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思想教育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苏糖很快就不纠结了,因为余晴芳今天来得比平时更早了一些。芳姐进屋后表情相当诡异,邪性的目光来来回回在秦风和苏糖两个人脸上扫荡,笑容十分欠抽。

    秦风问她到底中了什么邪,芳姐又打死不说,秦风索性也就懒得多问,和苏糖匆匆把晚饭吃完,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自顾自进了房间。

    关上房门,秦风走到阳台吹了一会儿晚风,觉得休息得差不多了,就回到房里,开始今天的功课。在秦风原本的计划中,晚上的时间是要拿来复习语文或者史地政的,不过这些天把高一的教材翻了一遍后,他又改变了主意。

    文综的知识点多而杂,复习起来挤占时间不说,还不见得能考出高分,所以秦风打算战略性放弃文综,重点主攻语数英。而语文这门课,对秦风这个中文系毕业的本科生来说似乎又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加之两年后的高考作文题完全有可能按照历史的轨迹发展,有鉴于此,真正需要复习的,其实也就是数学和英语这两门。

    秦风想过,到时候只要语数英三门平均能拿到120,文综再随随便便拿个180,540上下的总分,上三本都绰绰有余了,而哪怕发挥失常一些,上线也依然相当稳妥。

    秦风倒不是故意不想考高分,只是以眼下的情况,考高分确实不容易。

    一来店里生意忙,天晓得等他高考的时候,手底下已经有多少生意需要操心,这样首先就不具备实行高考题海战术的先决条件——时间。

    第二点,秦风心里对高考还是存在畏惧感的。虽说他曾经笑傲十八中,但和真正的考试高手比起来,天分差得却不是一点半点。远的不说,就说李郁那个大神,不夸张地讲,以李郁的水平。就算给秦风开卷考,也不见得能干得过人家。而李郁在当年,最终名次也不过就是全省第200多名,靠着本省生源的优势。才勉勉强强挤进了985的曲江大学。

    高手如此之多,纵然秦风是重生回来的,进了考场,能碾压他的人也至少是大号的四位数。

    花时间和一群在做题这件事上有着极高天分的人死磕,显然不是明智的事情。

    所以如果上大学的目的只是为了陪伴在苏糖身边。秦风认为,只要最终分数可以上线就够了。

    从抽屉里把新买的英语模拟题拿出来,秦风拿了本字典,认认真真开始做。

    既然把目标定在了和前世差不多的120分,那么复习的态度,自然也得跟前世一样端正。

    英语的复习,秦风觉得比数学轻松了不少。

    数学那玩意儿十几年不用,几乎就相当于脑袋被驴子连踢了一百下佛山无影腿一样,属于彻底失忆,再想捡起来。难度简直不是一般的大,尤其对秦风这种纯粹的文科生而言,心理上尤其痛苦。

    可英语就不一样了,语法一旦学会,想要再忘掉也不容易,而且更关键的是,在后世的网络环境中,英语越来越普及,上班期间也经常性要接触一些纯英文的文件,再加上好歹上大学的时候也为了过英语六级而奋斗过。所以秦风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的英语水平非但没有江河日下,反倒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有所提高了。

    怀着一种重视又鄙视的心态。秦风花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将一张完整的英语真题做了一遍。不过卷子最前面的听力部分和最后面的作文被秦风直接无视,因为他高考那年,曲江省取消了英语听力测试,这种大的决策,就算秦风这只蝴蝶扇废了翅膀。也绝不可能发生变化。

    至于作文,秦风打算临考之前临时背诵一些段子,毕竟高考的英语作文不比语文,改卷的人看的不是你的文采有多好,关键是不能让人觉得你写的东西狗屁不通。所以英语作文,只要狗屁通了,基本上也就拿到标准分了。

