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安保问题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4点半,秦风推门而出,一声口哨,吹醒了躺在门外的串串。

    串串四爪撑地,来回舒展了一下全身肌肉,热身完毕,脑袋带动躯干狂抖几下,再张张嘴打个不大不小的哈欠,就算彻底回魂了。秦风给串串套上狗绳,一人一狗脚步欢快地下了楼。这些天来习惯了清晨这个点出门,别说还真是挺愉悦身心。路上没人也没车,空气质量好,噪音污染为零,在这种清幽的环境下,就算看着串串拉屎,也完全不伤脾胃。

    秦风领着串串从小区里不快不慢地往外走,串串即便已经没了繁殖后代的能力,可领地观念依然深入骨髓,一路上断断续续地撒尿,一直尿到十八中后巷,最后停在一辆私家车旁,放出了大招。秦风屏住呼吸,等串串拉完牵绳就走。至于那坨热烘烘的米田共,有鉴于十八中的人流量如此巨大,它在今天中午之前,势必要被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的。

    走过停车区域,秦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店门前的两道人影。

    “小老板!”不等秦风开口,王浩和惠琴就发出了激动的喊声。

    秦风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没拿到签到头名,奇怪道:“你们来这么早?”

    “小老板,刚才闹贼了啊。”惠琴一脸惊魂未定地跑上来道。

    秦风闻言一怔,又听王浩紧跟着语速极快地接着道:“小老板,刚才好危险啊,差点出人命啊,那个贼凶得很,被我们发现了,不但不跑,还拿着刀来追杀我们两个。”

    秦风这下震惊了。

    “你们有受伤吗?”他连忙问道。

    “没有,幸好我们聪明啊。”王浩心有余悸地给秦风说起了细节,“我和惠琴跑出巷子就分开两边跑,那个贼一开始只追惠琴。我就折回去,跟在那个贼身后一边跑一边喊杀人,那个贼被我喊得窝火了,又转回来追我。我转身逃命的时候,惠琴就跟在他身后喊救命,我们这么追来追去追了五六分钟,那个贼追不动了,才放过了我们。”

    秦风听完后沉默了一阵。不禁轻轻摇了摇头。

    想必那个贼不是因为追不动才放过王浩和惠琴的,而是受不了这俩货的联合贱招,自尊和智商双重受挫,这才选择了收工。不过话说回来,这悍匪做贼能做到这份上,也当真算得上是贼中豪杰,偷不成就改抢,值得拉出去枪毙15分钟。

    三个人开门进了屋子,把店里的灯一一打开,有了亮光。王浩和惠琴终于安心了不少。

    秦风径直进到前台,查看了一番收银机和存钱的抽屉,见没少了钱,微微松了口气。现在一晚上的营业额少说也有五六千,要是一次性被人偷了这么多钱,那和捅他一刀基本没什么区别。

    “看来晚上还是得有人值班才行啊。”秦风敲了敲桌子,扭头看了看楼梯间。王安已经搬回家住了,眼下每天晚上的打烊时间是2点半,早上来人的时间最早也要到4点半,中间这两个小时的空窗期。店里没人看着,确实不太安全。

    心里琢磨了一阵,秦风走回厨房,给王浩和惠琴提了个醒:“闹贼的事。你们就别跟其他人说了,反正店里的钱也没少,省得我爸妈瞎担心。”

    王浩和惠琴点了点头。

    秦风又对惠琴道:“惠琴,待会儿等我妈来了,你就跟她旁边学学怎么用收银机。”

