲动,对苏糖道:“再吃点啊,剩这么多浪费不浪费?”

    “不吃了,没胃口。”苏糖半点不给面子,背起了书包。

    王艳梅扭头看看秦风,眼神里透着这么股意思:这丫头今天吃了什么药?

    秦风用眼神答道:脑残片。

    王艳梅自然无法接受这么详细的信息,她只是纯粹地从秦风的眼中看出了无奈,于是使了个眼色,秦风马上会意,放下筷子道:“阿蜜,我们一起走。”

    苏糖眼神幽怨地看看秦风,没拒绝,径自下了楼。

    到了楼下,秦风连和王安打声招呼的功夫都没有,就跟着快步疾行的苏糖冲出了前台。晚饭时间巷子里人多,秦风也不好在路上教育媳妇儿,两个人肩并肩低头闷声向前走,走路的速度就跟小跑似的,眨眼工夫就回到了小区。走到楼上家门口,苏糖刚一掏出钥匙开门进了屋,秦风紧跟而上就关了门,紧接着以迅雷之势拉住她的手,整个身子贴上去,将她紧紧压在了门板上。

    苏糖被秦风这招霸道总裁级别的大招弄懵了,她傻乎乎地盯着秦风看了几秒,反应过来后。露出一脸委屈的表情,然后艰难地喘了口气。小声道:“干嘛啊,快被你压扁了……”

    “你在说咪|咪吗?”

    “讨厌……”

    秦风改压为搂。环住苏糖的腰,轻声说道:“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没自信呢?”

    苏糖闻着秦风满嘴糖醋排骨的气味,忍不住咽下一口口水。

    很明显,她其实还饿——话说做了一下午的卷子,不饿就真的见鬼了。

    苏糖双手圈住秦风的脖子站稳,弱弱地反问。“我哪里没自信了?”

    秦风默然抬起右手,食指从苏糖的脸颊上往下滑,滑到她胸部停下来,微微一笑:“这里不自信。”

    苏糖顿感自尊受创。遭受不公判决的样子抗议道:“我的比她大好不好?!”

    “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秦风装出满脸诧异,一本正经道,“我说的是你的心。”

    “啊——!”苏糖被秦风玩得抓狂,又气又笑地锤了秦风好几拳。

    秦风站着任由她当沙包打。

    苏糖打了十几拳就没心情了,抱住秦风继续装可怜。

    秦风把苏糖的书包摘下来,随手扔在地上,轻抚着她的后背,沉声做起了思想工作:“你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疑神疑鬼。我为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了。再去找别的女人,那不是脑子里有坑啊?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信任。男人和女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嘿咻。”

    苏糖笑着在秦风背后轻轻一拍。

    秦风继续坦然往下说:“我对灯发誓,这辈子只和你一个人发生最重要的关系。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脱|裤子证明给你看……”

    “死开!”苏糖笑道,却没有把秦风推开。

    秦风把头探过去。亲昵地蹭了蹭鼻尖:“不生气啦?”

    “生你个大头鬼……”

    “大头鬼就大头鬼,只要是我们嘿咻出的结晶。大头鬼也照样养大。”

    “屁,我才不会生那种东西出来……”

    ……

    秦风成功地用荤段子搞定了苏糖。过程稍微艰辛,但好在结局圆满。只是安抚完了她的心,秦风还不得不接着安抚她的胃。十来分钟后,两碗香喷喷的蛋炒饭就被端上了餐桌,家里还有喝剩下的果汁,倒上两杯,晚餐就齐活了。苏糖开开心心地吃着秦风亲手做的爱心晚餐,秦风看着她,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养女儿——真的是好邪恶的感觉……

    吃完晚饭没一会儿,余晴芳就来了。

    芳姐进门后瞧见秦风在洗碗,惊讶地哟了一声,夸赞道:“居家好男人啊!”

    苏糖恨不能高声回答“本宫选的男人还能有差”,然后转念一想又觉得余晴芳这是对秦风别有用心,眼神瞬间转变成了一种虎视眈眈的警惕。

    余晴芳看着苏糖神经兮兮的目光,不禁奇怪道:“你这么看我干嘛?”

    “啊?”苏糖一怔,赶紧收起情绪,随便找了个话题,“我今天一模,好多题目都不会……”

    余晴芳懵然眨了眨眼,细细打量着苏糖,心里暗暗说老天爷真是公平,给了脸和身材就不给智商,不然这**要是学习成绩也和她的脸一样漂亮,别的女人就真的没活路了。

    没事,砸着砸着也就习惯了嘛……

    余晴芳心里如是想着,也不追究苏糖刚才的奇怪举止了,笑道:“没事的,你现在还有很多基础环节可以提升,一模对你而言意义还不大。”

    苏糖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秦风收拾好厨房,跟余晴芳闲聊了几句,就马上回了自己房间。闲着无事,想起今天和王安讨论的商标图案还没定下来,他索性就拿出纸笔,天马行空地继续涂涂画画。

    不多时,客厅里头苏糖和余晴芳也开始了今晚的补课。

    只是原本说好的补习英语,主题却变成了苏糖向余晴芳询问这次一模考试的答案。

    苏糖显然对考试成绩还是相当纠结,时不时一惊一乍地喊一声,秦风就知道她又错了一道题。而余晴芳的短板也很快就在苏糖的追问下暴露出来,语文、文综甚至英语,全都有知识点上的缺漏,很多问题都没能解释清楚——至少在秦风看来是这样的。

    2个小时的英语课,被苏糖搅和得支离破碎,该说的内容几乎没怎么说,不该说的东西说了一大堆。余晴芳走的时候满脸都是无奈,仿佛被苏糖毁掉了职业操守。唯有收钱的时候,脸上才露出了真诚的笑容。(未完待续。。)

    ps:抱歉,我最近抑郁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