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八章 信命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的生意出乎意料的好,粉干炒得满巷飘香,不仅学生们愿意来吃,不少路过的路人,也加入了凑热闹的行列。热热闹闹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快一点,巷子里才重新安静下来。董建山累得气喘如牛,坐下来抽烟的时候,胳膊都有点抬不起来,王浩就更不堪,两只手抖得跟帕金森发作似的,一杯水喝得洒出来半杯。

    惠琴低着脑袋,看神情貌似压力很大地在数零钱。

    秦风忽然童心大起,凑上前去唱了句:“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惠琴手上的动作忽然一个停顿,然后抬起头来,用但求一死的目光看了秦风一眼。

    她把钱给数乱了。

    “小老板,你故意的……”惠琴弱弱地说道。

    秦风指了指惠琴身后墙上的时钟:“我是想告诉你,下班时间到了。”

    惠琴转身一看,见果然快到1点了,不由惊讶道:“今天时间过得好快。”

    “我来吧。”秦风说着,走进了前台。

    惠琴面露笑容问道:“那我可以走了?”

    “走吧走吧,反正你数完了我也得自己再重新数一遍。”秦风微笑着说道。

    占了惠琴的位置,秦风先换了坐垫不那么滚烫的椅子才坐下。扫了眼桌上那一大把零钱,秦风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大概估算过,今天这一整个中午,店里大概卖出去150份左右的炒面和炒粉干,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还买了冷饮,另外再加上屋子里那十桌学生的中午聚餐,这整个中午的营业额应该在1500元左右。

    客人们给的大多是5元或者10元的零钱,理论上这叠零钱看起来应该会很有视觉冲击力,而即便除去硬币不算,收到的钱也应该不至于就眼前这么点。

    秦风赶紧把钱数了数,七八分钟后。等他把钱数完,眉头皱得又更深了一些。

    收到的钱只有1200元出头,跟他预估的相当,差得不算很多。但从比例上讲,却是惊人的20%,这个数字,显然就比较可怕了。

    “我靠……”秦风小声嘀咕了一下,然后大声喊道:“董师傅。咱们中午卖的炒面、炒粉面,没有没150份左右?”

    正厅里头,王浩替董建山大声回答道:“绝对只多不少啊!”

    秦风点了点头。

    钱确实是少了,原因无非就是两个。第一,惠琴监守自盗;第二,买午餐的那一大群小兔崽子趁着今天场面混乱,有不少人没付钱就跑了。而以惠琴的老实巴交看来,第一点显然是不太有可能成立的,所以更大的可能,还是出在客人们身上。

    “真是的。这点小便宜都不放过,学校怎么教的嘛,八荣八耻去哪儿?”秦风心里嘀咕道,却不动声色地根本不和店里的人提及这件事。

    等了十来分钟,下午上班的人来交班了。

    忙了一上午的董建山他们,终于可以交差回家,回家之前,顺便将帐篷又收了回去。秦风在一边吩咐道:“以后早上就留一个帐篷,中午炒面就放在露天炒。”

    刚到店里的王安听秦风这么说,不由笑道:“我说怎么一进巷子就是炒面的气味!中午生意不错吧?”

    “很不错。”秦风肯定道。然后不给王安喘口气的机会,就叫他外出办事去,“舅舅,你现在帮我去陆晓涛那边走一趟。”

    “又要做点餐牌?”王安机敏道。

    “嗯。中午这阵和早上一样,人多又乱,还是先买单再排队拿东西比较有效率。”秦风道。

    王安道:“可我下午还得去那个代理公司啊。”

    秦风微微点头,这才想起商标还没交过去。

    既然店长没空闲,就只能老板亲自跑一趟了。

    秦风先回楼上眯了一觉,等到2点出头醒过来。王安已经走了。

    下了楼,秦风跟静静打了声招呼:“我先出去一下,店里你看着。”

    静静很平静地微笑着嗯了一声。

    秦风笑了笑,心想苏糖以后要是能有静静八成稳重,家里就能风调雨顺了。

    出了巷子,秦风扬手就拦下一辆出租车,等坐进去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脑残发作——工业区在大学城方向,位置都快到城郊了,坐出租过去,少说得20元起步,以他的勤俭节约,这么远的路,而且也不是什么急事,这趟应该做公交才对的。

    看来是时候买辆车了。

    不过话说回来,未满18周岁好像不能开车上路的吧?

    嗯……那就让爸妈去考驾照吧……

    20多分钟后,车子在工业园区前停下。

    秦风这回是第三次来,半个月前他的早餐点餐牌就是找陆晓涛做的,这趟再进门,就算是熟门熟路了。进入那间依然墙体破旧如生化末日的建筑,上了楼,陆晓涛的作坊车间还是门庭冷落的模样,比起3个月前丝毫没有长进。

    工人们和秦风面熟,见到秦风,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见秦风径直朝陆晓涛的办公室里去,也没有问东问西。

    秦风走到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屋里头陆晓涛的声音颇有点惊慌的味道:“谁啊?等等!”

