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就是厉害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 ="('')" ="">

    苏糖微张着小嘴,她脑子里有点发懵,完全不知道刚才那句话是怎么说出口的,心里头更是羞臊欲死,很有一种想现在就跑下楼去挖个大坑把自己埋了的冲动。 ..

    秦风从短暂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这丫头未免也太可爱了。

    他起身走到苏糖跟前,轻轻抱住她,揉了揉她的后脑勺。

    苏糖脸颊滚烫地把额头贴在秦风的肩上,重重地撞了两下,小声抓狂道:“好想死啊,没脸见人了……”

    秦风恶趣味满满地火上浇油道:“不要紧,你迟早会说出更没有尺度的话的。”

    苏糖狠狠地锤了秦风一拳,娇嗔道:“去死,人家才不会!都怪你那个地方不老实!”

    秦风叫屈道:“我那个地方要是老实,最终吃亏的人是你好不好?”

    苏糖抬起头看着秦风,满眼受了委屈的可怜模样。

    秦风情难自禁,低下头,吻住了她……

    苏糖被秦风压在沙发上,任由他作怪的手,攀上她那圣洁的女神峰。

    九月下旬,天气仍然炎热,苏糖身上那件薄薄的校服,隔热效果不佳,从秦风手心传来的温度透过布料,让她浑身上下都冒起了鸡皮疙瘩。她微闭着眼,双手紧紧搂着秦风的背,双腿紧绷着,本能地夹住了秦风的腿,羞涩的喘息声从喉中发出,从心理到身体,她俨然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秦风……”苏糖神色迷离地轻呼道。

    秦风一直严守的防线,终于崩溃了。

    他没能战胜本能,喘着粗气脱去了的外套。

    可就在他拉着苏糖的外裤往下拽的那一刻,屋外却忽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苏糖和秦风对视一眼,浓得化不开的念头,瞬间就被吓得烟消云散。

    做贼心虚的两人连忙分开,苏糖坐起来,慌乱地整理着被秦风摸得皱皱巴巴的衣领和前襟,秦风眼见自己根本来不及穿衣服了。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灵光乍现,二话不说就猛冲进卫生间,打开了莲蓬头。

    流水声响,秦建国和王艳梅刚好推门而入。

    苏糖抓起一个抱枕抱进怀里,打开电视机装傻,不敢和王艳梅对视。

    王艳梅看着苏糖潮红的脸颊。低头看看地上秦风的衣服,再扭头瞧瞧房门都没关紧的卫生间。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家教这么早就走了?”王艳梅坐到女儿身边,打量着她道。

    苏糖弱弱地嗯了一声,盯着电视回应道。

    “你今天作业写完了?”王艳梅又问。

    苏糖想了想,半天才回忆起来,惊声道:“对哦,我今天作业还没写完呢!”

    王艳梅无语得要死,“作业做没做完都要想半天,你在读哪门子啊?”

    “什么呀,刚才刚吃完晚饭就开始补课了。一直补到8点多才完,上了一整天的课,累都累死了,忘掉点作业很正常嘛!”苏糖说起上学的时候,正常状态就回来了。

    王艳梅抬头看了眼时钟,见现在已经是8点40,随口问了句:“你刚才和小风在干什么?”

    “我们什么都没做!”苏糖发出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尖叫。

    王艳梅和秦建国双双愣住了。

    苏糖一瞧演砸了。恼羞成怒之下,干脆把抱枕一甩,就往自己房间里走,边走边说:“我去做作业了!”

    苏糖进了她的自己房间,王艳梅和秦建国对视一眼。

    王艳梅把秦建国拉到身边,小声道:“你说这俩孩子。会不会已经……那个过了啊?”

    “应该不会吧……”秦建国不确定道。

    “真是让人不省心,这都要高考了,要是把心思弄散了,还怎么考试。”王艳梅眉头紧蹙。

    秦建国摇了摇头,揽住王艳梅的肩,叹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小风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做事会有分寸的。”

    王艳梅嘟囔道:“小风再有分寸,吃亏的还是阿蜜……”

    ……

    秦风这个澡,洗的时间比较长,硬生生过了半个小时。

    由于进去得匆忙,洗完的时候,还是让房间外的人给拿的内|裤。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秦风下盘略显发飘,迎上王艳梅充满怀疑的目光,他坦然一笑,道:“你们今天这么早回来啊?”

