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内应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在店里玩警报器的时候,苏糖班上正在上英语课。&

    原本就心不在此的学渣们,被突如其来的警报声袭扰了整整一分钟后,顺势就进入了“不是我不想听,实在是坏人不给我机会好好学习”的状态,全班几十号人全然不把讲台上新来的英语老师放在眼里,互相交头接耳地嘀咕着,议论纷纷到底是何方神圣搞出了刚才的动静。

    “声音好像是从南哥烤串店那个方向传来的……”

    “别什么坏事都往南哥身上栽好不好?虽然南哥是奸商,但奸商也有爱国的啊!”

    “苏糖,管管你弟弟呀!”

    “苏糖没空,南哥很明显需要一个姐夫。”

    班上顿时一阵大笑。

    黄震宇跟着大家一起笑,趁着这个机会,扭头过去正大光明地瞥了苏糖一眼。

    这学期开学到现在,黄震宇起码有过三回冲动,想再找苏糖重新表白一次。之所以欲|望如此强烈,是因为他上学期期末考试,总分位列全段第三。而眼下刚考完的一模,他的英语又拿了121的高分,排名全段第一。这如同坐火箭一般飞升的成绩,让黄震宇的信心彻底膨胀了。才子配佳人,黄震宇觉得自己要是不和苏糖在一起,简直就是侮辱了老爷天赐给他的智商。

    “这道题!这道题!”

    沉默了许久的英语老师,此时终于忍无可忍,他抬高了嗓门。想把场面重新hld回来,一边喊着。有意无意地也朝苏糖那边看过去,不成想这惊鸿一瞥。却让他的血压跳得比嗓门还高。

    苏糖正在低头画画,而且画得很专心。

    孽障啊……

    英语老师嘴角抽抽两下,怒声吼道:“苏糖!”

    苏糖闻声一惊,连忙起头来望向老师,略显惊慌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无辜和不解,小模样可怜得楚楚动人。怒发冲冠的四十岁老男人遇上苏糖这眼神,满肚子的怒火瞬间就喂了狗。他直勾勾地看着苏糖发呆了两秒,下意识地放低了嗓门。怒睁着的小眼睛也眯了回去,露出为人师表的道德范儿,满口语重心长道:“你上课用点心嘛……”

    这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表现,让班里的女生们集体翻了白眼——什么人嘛,骂长相普通的女孩子就跟骂牲口似的,到了苏糖这儿就骂不出来了,区别对待得也太有倾向性了啊!

    苏糖在底下卖着乖地鼓了鼓嘴。

    老男人心里叹息着君生我未生,调整了一下情绪,总算把思路给接了回去。问道:“单选题第8题,为什么选d?”

    “参差不齐就选d……”班级的角落里有男生发出了作死的答案。

    苏糖没做理会,低头看了看题目,发现刚巧昨晚上和余晴芳讨教过。信心满满地响亮回答道:“thauspak,固定用法。”

    英语老师满意了,微笑着点了点头:“对。固定用法,所以a、b、选项里的这些that、hih之类的东西。全都用不着……”

    同桌谢子君没想到苏糖居然能答上来,顿时露出一脸崇拜。她凑过去扫了眼苏糖的卷子,冷不丁在苏糖那份可怜的只有78分的答卷上,看到好几个“一签穿心”,谢子君不由得嘴巴一张,惊声问道:“苏糖,你被谁泡上了吗?”

    ……

    下课铃响,黄震宇从前门出去,到厕所放了个水,回来的时候,就特地从教室的后门进去,装作顺路地从苏糖身边走过。来到苏糖跟前,这里不出意外的,聚着不少人,正在热闹地说着某个话题。黄震宇很自然地停下脚步,听了几句,突兀地加入了话题:“你家的烤串店也有商标了?我说现在考虑品牌是不是太早了,烤串店都还不能算企业吧?”

    说得正欢的几个姑娘,不由停了下来,用古怪的目光看着黄震宇。

    苏糖微微一皱眉头,淡淡地反驳道:“我家店里现在有十几个工人,每个月光发工资就得好几万,到年底还要去缴企业所得税,怎么就不算企业了?”

    黄震宇原本只是想借机和苏糖说说话,这下被苏糖一呛声,不禁有点下不来台。

    好在其他几个女生,及时开口帮他化解了尴尬。

    “不是吧?每个月给工人发工资就要好几万?”刘雅静夸张地大叫起来,“苏糖,你家这是卖炒粉还是卖白|粉啊?”

    谢子君听刘雅静这么一说,当即就歪了楼:“说起炒粉干,我们今天中午要不要去南哥店里吃?周海云都不让送外卖进来了,真是讨厌。”

    刘雅静担忧道:“怕就怕等我们吃完了,学校大门一关,传达室的老伯不让我们进来,我们到时候总不能在外面吃完了再回家吧?那还不如直接回家吃饭。”

    苏糖听闺蜜说起这个,很干脆地把黄震宇抛到了脑后,一心为自家招揽生意道:“你们可以自己去拿的嘛!一袋子炒面、炒粉干才丁点东西,放进书包里神仙也看不出来,周海云总不能站在门口一个一个地搜书包吧?学校大门要到12点20左右才关呢,中间半个来小时,来回一趟绰绰有余了。”

    “也是……”刘雅静点了点头,但还是隐隐觉得不保险,“可到了店里,炒面也是要时间的吧?我就怕面还没炒好,学校的门就先关上了。”

    “这简单啊!”苏糖笑道,“你现在就给我家店里打电话,让店里的师傅先把面炒好,等到快下课铃一响,那边加热一下就行了,你走过去,刚好拿现成的。”

    “加热的面味道还能好吗?”向来没什么存在感的胡爽,弱弱地挑刺道。

    “11点炒熟的面,11点40加热一下,你觉得味道能有多少变化?”苏糖很强势地反问道。

    几个女孩子互相看了看,下不定主意。

    苏糖索性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秦风,你让董师傅给我准备一份炒年糕,我放了学自己去拿,嗯,今天中午在学校里吃,不用送过来,不然被周海云抓住我就回不去学校了,让他等学校打铃了再加热一下就行。饮料?西米露吧,不要冰的……”

    挂断电话,刘雅静笑道:“你有病啊,你在店里吃和拿回学校里吃有什么区别?”

    “店里有个阿姨,老是在吃午饭的时候跟我提她儿子。”苏糖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刘雅静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这确实是有点烦人……”

    这时,谢子君迟疑着说道:“苏糖,要不你也帮我叫一份好了,待会儿我们一起去拿。”

    “好啊!”苏糖马上拿起了手机,“你想吃什么?”

    谢子君还没回答,胡爽就跟着喊道:“我也要我也要,我要炒面!饮料要冰的珍珠奶茶!”

    黄震宇被摒弃在话题之外半天,这时回忆起昨天炒粉干的味道,不免也有点心动,又来凑热闹道:“苏糖,也给我叫一份吧。”

    苏糖一看这没完没了的,干脆道:“我把秦风的手机号码给你们,你们自己给他发短信好了。”

    众人纷纷点头。

    苏糖报出秦风的手机号码,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刚好就响了。

    黄震宇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犹豫了片刻,却是先给苏糖发了条短信:“10月5号我过生日,能不能赏脸一起出来吃个饭?”

    短信发出去后,黄震宇忐忑地等了半天,才收到了苏糖的回复。

    他激动地连忙点开,可看到上面的内容,却不由得深深皱起了眉头。

    “请了家教,下午补数学,晚上补英语,实在没空,抱歉。”(未完待续。。)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