    秦风站在门口等了将近3分钟,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

    秦风走进去,见到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漂亮姑娘,再见她双颊泛红神色尴尬的样子,心中顿时一片了然。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秦风嘴角微微上翘,装着傻打破了尴尬:“睡午觉吗?”

    “啊……是,哈哈!”陆晓涛说着,一边把窗户打开。

    一阵微风吹进来,屋里头的脂粉味被吹散不少,当然,冷气也跑了大半。

    秦风观察了一下沙发,见座位上并没有水渍,这才安心地坐下来。

    陆晓涛呵呵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小雯,这是小风。我跟你提过的,少年俊才啊。”

    “小雯姐,你好。”秦风嘴甜地喊了声。

    “你好。”小雯还是有点害臊,小声说着。转身就要出门,“我先去趟卫生间。”

    秦风点点头。

    小雯走出去,顺便带上了房门。

    陆晓涛这才把窗户关上,然后给秦风倒茶。

    但是秦风马上喊住了他:“涛哥,我自己来吧!”

    秦风抢在陆晓涛之前。去拿了个一次性杯子,给自己弄了杯冰水。

    陆晓涛是个人精,见状不由哈哈大笑,隐晦地解释了一句:“我的手是干净的。”

    秦风摇了摇头:“卫生问题是一方面,但关键还在心理层面上。”

    “靠,你们这群八零后,就是早熟!我在你这个年纪,见到漂亮女人话都不好意思多说,哪像你,这个思想。啧啧啧啧……”陆晓涛用拟声词表达了对秦风的鄙视。

    秦风全然不惧,拿出九零后当挡箭牌,对陆晓涛道:“涛哥,这社会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我算是顶纯洁的了。”

    “你怎么纯洁了?”陆晓涛问道。

    秦风心说我经常性抱着媳妇儿裤裆都快撑破了还能坐怀不乱,这种境界岂是你这种青天白日在办公室里摸摸抓抓尚未摆脱低级趣味的男人可以理解的。但想归想,话却没说出口。毕竟闺房私事就和家丑一样,不宜对外宣扬。

    “今天不跟你扯纯洁的问题,我是来找你谈正事的。”秦风单刀直入。不说废话。

    陆晓涛也不喜欢说废话,坐到电脑桌后,打开电源,问秦风道:“这次又想做什么?还是半个月前做的那个东西?”

    “嗯。不过印的内容要改一下。”

    “改什么?”

    “炒粉干、炒面、炒年糕……”秦风一口气报出来十几种。

    陆晓涛听得睁大了眼,“你的店到底有多大规模?我怎么听着好像是老大的一家店啊!”

    “谈不上什么规模,占地也就一百多平方,不过客流量倒是真的挺大,边上就是学校。”秦风漏了点口风。

    陆晓涛叹道:“一百多平方的店面不小了呀,而且还是在学校边上。一年的房租得不少吧?”

    “嗯,房租是最大头。”秦风用一种连自己都信了的口吻,说出了这句谎话。

    陆晓涛颇为感慨地点了点头:“确实,现在真是谁有地谁就是爷,我这破厂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前前后后全都是荒地,晚上出门感觉就跟拍鬼片似的,就这么个破地方,一年的房租就得50万,我一整年下来,也就挣口饭吃。要不是觉得做这玩意儿,以后能有点前途,我真想学你去搞餐饮了。”

    秦风笑道:“制卡以后肯定有前途,现在网络这么方便,再过个几年,搞不好要饭的出门都随身带POS机,全市这么多银行,每年不知道得发出多少张银行卡,这中间只要能捞到一两成的生意,这辈子就不愁没饭吃了。”

    “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陆晓涛笑着大声道,“小风,我还真跟你说实话,我那么多朋友,说是书读了不少,可就没一个有你这眼光。我跟他们说这档子生意,那些王八蛋,一个两个的,就没人拿我这生意当回事。”

    秦风听陆晓涛抱怨,不由笑了笑。

    其实人家不是没拿这生意当回事,而是自己不敢做,就不希望陆晓涛成功。

    一群毒药朋友而已。

    这话秦风依然没说出口,他淡淡地又把话题接到了制卡上面:“别说是银行卡,等以后经济水平再上去一些,大商场还有一些品牌店,肯定也会推出自己的购物卡。一来客户使用方便,二来企业自己管理也方便。”

    “对,对,我就是这么想的!”陆晓涛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秦风随口不花钱地奉承了一句:“你能想到做这个,也算是高瞻远瞩啊。”

    陆晓涛受用地笑了笑。

    这时小雯回到房间里,搬了张椅子,坐到陆晓涛身边。

    陆晓涛起了聊性,没太在意女朋友,一边给秦风设计卡片,一边说道:“我也谈不上什么高瞻远瞩,其实现在这市场大家心里都明白,你要么做地产,要么做实业。可惜无论是地产还是实业,手里头没个千把万,都是不现实的事情。我一开始是想做IT,可这个IT现在有点看不清前景。规模做小了,怕做不出东西,想做大,也还是资金的问题。