    做完卷子,秦风便马上校对答案。

    十分钟后,秦风拿着答案,变成了一块望卷石。

    除去听力的30分和作文的20分,剩下的100分卷面,他一共只拿了52分。

    “这他妈一定是幻觉……”秦风放下答案,内心好惆怅。

    正郁闷着,苏糖忽然推门进来,走到秦风身后,双臂环住了秦风的脖子,轻声道:“累死我了……”

    秦风奇怪地轻轻摸了摸她的脸,正疑惑这妮子怎么了,就见余晴芳跟着进了房间,笑得很贱道:“你们两个演技好啊,要不是今天宝哥跟我说来,我还不知道你们俩是这关系呢!你们现在这样,家里家长同意啊?”

    秦风恍然大悟,难怪苏糖这丫头公开在芳姐面前秀恩爱,感情是被人家戳穿了。

    “芳姐,看不出来你挺八卦的嘛!”秦风慢慢站起来,拉着苏糖走出了房间。

    三个人在沙发上坐下,秦风转头看看时钟,见距离下课时间还早,淡淡问道:“现在算课间休息吗?”

    余晴芳见秦风这么坦然,那点**小朋友的激动,立马就不复存在了。

    她指着苏糖道:“本来是没休息的,不过你的美女姐姐喊累啊。”

    苏糖对“美女”这个词表示毫无感觉,不过对“你的”和“姐姐”这两个词却觉得十分刺激,她高兴地挽住秦风的胳膊,笑着跟余晴芳抗议道:“哪有人连续上2个小时的课的,上吊也得让人喘口气啊!”

    作为一条单身狗,余晴芳被苏糖对秦风的这股子腻歪劲儿搞出了内伤,一脸无语地问秦风道:“你们俩平时一直都这样?”

    “不,这算最收敛的了。”秦风道。

    苏糖羞涩又甜蜜地在秦风身上拧了一下。

    余晴芳直摇头道:“现在的高中生,真是受不了啊……”

    苏糖道:“芳芳,你也没比我们大几岁好不好?”

    余晴芳摇头反驳:“不对,三年一代沟,我和你们刚好存在理论上的最低代沟可能。”

    闲扯了十来分钟,苏糖继续上课。

    秦风也返回自己的房间,重新审视刚才的那张卷子。

    他静下心来,先将错掉的单选题和改错题,全都抄进错题集里。抄写完毕。认真记忆了一番,接下来又把完形填空和阅读理解从头到尾重新精读了一番,里里外外将三篇文章的前后意思和解题逻辑吃透,这才结束了今晚的自学。

    等他从房间里出来。苏糖的课已经上完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秦风运动着双手的关节,走过去坐到她身旁,问道:“芳姐呢?”

    “走了。”苏糖侧过头,靠在秦风肩上。轻声说道,“本来想叫你的,刚才推门进去,见你学得那么认真,就没有叫你。”

    “嗯?”秦风微微一怔,“你刚才推门进来了?”

    “嗯!”苏糖确认道。

    秦风笑了笑,他没想到自己刚才居然注意力那么集中。

    苏糖道:“芳姐说,要是我能有你这么认真,成绩早就上去了。”

    秦风欣然笑纳了芳姐的夸奖,点头道:“芳姐说的对。”

    “脸皮真厚。”苏糖抬手一按秦风的脑袋。又叹息道,“你说好端端的,中国人学什么英语啊,学得再好,不出国,平时又派不上用场,学了也白学,真浪费时间。”

    “高中英语本来就不是拿来应用的。”秦风道,“我们的英语,其实就是批了一层语言的皮的逻辑游戏。本质上考的是数学逻辑。说高考英语没用的人,基本上都是既不懂英语,也不懂高考,花了三年时间都没弄清楚游戏规则。活该上考场当炮灰。”

    苏糖听秦风这么说,顿时就不乐意了,嘟着嘴道:“照你这么说,偏科的人都不用活啦?”

