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四章 没良心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9月22号,太阳直射点由赤道向南回归线移动,北半球昼短夜长,南半球昼长夜短,东瓯市天气理论上将要转冷。≥≥,也就是所谓的到了秋分。秦风坐在柜台后,强迫症发作,按照编号重新收拾午餐塑料牌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就想到了这个知识点。有鉴于秦风最近并未开始复习高中地理,足可见他对高考这档子事,向来是一往情深的。

    王浩在厨房里忙活了一阵,偷懒跑出来,坐到秦风边上看他玩连连看。

    秦风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没事做吗?”

    王浩全然没听出秦风话里头“你给我滚回去干活”的潜在含义,很认真地回答道:“丽娟阿姨她们看着呢,用不着我动手。”

    面对王浩这种一不怕扣工资,二不怕被开除的员工,秦风确实没有什么太有效的管理办法,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么傻看着,不觉得无聊吗?”

    “不无聊啊!”王浩大声道,“我平时在网吧里闲着没事,扫雷都能玩上几个小时。”

    “扫雷啊……”秦风一不扫雷真是好久没玩过了。”

    “小老板,你最高纪录是多少时间?”

    “高级的好像是50来秒吧……”

    “吹牛逼吧?!”王浩陡然抬高了嗓门,满脸不信地高喊道,“50秒99个雷,那不得每秒钟平均排掉1个多了?点鼠标都来不及啊!我最高纪录也要76秒!”

    秦风呵呵一笑。正想和王浩进一步讨论扫雷的诀窍,但忽然又停住了——

    妈蛋。老板在上班时间和员工讨论扫雷,这算什么鬼?

    “没完没了了是吧?没事就干活去!”秦风没好气地打住了这个话题。

    王浩看着秦风。弱弱地不依不饶道:“小老板,你这是被我戳破牛逼,恼羞成怒了吗?”

    秦风不搭理他。

    王浩道:“沉默就是默认对不对?”

    秦风继续沉默。

    王浩道:“两句就拉下脸,这么任性,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秦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深深地吸了口气。

    要不是现在没有什么竞争对手,他真的挺想把王浩派过去当卧底。

    搞不好哪天竞争对手就心脏病发挂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塑料牌吗?”秦风忽然问道。

    “小老板。我知道你这是在转移话题,不过我给你面子,就不追究你吹牛逼的错误了。”王浩很欠抽地又叨叨了一句,然后才回答道,“你说这个塑料牌是吧?很简单嘛,就是为了防止个别小瘪三吃了饭不给钱,所以让他们先付钱嘛!”

    “你只说到一个要点。”秦风道。

    王浩不服,立马露出一脸嫌厌的神情,说道:“小老板。我最烦的就是你这种装神弄鬼的样子,一块破牌子,哪有那么多屁的道理。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高中才读了半个月就退学了。别搞得自己跟诸葛亮似的行不行?”

    秦风觉得脑门旁的血管在跳。

    “忍住,要忍住,今天忍得了王浩。明天就能忍得了天下所有的傻逼……”

    强行按住了那颗弄死想要一巴掌拍死王浩的心,秦风吐纳良久。勉强忍了下来,照着刚才的话题往下说道:“防止被赖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用这个牌子,还能提高效率。你有没有觉得这两天,咱们卖炒粉干的速度快了许多?客人从进来到出去,最多也用不了2分钟。”

    “小老板,你这不是无聊吗?客人花几分钟时间进进出出你也要去记,这样做人累不累?”王浩硬生生把这个笔直的话题给掰弯了。

    秦风忍不了了,冷声道:“你他妈去厨房干活行不行?”

    “小老板,你又恼羞成怒了,这么没耐性,以后还怎么做生意?”王浩故技重施。

    秦风想了想,于沉默中,选择了继续沉默。

    王浩见秦风不搭理自己,安静地干坐了半分钟,耐不住寂寞地又另起了一个头:“你这些塑料片也不难做,如果有人仿冒了给卖给学生,学生拿假的牌子来用,那你不是亏死了?”

    “唉……”秦风叹了口气,无奈地给他解释道,“这东西造假的成本不算低,卖给学生的利润又高不到哪里去,谁吃饱了撑着没事,为了这几块钱去冒蹲局子的风险啊,这么干叫诈骗,是犯罪,你知不知道?”

    “你这个人,就是太没有社会经验。社会险恶,人心险恶呐!”王浩摆出一副哥在江湖混过的样子。

    秦风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缓缓说道:“这牌子的出厂价每个一块钱,卖给学生,顶多2块,卖出一个牌子就只能赚1块,卖出1000个也就只能赚1000。”

    “这么多学生,才能卖出去一千个?至少能卖出1万个!”王浩信誓旦旦。

    这时惠琴姗姗来迟,听到王浩的话,好奇地问道:“什么卖1万个?”

    “这个塑料牌!”王浩见来了听众,情绪也亢奋起来。

    他飞快地把自己和秦风正在争论的话题给惠琴一讲,惠琴听完,却是翻了翻白眼,指责王浩道:“你这个人真是心理阴暗,什么东西都能往坏处想,一个塑料牌也能想出这么多歪门邪道,没良心的人才像你这样想问题呢!”

    王浩被惠琴一说,立马就急了,怒道:“你说谁没良心?”

    惠琴丝毫不怵地回答道:“老想着坑人的人,就是没良心!”

    “你再说一次!”

    “再说一次就是你没良心!”

    “谁没良心?”

    “你没良心!”

    “我怎么没良心了?”

    “你思想这么肮脏还敢说自己有良心?”

    “我怎么思想肮脏了?”

    “你没良心,当然思想肮脏了!”

    “我操……”

    果然辩论这种事情,只能在文化水平相当的情况下进行……

    秦风看着激情澎湃的两个人,心里默默无语地想道,眼见天都快亮了,差不多也该来客人了,他开口打住两个人的“辩论”:“行了,行了,大清早的有什么好吵的?都去干活去!”

    “我不去,这件事必须说清楚!”王浩发起了牛脾气。

    秦风盯着他看了看,拿起一个塑料牌,缓缓说道:“说清楚是吧,好,那就说说清楚。这个塑料牌,我找熟人做,出厂价是1块钱一个。要是有人仿冒,出厂价至少也得是这个数。

    且不说他是否能找得到工厂,而且还做出了一模一样分不出真假的东西,就算他做出来了,再拿假货卖给学生,一个假货卖2块钱,卖出一个,也就只能赚1块。卖1000个,也就只能赚1000块。咱们店里现在所有的牌子加起来,一共也就1000个,如果真的有人拿假货来用,不出一天的时间,我就能看出来。

    这些牌子每天都是现买现用的,如果我查出有人用假牌子,第二天就马上停用。

    到时候,买了假货的学生,手里的假货没处用,那个造假货的骗子,手里的假货更是卖不出去,一个牌子的成本是一块钱,我让他造多少假货就亏多少钱。

    利润小,风险大,能想出这种办法来骗钱的人,要么就是想钱想疯了,要么就是纯傻逼。

    惠琴,你说是不是?”

    “是!”惠琴很坚定地拥护秦风道。

    王浩完全没法一次性接受这么一大段信息,一时间有点无从反驳,他怔怔地望着秦风,愣了半晌,才叹出一句:“小老板,我觉得还是你比较没良心,哪有你这么坑别人的……”u**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