    我是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才想到要做制卡这一行。现在我别的倒是不怕,就怕东瓯市的经济起不来。我以前没创业的时候,总觉得那些老板每天没事看新闻联播是装模作样,这些年自己当了老板,才多少有点搞清楚这社会是怎么一回事。前些天我想招个厂长,来了个四五十岁的外地人来面试,那嘴皮子倒是真溜,说得好像天下都在他心中似的。

    然后我就随便问了他几个最简单的企业平常会遇上的问题,那老小子直接就露馅了。

    我就问他以前是干嘛的,他跟我说他以前是高中里教政治的。

    当时我一听这话。心就彻底凉了。现在想请个靠谱的厂长真是难啊,满世界都是纸上谈兵的货,妈的手底下员工都还没超过30个,脑子里就想着劳心者治人,要挥斥方遒垄断全行业,也不知这些自以为是的傻逼心里都怎么想的。

    不过这还不是最气人的,最气人的是,那老小子见我不打算要他,居然反过来说我格局小,跟我说房地产和互联网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我的天。你说这些东西,现在是个人都看出来了,还用得着他跟我说?老子要是手里有几个亿,早他妈跑北上广指点江山去了。还用得着他来提醒?所以这种人也就教教高中的料,也就学生也听吹吹牛逼。小风,你说是吧?”

    “是。”秦风言简意赅,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我要是有几个亿的话。我就存银行里慢慢花,人生苦短,这么多钱够我全家吃喝玩乐一辈子了,稍微省着点花,下一代都能过得舒舒服服,还用奋斗个屁。”

    “对头!”陆晓涛笑着点点头。

    小雯笑着对秦风道:“你才几岁啊,现在就想着下一代了?”

    秦风笑道:“甭管我几岁,下一代的问题都是必然要考虑的。”

    陆晓涛忽然又问道:“不过小风,你以后打算做什么啊?一直做餐饮吗?”

    “做餐饮有什么不好?”秦风道,“其实在我看来,做餐饮和做别的产业,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当资本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最后的归宿无非就是两条路子,要么是土地,要么是技术。”

    “怎么说?”陆晓涛不解道。

    秦风解释道:“我就拿我这个烤串店来说,我现在是开店,等规模大了,就是连锁店、品牌店、加盟店,反正就是诸如此类,规模再大点,参与的资本再多一些,就是上市圈钱。但不管我的规模有多大,站在餐饮这个产业本身来讲,我永远都要考虑两个问题。第一是供货,第二是出货。出货就是做市场,这个得看我的经营战略和策略,还有国家政策和企业自身管理的结合。

    这一个大块,归根结底靠的是产品质量本身。而要提高产品质量,需要的就是技术,不管是哪方面的,如果哪天我需要一种超低温保鲜技术,而我又有足够的资金,我或许就得为了一只速冻鸡,投下几个亿专门研究这种冷冻技术,然后养活一大批所谓的科研人员。等到这套技术成熟,我所收回的利润,或许就是几十个亿。”

    陆晓涛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你看得还真是远。”

    秦风笑了笑,接着道:“再说供货这一块。等餐饮做大了,势必要保证自己的供货链条,所以等到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给自己供货。如果我的产品足够多,而又要保证绝大多数的产品自足,那么我就不得不去涉足农业。种植业、养殖业,这些产业归结到原点,就是土地。另外回到市场方面,我如果要保证自己的销售终端,也需要有大量的城市商用土地在手里。”

    “照你这么讲,任何产业都能这样拿来套了。”小雯打断道。

    “是啊,我刚才不就是这么说的吗?”秦风微笑道,“用涛哥前些天遇上的那个二把刀的话来说,什么叫格局,你把规模做大了,那就叫有格局。市值100亿的餐饮帝国,门槛再低也是大格局,市值100万的高科技产业,门槛再高也只不过是个玩笑。心中真有天地的人,多做事少说话,自以为心中有天地的人,光说话不做事。”

    “那你呢?”小雯笑着问道,“你心里有什么?”

    秦风脱口而出:“我心里有媳妇儿。”

    小雯听得一脸无语。

    陆晓涛敲打着键盘,满脸笑容道:“合着你跟我扯了半天大道理,全都是在吹牛逼?”

    秦风耸了耸肩:“闲着也是闲着,吹吹牛逼打发时间嘛!”

    陆晓涛笑道:“我还真以为你心胸那么远大,朝着100亿的餐饮帝国在奋斗呢!”

    “唉……”秦风摇摇头,叹了口气,“生意这东西,谁能说得准呢,我不给自己定什么远大的目标,只要眼下的日子能越过越好,我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多大能耐干多大的事,我要真有本事,老爷天也会助我名留青史,我要没那本事,定那么高的目标就不但是自欺欺人,还是庸人自扰。100亿的餐饮帝国也只是说说,天晓得等我哪天有了1000万,那时候会想到做什么呢。

    而且别说1000万,我现在连手上有100万的时候该做什么都还没想清楚。

    所以我觉得做人嘛,最好还是不要想太多,走一步看一步,自己努力工作,对得起生命和光阴就行了,能不能发达,我信命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