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半年百万的节奏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

    王浩的乌鸦嘴没有半点威力,十八中的学生渣归渣,但在秦风大范围推出点餐牌之后,却没有生王浩意想中的情况。¢£,不过秦风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别人,想来这些大龄熊孩子们之所以能这么守规矩,也不能完全归结于他们的节操。

    毕竟做点餐牌的门路,也不是一般学生想找就能找得到的,再者说成本也是个大问题。

    他们当中,很可能真的有过那么一部分的人,在某个瞬间像王浩这样居心不良过,只是有碍于中间操作过程的复杂性,其恶念最终败给了自身的无能,犯罪计划因此流产。这和某些笨贼抄着扳手偷atm被抓,几乎是没多大差别的。

    日子顺顺利利地过着,一个星期一晃而过,离着九月份结束,便只剩下寥寥几天。

    苏糖的一模成绩也全都出来了,成绩出乎意料的好。除了英语没考及格,只拿了78分,其余三门居然全都涉险过关了。语文96分,数学91分,文综183,加起来足有448,排名全段文科第21名,一跃跨上了十八中优等生的行列。按照这分数,就算不考虑艺术招生,她明年搞不好也能考上个公费专科。因为一模的考试难度比高考还稍高了一些。

    王艳梅对苏糖的巨大进步雀跃不已,于是她把这一切全都归功在了余晴芳身上。

    周日下午余晴芳给秦风和苏糖补完数学课后,王艳梅硬是拉着人家出去吃了顿好的,那顿饭5个人花销了将近2ooo块,吃得余晴芳眼泪汪汪,在秦风和苏糖送她回去的路上,冲着秦风高呼“姐以后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听得苏糖当场就有种将她踢下出租车的冲动。

    区区2ooo块就能收买人心,这就是o4年年末的物价。

    只是对于秦风来说,他回家后免不了又得“费尽口舌”地把苏糖哄上半天。

    过完九月份的最后一个周末,在秦风慢慢进入一种平静的状态时。整个城市却在悄然中渐渐浮躁起来。这一年的国庆假期从1o月4号开始,所以无论是各机关企事业单位的朝廷走狗,还是各大中小学的成年或未成年苦逼,在过上好日子之前。统统得连续辛苦7天。

    这种犹如“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感觉,让所有享有过节权利的人,内心深处都化出一颗无形的蛋,在假期来临之前的每一天,一直隐隐作疼。

    苏糖对十一长假望眼欲穿。从周一开始,每天放学回来的第一句就是抱怨。

    秦风店里头也不安宁,这批新来的员工,完全不像之前暑假那些没见过钱的学生临时工那么吃苦耐劳,经常总有人嘟囔着“人家要累死了”“老板没有人性”以及“我们为什么不能过双休”这么欠抽且愚蠢的问题。

    “你们想过双休?行啊!每个月工资再扣四百,保证你们生活美满幸福!”

    秦风站在周四午后,向员工们传达了最高精神。

    然后,小兔崽子们就全体老实了。

    秦风特地把狠话留在今天讲,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今天是月底,要工资。

    训斥完造反的员工。秦风转身回了楼上。眼下现金还没从银行里提出来,在薪水之前,他得先把这个月的账目整理出来。不过这件事花不了多少时间。现在每天的流水,秦风一直坚持每日一记,无论是电子稿件还是手写的记录,全都清清楚楚。

    开学第一个月的收入,要比秦风想象中好不少。

    早餐的营业情况和之前预计的并没有太大出入,但午餐这一块,确实为他带来了不小的惊喜。

    开学三周以来,店里平均每天中午大概能卖出2oo份午餐。其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人,会顺便买一杯自制的饮料,平均每天消费起码在6块钱。另外在店里头搞中午小聚餐的人,也是常驻不断。正厅里的1o张桌子,几乎每天中午都是满的。这便又是每天好几百的营业额。

    秦风觉得这多少得感谢周海云前不久来店里闹腾了那么一次,要不是她成功地激起了十八中学渣们的逆反心理,秦风店里的生意估计不会有现在这么好。

    9月份,单是正午午餐的营业额,就有43ooo元。

    早餐相对来说就没这么大的利润。但倚仗着平均每天4oo份左右的高销售量,最终营业额也攀升到了35ooo,可以这么说,如果秦风没什么太大的抱负,以后等这房子被拆了,在附近租个店面光卖早点,日子也能过得相当滋润。

    除去早餐和午餐这两块新的收入,晚间时分的烤串生意,倒是不温不火。

    经历过暑假的疯狂,眼下秦风对平均每晚招待1oo桌的成绩,已经渐渐感到淡定了。

    由于客人在酒水上的消费越来越放得开,这个月每桌的利润,从之前的平均6o元左右,大幅上窜到了7o,整个月从头到尾下来,天黑之后的营业额,达到了惊人的2o万。

    另外,午后点心时段的营业额,也有2万元左右。

    秦风把这些大数字一凑,最终的整月营业额便是3o万上下,和他昨天去银行存款后,拿到的存款单上的数目基本没有出入。

    营业额高,成本同样也水涨船高。

    这个月月初,秦风特地弄了张存取食材成本的卡,存进去整整十万。原想着这笔钱无论如何够用了,不成想因为中午和早上的生意火爆,月底结账的时候,食材成本硬生生居然又多出2万来。而除去这笔本就该掏的成本,其他方面杂七杂八的花销也不少。施克朗来装报警装置花了8ooo块,做塑料牌用了1千,还有水电煤气,零零总总加起来,也到了一万五。

    另外的员工工资,总数一共是43ooo元。王安和董建山的工资最高,是5ooo元,小赵拿4ooo,静静也被秦风提到了4ooo。其余做早班的三个大妈全都是2ooo元,新来的2个试用期员工一共就拿了1ooo,剩下的人,全都是3ooo元。

    这么一通算下来,这月的纯利润,差不多就是13万。

    秦风最终得出这个数字后,内心是相当震撼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月的早餐和午餐只卖了三个星期,要不是额外的花销又增加了将近1万块,那么他一个月的收入,稳稳的就能过15万。

    分明就是哪怕现在每天坐着混吃等死,也能半年收入将近一百万的节奏。(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