    “好……”惠琴弱弱地回答。

    秦风就没再说什么,喊上王浩把店门全都打开。便独自上了二楼。他最近新养成的一个习惯

    ——趁早饭之前,先做几道题目。

    秦风上了楼,王浩马上就忙活起来,

    惠琴闲着没事,就站在边上跟他闲聊。

    “今天幸好遇上你啊,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惠琴表示感谢道。

    王浩一脸倒霉样道:“我也是赶巧,昨天下午回到家,原本是想睡个午觉,没想到睁开眼就是晚上11点多。睡也睡不着,在家里又没事情干,就去网吧待了一会儿。谁知道那个网吧里净他妈是傻逼,三四点钟玩个鸡毛游戏也能打起来。我看看上班时间也差不多了,干脆就下机了。哪晓得到了店里还能遇上贼,也不知道触了什么霉头……”

    惠琴听得扑哧一笑,再抬头,就见屋外走进来一位体型健硕的大光头。

    董建山对惠琴没什么印象,张嘴最问:“耗子,她是你女朋友啊?”

    “师父,你什么眼光啊,我能找这样女朋友?”王浩开口就犯贱。

    惠琴顿时笑脸一收,然后转身走进前台,默默地关上了厨房的门。

    王浩看着房门安静了两秒,旋即马上跟董建山解释道:“她是做晚班的,小老板调她来做白天班了。”

    董建山哦了一声。

    王浩想了想,又走到董建山身边,贼头贼脑地小声道:“师父,我跟你说件事,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是我说的。咱们店里,刚才闹贼了……”

    ……

    “闹贼了!?”

    半个小时后,当秦建国和王艳梅来到店里的时候,别说是店里的员工,就连来店里吃饭的客人,也都知道秦风的店昨晚上挨偷了。

    秦风目光阴沉地在王浩和惠琴之间扫了一扫,惠琴摇头直喊冤道:“不是我说的!”

    王浩呵呵傻笑两声,羞涩地低下了头。

    秦风无奈地叹了口气,罢了,想让这货守住嘴巴,还真没什么可能性。

    “妈,你放心,没偷成呢。”秦风用尽量轻松的口吻对王艳梅道。

    王艳梅皱眉道:“没偷成也没法放心啊,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今天偷不到,那明天、后天呢?你报警了没?”

    “报警没用,半分钱都没损失,立案都困难。”秦风一口否决了王艳梅的想法,然后说道,“我待会儿找人来弄几个监控,以后晚上安排人值班好了。”

    王艳梅问:“怎么值班?”

    秦风道:“咱们店里人多,每个人每星期值班一次就行了,也用不着值班到多晚,晚班不是2点半下班吗,值班的人待到4点就行了,4点钟再让上早班的人过来接班,一个星期也就一回。”

    不想话音刚落,屋里的三个大妈立马就抗议了。

    “早上4点到,那不得3点半就起来了?这我们哪儿起得来啊!”

    “就算起得来,半夜三四点的,一个人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人见了,还当我们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呢……”

    “小风,要不你干脆让值夜班的人等到你过来不就行了,也就是多那个把钟头,反正都值夜班了,干脆就让他们做到天亮嘛,让我们来接班,这不是脱裤子放屁,瞎折腾嘛!”

    秦风被三个大妈说得无言以对。

    他其实是站在上夜班的员工的立场上在考虑问题。要知道值班这种事,多一个小时和少一个小时,完全是两种体验。可大妈们显然无法体会他的精神。想让她们乖乖合作,估计也只有加工资这一个办法了。但是,秦风不乐意。

    “不愿意是吧?”秦风冷冷一问。

    三个大妈立马闭上了嘴。

    两边对视片刻,等到三个大妈开始面露紧张了,秦风才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愿意,那就我自己来吧,我自己晚上睡这儿好了。”

    秦建国心疼儿子,提议道:“要不招个保安吧。”

    王艳梅也附和道:“对啊,可以招个保安嘛……”

    秦风笑了笑说:“中间也就2个小时没人,招保安多浪费,我反正在家里也是睡,在这里也是睡,没什么区别。”

    三个大妈互相之间瞥了瞥,用眼神表达了对秦风的鄙视——如果睡觉就可以的话,完全可以找她们家里的男人来睡嘛!给点工资不就行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