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商标出炉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靠着椅背,神游物外地盯着眼前那张被涂得乱七八槽的纸,心思微微有点乱。⊙頂點小說,

    他原本是想弄个大概的商标草图出来,明天好让代理注册公司拿去给专业的美工处理一下,好抓紧把这件事的进度提上去。可画着画着,思路总会不由自主地往烤串店那边飘。今天调整完上班时间后,秦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这会儿听着卫生间里的淙淙流水声,他忽然想明白了。

    晚上店里头只有一个厨师,小赵如果每周都休息一次,那么也就意味着每星期至少有一天,客人是吃不到店里的招牌菜的。对于规模稍大的餐饮店来说,这或许是一种提升身价的办法,可秦风的店,现在却还没有装这种逼的资格。思来想去,秦风觉得小赵每个月最多只能休息两天,每个月4000块的高工资,可不能那么容易就让他拿到手。

    十几分钟后,卫生间里的声响停下。

    屋里的空调已经关了,苏糖身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套了件秦风的衬衫从里头出来。当然,衬衫里还是穿了点别的其他东西的,要是真敢真空上阵,王艳梅回来真有可能抽死她。

    苏糖用手扇着风,走进秦风的房间,见秦风发着呆,上前问道:“想什么呢?”

    秦风条件反射成自然,张口就道:“想你。”

    苏糖满意了,站在秦风身后,高兴地给秦风捏了捏肩膀。

    秦风反手摸了摸苏糖的手背,苏糖这时又注意到桌上的东西,换了个话题:“你在画什么东西?”

    “商标。”秦风道。“代理注册那边,让我给个大概的意思。”

    苏糖点了点头。“你想出来了吗?”

    “没啊……”秦风颇为郁闷,身子往后仰。双手抻得远远的,伸了个大懒腰。

    “你想画什么样的商标?”苏糖拿过那张已经比毕加索还抽象的纸,显得很认真地看了眼。

    秦风笑了笑,把苏糖拉近身旁,说道:“要是知道自己想画什么,就没有这么烦恼了,现在连个具体的思路都没有。作文没标题,不知怎么写啊。”

    苏糖忽然道:“那我给你画一个。”

    说着,就拿起桌上的铅笔。抽了张空白a4纸,在上面画了个常见的心型图案。

    秦风瞧着不解,苏糖紧接着又画下第二个心。

    两颗心画完,中间拉过一道直线,苏糖把笔一放,得意的样子道:“搞定。”

    “这算什么?一箭穿心?”秦风问苏糖道。

    “你什么眼神啊!中间这条线连箭头都没有,它是竹签好不好!”苏糖给秦风解释道,“这两颗心就代表吃的东西,你就当它是鸡心嘛。中间用竹签串起来,它不就是烤串了?”

    秦风听苏糖这么一讲,不禁眼前一亮。

    苏糖看似随手画出来的小图案,倒是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化繁就简,而且也能自圆其说,更关键的是。这个图案存在市场基础,识别度极高。如果宣传推广得当,说不定还真能打响牌子。

    “嗯……不错!这个好!”秦风不吝夸奖。

    苏糖这下倒是惊喜了。眼里冒着光问:“真的吗?”

    “真的。”秦风点了点头,“明天就让舅舅给人拿去。”

    苏糖激动了,兴奋地又拿起了铅笔,说:“我还可以再修改一下。”

    秦风见苏糖认真的模样,又是微微一笑。

    没出校门的孩子,总是跃跃欲试地想要参与到社会工作中去,那种迫切地想要证明自身价值的冲动,似乎不分男女。

    秦风没有要阻止苏糖的意思,只是随口问了句:“今天没作业吗?”

    “嗯。”苏糖点了点头,神情专注地在之前的两颗心后面,又添加了两颗小一点的心,边画边给秦风讲解,“两颗心太少了,咱们店里卖的串串,每串都是三四颗,只画两颗会让人觉得我们偷工减料。还有,后面两颗心小一点,也能多一点给客人解释的余地。”

    苏糖这假装专业的模样,叫秦风有点忍俊不禁。

    秦风搂过苏糖的腰,让她坐到腿上,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苏糖心里暖暖的,脑子里飘着贤内助三个字,简直幸福得不要不要。

    这时秦风又指着那图案,缓缓说道:“这颗心代表你,这颗心代表我……”

    苏糖听着,觉得心都要化了。

    秦风接着道:“这颗小的,是二|奶,这颗小的,是小|三……”

    苏糖内心的暖流倏然顿住,沉默片刻后,对秦风使出了天马流星拳。

    两个人打闹了一会儿,秦风把苏糖按在怀里,认真道:“不用改了,越简单就越好,小三小四就不用了。”

    苏糖姿势暧|昧地跨坐在秦风腿上,搂着秦风的脖子,小声嘀咕:“你要是敢找,串串就是你的榜样……”

    秦风笑道:“过几年你就舍不得说这种话了。”

    苏糖听懂了,红着脸把脑袋靠在秦风肩头,微喘着气,浑身上下发烫。

    秦风拥着温香软玉,以强大的自制力控制住内心蠢蠢欲动的念头,微微深呼吸了几下,轻轻拍了拍苏糖的背,示意让苏糖起身。

    苏糖恋恋不舍地站起来,看秦风的眼神,简直能滴出水来。

    秦风有点吃不消了,拿了纸笔走到客厅,又把空调打开。

    冷气让两个人暂时止住了动物本能。

    秦风坐在沙发上盯着苏糖画的“一签穿心”转移注意力,半晌过后,他在图标的右侧,写了两个字:糖风。然后又在图标的下方,写了四个比较小的字:后巷烤串。

    “用我们的名字吗?”苏糖小声道。

    秦风点点头。

    苏糖又腻歪地挽住了秦风的胳膊:“干嘛要写这个?直接写后巷烤串不就行了吗?”

    “糖风是品牌名称,后巷烤串是产品名称。等以后做大了,咱们就不止卖烤串了,除了糖风后巷烤串,可能还有糖风鸭脖子,糖风黄焖鸡,糖风东瓯小吃,糖风牛肉拉面……”秦风说着,想起后世种种风靡全国的特色小吃,自己被自己逗乐了。

    苏糖却是听得愁眉不展,好好的“糖风”,多文艺的名字,结果遇上秦风这套城乡结合的构思,眨眼间就全毁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