    秦风平静点了点头:“中国的教育本来就是残酷的功利精英教育,初中升高中,刷掉一批。高中升大学,再刷掉一批,永远只有赢家和聪明人能留下来。反正我们人多,大浪淘沙,每年哪怕筛掉一半以上的人,剩下的人当中只要有十分之一真正意义上的人才,维持社会运转就足够了。

    所以偏科不是抱怨的理由,有的人觉得自己理科无敌,如果不是英语和语文不给力,原本应该去读清华北大才对,可这些人却没有想过,能考上清华北大的人,不仅理科和他们一样强大,甚至比他们更强大,就连文科,也好得可以和理科媲美。阿蜜,换了你是政府领导人,你会选偏科的落榜生,还是选那些全科优秀的学生?”

    苏糖想了想,没有给出答案,却是继续不服:“那些考的好的,全都是书呆子!”

    “真的吗?”秦风笑了笑,“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不叫书呆子呢?”

    苏糖有点生气的样子道:“我不知道。”

    秦风握住她的手,语速不紧不慢地说:“学生,当然就是以学业为主。我们不能因为有的人比自己更认真,就把他看作异类。高考是人生大事,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了,至少应该拿出足够的诚意和态度。这天底下,无论是考试还是其他事,想要获得成功,代价都是差不多的,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或者至少付出和别人同样的心血,才有可能比别人做得更好。

    高考是一场马拉松,聪明的人,就像一个天生比别人体力好的人,但他不咬着牙一直跑,也不可能跑过终点。而且如果跑得慢了,有的是和他一样体力好的人,会抢在他跟前拿到出线名额。高考考验是是意志力,是专注力,当然最关键是还是智力。聪明人不努力,照样会被淘汰,而不聪明的人如果还犯懒,那绝对就是自寻死路。

    所以不要说人家是书呆子,其实书呆子才是懂规则的人,他们比那些整天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就不拿天下英雄当回事的半桶水强多了。中国这么多人,绝对智商高得吓人的人,最起码也有几百几千万,我们这些普通人,虽然努力了不见得能出头,但不努力,就绝对没有明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是什么吗?”

    “什么?”苏糖怔怔地问道。

    秦风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更努力。”

    苏糖心头一颤,彻底被秦风洗了脑,她眼睛发亮,看秦风的眼神中透着满满的崇拜。

    秦风继续说道:“你知道一中的人为什么要住校吗?他们从高一开始,每周至少上5天半的课,有的人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每次在家里待的时间不会超过12小时,通常就是回去拿点换洗的衣服,吃顿饭,睡一觉,然后就匆匆赶回学校自习。一中的人都这么努力,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认真学?”

    “嗯……”苏糖没话了,半搂住秦风的身子。

    秦风志得意满地微微一笑。

    给人做思想工作的感觉,真他妈爽啊……

    两个人相拥着沉默了偏科,苏糖幽幽说道:“我要是高考考砸了,你说要不要再高复一年?”

    秦风认真思考了一下,说道:“如果真的砸了,最好是复习一年。上大学对一个人来说,还是挺重要的,再说妈肯定也希望你能考上。”

    “那你呢?”苏糖抬头望着秦风。

    “我当然和妈一样。”秦风笑道,“不过你要是真不想去,也没有关系,以后在家里带孩子也挺好。”

    苏糖嗔道:“屁,谁要跟你生孩子……”

    “哟,不跟我生跟谁生?”秦风抱起苏糖,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

    两人对面对相视两秒,苏糖忽然啊了一声,羞红着脸从秦风身上跳了下来。

    她耳根发烫地看着秦风大腿之间突起的那一大团,秦风轻咳一声,调整了一下坐姿,道:“情不自禁。”

    苏糖眼里仿佛要滴水似的看着秦风,安静了一会儿,声若细蚊地问出一句:“你老是这样,以后会不会出问题啊?”

    秦风道:“你想说什么?”

    苏糖喘了喘,声音颤抖道:“要不要我给你一条我的……内|裤……”(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