    秦建国点了点头,王艳梅转头对秦建国道:“建国,你先去洗澡。”

    等了半天的秦建国被王艳梅一句话支开。

    卫生间的门一关上,王艳梅马上问秦风道:“小风,你是不是已经和阿蜜……”

    “没有。”秦风不等王艳梅问完就回答道。

    王艳梅盯着秦风看了两秒,微微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紧接着就苦口婆心地教育起来:“小风,妈知道,现在你们年轻人谈恋爱,难免就要到那一步。但是你和阿蜜现在还小,有些事情,最好还是想清楚再去做,男孩子做点错事不要紧,女孩子就不一样了。你就算不为妈想,也该为阿蜜想,等你们结了婚,哪怕是订了婚,想怎么相处都行,你明白妈的意思吧?”

    “妈,你不用说了,我明白。”秦风淡然微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对阿蜜负责到底的。”

    “嗯,妈知道你不是乱来的孩子。”王艳梅给秦风加了道实际上没用的紧箍咒。

    秦风笑了笑,忽然想起件事,道:“妈,我想给你和爸报个名,去学开车。”

    “开车?”王艳梅的心思,立马从苏糖身上转移了出来,略显诧异道,“咱们家连车都没有,学什么开车啊?”

    秦风笑道:“没车可以买嘛!”

    “车子不便宜吧……”王艳梅有点舍不得的样子。

    秦风道:“也得看牌和型号,现在十几二十万的车,咱们家还负担得起。”

    王艳梅想了想,转头看了看卫生间。

    秦风微微一笑,道:“妈,别管我爸,我听你的。”

    “你这嘴,真会哄人。”王艳梅笑着说秦风,然后认真道,“我和你爸这年纪,去学开车是不是有点偏大了?”

    “大什么呀,人家五六十岁去学车的也多得是呢!”秦风道,“妈,你真别当车子这东西有多金贵,车子就是个代步工具,和过去的牛马、马车、自行车没什么区别。你看咱们店门口,停了那么多车子,这些人里其实没几个收入比咱们家高的。咱们现在开店做生意,就得讲点脸面,要是老板的爸妈连开车都不会,说出去得让人笑话。”

    王艳梅听得有点心动了。

    十几分钟后,秦建国洗完澡出来,王艳梅马上就和他说起了这件事。

    秦建国这回倒是出奇地态度明确,说道:“是该学学,自己会开车,以后出门也方便些。”

    “那行,明天我就让舅舅给你们俩找个驾校,对了,舅舅也不会开车吧?”秦风问道。

    “不会。”王艳梅道。

    秦风道:“那赶巧,让舅舅和你们一块去学,学费我包了。”

    王艳梅笑了笑,说:“又让他占你便宜了。”

    秦风道:“店长不会开车太说不过去,这回算公费培训。”

    王艳梅看着秦风认真的样子,心里暗暗感概了一声。王安也不知道是走的哪门子运气,居然给他撞上这么个老板。自打给秦风帮忙起,她这个弟弟的日子就一天比一天过得好,工资高且不说,还让他近水楼台摊上个漂亮的女朋友,现在秦风又让他去学开车,这要不是碰上秦风,天晓得他哪年哪月能摸上方向盘。

    秦风和爸妈谈妥了考驾照的事情,见时间不早,就出门去了。

    从今天开始,他又得去店里睡觉。

    秦风前脚离开家,苏糖就从自己房间里走了出来,弱弱地问王艳梅道:“妈,我们家要买车啦?”

    王艳梅瞥了她一眼,板着脸道:“你作业做完了?”

    “没。”苏糖非常诚实地回答,又转头问秦建国道,“爸,秦风说要买车啊?”

    秦建国微笑着点了点头。

    苏糖眼睛发亮,脑子今晚抽了第二遍,脱口而出道:“我老公就是厉害……”

    话音落下,王艳梅立马露出了吃人的表情。

    苏糖自知失言,吓得赶紧转身跑回房间。

    王艳梅无语地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秦建国。

    不想秦建国也有没正经的时候,竟一脸得意地接龙道:“我儿子就是厉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