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保安系统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南哥,店里昨晚上被偷了啊?”

    “是啊……”

    “被偷了多少?”

    “你猜。乐-文-”

    秦风店里被偷的消息不胫而走,短短2个小时内,就在学校附近传得沸沸扬扬。

    从早上7点开始,就不停的有和秦风认识或者自认为和秦风挺熟的学生,不厌其烦地向他打听这件事,秦风被人问得多了,也渐渐显得有点不耐烦,连敷衍的情绪都提不起来。再加上今天的天气实在不怎样,阴沉沉的,叫人无形中就觉得郁闷,几方面因素积累起来,使得秦风此时的表情看起来极臭。

    眼前这位原本挺幸灾乐祸的学生,被秦风这态度弄得有点尴尬,干笑两声,排队拿豆浆去了。

    拿了豆浆,那学生和同学一同朝巷子外走去,两个人边走边嘀咕。

    “看南哥这样子,昨晚肯定损失惨重了。”

    “再惨重能惨到哪里去啊,我听说这小子现在一天能赚好几千,就算被偷个几万块,对他来说也是毛毛雨,一个星期就赚回来了!”

    “也对哦,妈的,早知道赚钱这么容易,我去年就跟他一起退学合伙算了,话说回来,周海云真他妈是南哥的大恩人啊……”

    两个人正说着,迎面忽然飘来一阵香风。苏糖从他们跟前走过的刹那,这俩哥们儿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浑身肌肉紧绷。甚至连呼吸都控制住了。

    可惜苏糖眼里根本没有他们,她脚步匆匆地穿过人群。走到店门前,见惠琴坐在柜台后面,先是微微一怔,继而马上就问:“秦风呢?”

    “这里。”秦风从正厅里走出来。

    苏糖转过身,上前问道:“真的被偷啦?”

    “连你都知道了?”秦风略微惊讶道。

    苏糖微皱着眉头回答:“我在路上听不少人说呢!昨天被偷了多少啊?”

    秦风笑了笑:“放心,老婆本还在。”

    苏糖小声说着讨厌。习惯性地拍了秦风一下。做完动作,又觉得光天化日的,这样有点亲昵过头,于是故意抬高嗓门,大声遮掩心虚道:“报警了没有?”

    秦风也跟着大声道:“报个屁,那贼连门都没进来,就被王浩和惠琴吓跑了。”

    惠琴听到秦风夸奖,笑得很是羞涩。

    而远处正在给客人摊煎饼的王浩则高喊起来:“小老板,我立了这么大的功劳。你这个月是不是该给我加奖金!”买早点的学生们闻言,纷纷站出来给王浩撑腰,起着哄地让秦风就范。

    秦风看着起哄最凶的那几个学生,半真半假地说道:“工资开高点。早饭就要涨价,到底是帮别人还是帮自己,做人一定要慎重啊。”

    这话一出,店门口顿时响起一片“奸商”的喊声,欢乐得不得了。

    苏糖听秦风说店里没事,也就没再磨叽,插队去拿了早点。便匆匆离开了后巷。

    过了7点50,吃饭的客人慢慢变少。

    秦风坐下来休息片刻后,给施克朗打了个电话。

    施克朗对秦风这种三天两头就要折腾一回的习惯,已经有免疫力了,接起电话,淡淡问道:“这回又有什么新想法啊?”

    “我想装个报警器。”秦风道,“能做吗?”

    施克朗言简意赅:“可以。”

    秦风接着补充道:“还有监控,我要4个摄像头。”

    “没问题。”施克朗一如既往的直截了当,“什么时候去弄?”

