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这一天写了半个月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o4年的东瓯市市区,经济还尚未展到十年后平均每户人家坐拥辆私家车的程度,晚间的空气质量,糟糕得并不算太离谱。()

    秦风走出小区,安心地在大马路旁做了一个深呼吸,心里洋溢着淡淡的幸福感。

    想当初他毕业后奋斗了整整一年半,才咬着牙买了辆廉价的二手奥拓,而今时今日,却已经能毫无压力地掏出一二十万,给爸妈买辆完全顾得住面子的代步车。试想,如果这一整年自己都赖在学校里装逼度日,现在的生活绝不可能过得这么潇洒,别的不说,光是想给苏糖买件衣服,就得从牙缝里抠钱。

    所以仅从提高生活质量这个方面来考虑,辍学创业这步棋,绝对是走得再正确不过了。

    短短一年时间,事业从无到有,月收入更是夸张地增加了几十倍。如果能保持住这节奏,秦风估摸着在这辈子的有生之年内,自己纵然成不了世界富,再不济也能混个全市、全区又抑或是街道富。不过话说回来——身为一个家住市中心的人,想要成为某街道富,其难度其实不比成为全市富小多少。因为鬼知道全市最有钱的那个家伙,是不是就住你家隔壁。

    这就好比都的某位同志因为表现良好,某日升官当了街道办事处主任。就在丫自我膨胀以为老子从此以后就是街道老大的时候,转头一看,却猛然现地界内还有个中南海,那一刻他就会恍然大悟,原来称霸全街道,就是称霸全中国。从此彻底低调做人。

    秦风一路开着脑洞来到店里。

    此时九点出头,正是晚间生意渐渐攀上高峰的时段,屋外的座位,只空了2桌。

    秦风走到前台,王安不在岗。静静代替他坐在里头,边上打饮料的人,换成了前不久刚招的一个年轻女孩,名字叫佩琪。

    “老板好!”佩琪见到秦风。马上甜甜地打招呼道,表情相当狗腿。

    秦风微笑着点点头,问静静道:“店长呢?”

    静静道:“在天台上招呼客人。”

    秦风心里呵呵一笑,道:“谢老师又来了吧?”

    静静笑眼恬恬地点了点头。

    秦风盯着静静看了两秒,却看不出她是不是强颜欢笑。又说起了王安:“我舅舅要是再在工作时间泡妞,你就跟我举报他,哪天我炒了他,你就升职了。”

    静静微笑着不多话,很有城府。

    秦风也不没话找话,见一切正常,便淡淡然地走开了。

    佩琪等秦风一走远,马上凑到静静身边,嘴碎地打听起来:“静姐,店长是老板的舅舅啊?”

    静静嗯了一声。

    佩琪又问:“听说店长的女朋友是店长姐姐的班主任是不是?”

    静静看着佩琪一脸八卦的模样。默然片刻,微微一笑,平静地回答:“我不知道。”

    佩琪感觉自己就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顿时没激情了,她蔫蔫地转过身,坐回到旋转椅上,左右拧着屁股,转动着椅子,随口说道:“静姐,你这么漂亮。我要是老板,一定追你。”

    静静没有回应,低着头,指尖在收银机的按键上滑来滑去。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

    秦风刚踏上楼梯,就听到了谢依涵的笑声。

    显而易见,王安在泡妞这项男人的基础技能上,绝对是有天分加成的。

    秦风走上楼,楼上包括谢依涵在内,只有两桌客人。

    见到秦风。谢依涵笑容渐收,秦风走上前,在谢依涵面前给足了王安面子,他绝口不提上班时间不许和女朋友谈恋爱的最新规定——所谓最新规定,就是刚刚想出来还来不及颁布的规定,微笑着问谢依涵道:“说什么呢,说得这么开心?”

    “你舅舅刚刚说了个笑话。”谢依涵完全没有因为秦风的出现,而感到一丝丝的不好意思。

    反倒是王安,脸上透着股小羞涩。

    这就是奔三女人和奔三男人的区别。

    “我下去看看。”王安略显局促地站起来,装模作样地要去工作。

    “看什么呀,有静静看着呢,谢老师也是客人嘛!”秦风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拍着王安的肩膀,把他按了回去,又叮嘱道,“你们晚上打烊不用叫我,直接关门就行,我睡得早。”

    王安显得愣愣的,动作硬地点了点头。

    跟王安和谢依涵寒暄了两句,秦风绕了个大弯,回到了天台另一侧的房间。

    房间里多了台电脑,空间上让秦风多少有点不习惯。

    秦风搬了条椅子,坐到监控电脑跟前,打开电源,默默地等待机器启动,然后拿出使用说明书,点开了几个摄像头。并不大的屏幕上,跳出四个实时监控图像。正如施克朗早上说的,监控的画面足够清晰,前台内外,厨房外小小的空间,还有小店西侧远处那黑漆漆的一大片屋子,画面每个地方出现的每一张面孔,全都能看清楚。

    秦风盯着画面放空了半天,悠悠然回过神来,脑回路又升了半级,轻声一叹:“可惜天台上少了个摄像头,不然说不定能看到点劲爆的画面……”

    说完便站起身,从茶几下面拿出数学的模拟题,安静地开始了晚上的加练。

    认认真真地做完两道题,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半。

    楼下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客人们的说话声沸反盈天。

    秦风却敌不住生物钟,困意袭来,不睡不行。

    天台上的卫生间里,放着不少没拆封的牙刷,还有秦风一直就没拿走的毛巾。秦风去洗漱完毕,回到房间,从文件柜下面拿出了自打买来后就没用过的隔音耳罩和眼罩。戴上装备,躺在沙上,披了条薄薄的毯子,任由楼下的人吵翻天,不久便沉沉睡去——今天虽然没什么正经事,可从早到晚杂七杂八、层出不穷的情况,还是让他觉得身心疲惫。

    这一觉睡得极其安稳。

    秦风醒来的时候,天地间一片宁静。

    天色依然漆黑,屋外却是异常明亮。

    那是新安装的大功率强光灯,把巷子的两头,照得犹如白昼。

    秦风摘下耳罩,起身去关了大灯。

    屋外骤然伸手不见五指。

    秦风打开窗,让清晨的冷风吹进屋子,然后伸了个大懒腰,身心舒畅地道了声:“又是新的一天啊……”(未完待续。)

    ps: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觉察到,从第二百五十三章起到本章为止,所写的所有内容,全都生在9月21号,也就是苏糖考完一模的第二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