    “现在。”

    “等我1个小时,我先去进货。”

    秦风刚挂断电话,一墙之隔的十八中校内,就响起上课铃声。

    “唉……”秦风微微叹了口气。

    昨天才刚定下的学习计划,才只不过实行了1天就夭折了,亏得他和魏校长谈成了,不然要是一边读书一边顾着店里的生意,还真是抽不出空来。秦风站起身,走到厨房前把门推开,厨房里,王艳梅和秦建国正隔着一个装满小青菜的盆子,对面对坐着在穿串。秦风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爸,妈,我先出去买点东西。”

    “买什么?”秦建国多问了一句。

    “保险箱。”秦风回答道。

    秦风快去快回,半个小时后,就跟着送货的小货车,一起回到了店里。他买回来一个传统的旋钮保险箱,价格比他想象中要便宜不少,只要900元。不过仔细一想,这价钱倒也公道,毕竟就是一个铁皮盒子,而且技术含量也高不到哪里去。

    秦风见董建山已经闲下来了,人尽其才地让他帮忙把保险箱扛上了二楼。

    董建山上楼把箱子放好,环顾二楼的办公环境,笑道:“你这楼上搞的,还真是挺像回事,平时没事还可以在这里玩玩电脑游戏。”

    秦风呵呵一笑。

    店里头这些年纪大的员工老是拿他当小孩子看待,还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施克朗来得稍晚了一些,过了9点半才到。

    这次他带的人不多,就一个打下手的徒弟。

    不过带的东西却不少:长得跟电影里的激光武器一样的外置摄像头,一台貌似是监控专用的电脑,以及其他好多秦风根本就叫不上名字的物件。

    “狼哥,两个人搞不搞的定啊?我中午还要做生意的。”秦风对施工时间有点怀疑。

    施克朗很是自信道:“放心,这东西我弄过2回,2个钟头内保证完工,你先叫人帮我把东西搬到楼上去。”

    秦风于是又把董建山喊了出来——对,他就是故意的。

    ……

    施工的动静不小,时不时响起的电钻打孔的声音,让秦风根本静不下心来学习。秦风在房间里待了20来分钟后,索性就出来监工。一般来说,装修工人最讨厌的客户就是全程盯梢的那种,不过施克朗和秦风关系好,就没有这种对立矛盾,而且秦风在边上看着,总是会问一些相对专业的问题,让施克朗在一展手艺的同时,还能顺带卖弄一下专业知识。

    两个人边聊边干活,不但不影响进度,时间还过得飞快。

    11点出头,施克朗就把所有的东西安装完毕。

    四个摄像头,一个安装在天台楼梯旁,正对着巷子的西侧,一个安装在招牌旁边,正对着巷子的东侧。另外两个装在室内,分别是进屋的厨房和前台的墙角。

    “如果真有贼摸进来,从哪里进来都能拍到。”施克朗站在电脑前,给秦风示范着操作,一边说明道,“晚上关门后,屋外的照明灯不要关了,这个监控不是红外的,得有灯光才能拍得清。”

    秦风嗯了一声,又问:“这个摄像头是多少像素?”

    “100万。”施克朗回道,“拍清贼长什么样子绰绰有余了。”

    秦风微微点头,表示满意。

    施克朗接着道:“报警器我给你装了个最简单实用的。”

    他说着,伸手一指靠近门边的红色按钮:“你按一下那个键就行,不过平时没事千万别乱按,这东西叫起来就跟前几天过九一八似的。”

    “我要验个货。”秦风说着,走上前轻轻一按。

    施克朗阻挡不及,小店二楼新装的大喇叭里,就响起了空难时的报警声。

    那悠扬的警报声传入学校,学校里上千个昏昏欲睡的学渣,顿时就振奋了。

    “什么情况?”

    “前天不是刚响过警报吗?”

    “莫非是对岸的打过来了?我要当带路党!”

    “我靠,这东西这么劲爆?”秦风也被吓了一跳,连忙又按了几下按钮,想把声音关掉。

    施克朗一脸无语道:“关不掉的,自己叫上一分钟就会停。”

    秦风捂住耳朵,大声喊道:“这设备也太不科学了,哪有许开不许关的,这玩意儿要是三更半夜叫上一分钟,我自己就该被抓紧派出所了,严重扰民啊!”

    施克朗叹了口气:“三更半夜想抓贼,可不就得把睡着的人统统吵醒嘛……”(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