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六章 报税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在银行里把账目从各张卡里倒来倒去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不该再像现在这样管钱了。

    他现在相当于兼顾了会计、出纳、财务甚至是采购的角色,等日后生意做大了,账目不知会比现在繁琐多少倍,到时候如果还像今天这样把每笔钱都细细算一遍,每个月的大部分时间估计都要花在数钱上了,那还何谈创业,何谈发展,何谈享受人生。

    “要不等再过些日子,招个专业的财务来?”

    秦风默默想着,转完最后一笔账,瞥了眼终于突破50万的“发展资金”,朝贵宾窗口走了过去——这就是每个月都往银行里存几十万的人,应该享受的待遇。

    提着一袋子现金,秦风回到店里,厨房里的几个小伙子立马就振奋了。

    秦风相当骚气地往柜台后面一坐,打开袋子,现场发钱。

    喊一个名字发一笔工资,新来的几个员工领到头一笔工资,各个喜笑颜开,一时间抱怨全无,纷纷夸赞秦风义薄云天,是个不拖欠工资的好老板。秦风看他们高兴的样子,心里不由轻声一叹:钱真他妈是个好东西啊,分分钟让人改变立场。

    王安拿到5000块钱,脸上显出些微的小失望。

    这个月没了上个月的那种巨额奖金,收入一下子减少了将近25%,心里难免有点落差。

    相比之下,静静就冷静得多,她拿到足足4000块钱,却只是笑着说了声谢谢老板,然后就没别的话了。秦风毫不怀疑,以静静这种性格,如果她出生在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中,将来的成就肯定差不了。只可惜命运不济,她现在只是个打工妹。即便长得挺漂亮,那也只是个漂亮的打工妹。仅此而已。

    “静静,你家里还有别的兄弟姐妹吗?”秦风忽然有点好奇。

    静静眨了眨眼,笑道:“有啊,有个弟弟。今年刚上高中。”

    秦风又问:“你辍学出来打工,是为了给他赚学费?”

    “也不算完全为了他吧,主要还是自己想出来见见世面。”静静微笑着回答。

    秦风盯着她看了片刻,微微一笑:“做人很有追求嘛!”

    静静嘻嘻一笑,又不说话了。

    秦风安静了一会儿。转头对王安道了声:“舅舅,明天下午跟我去税务局报个税。”

    “税务局?”王安恍然间想起还有这么个扒皮机构,脱口而出道,“你做好偷税漏税的准备了没?”

    秦风顿时板起脸来,教育道:“舅舅,做生意一定要奉公守法,偷税漏税这种事,我是坚决不会做的。这个月收银机打出来的所有小票,每一笔账,我都会清清楚楚地向政府交代。”

    王安思考片刻。眉头紧皱:“我说……每天要小票的人,好像连一半都不到吧……”

    “怪我咯?”秦风肩膀一耸,双手一摊,“那是吃饭的人没觉悟,关我毛事?”

    静静听着秦风不要脸的话,笑得浑身打颤。

    ……

    发完工资,秦风就先回了家。

    王艳梅和秦建国全都不在,一起学车去了。

    秦风往沙发上一坐,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现在还太早。袁帅他老爸就算下午4点就下班,等回到家起码也得6点左右了,而且他也不见得会马上回家,区地税局的征管科科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平时吃请的业余活动,应该还是挺多了。

    “乐乐还没手机,真是麻烦……”秦风挠了挠头,很习惯地说着袁帅的小名。

    天可怜见。那么一个足以可董建山比体格的魁梧爷们儿,被秦风从小到大叫乐乐,也真是挺悲剧的。

    秦风自然不是没事找事地去和袁帅他爸攀交情,主要是他对企业财务这块也是一知半解,说是明天要去报税,其他他连该准备哪些材料都没搞清楚。碰巧有那么个家里老爹在税务局混饭的死党,打电话去咨询一下,也算是物尽其用。而如果没这么一层关系,秦风就只能问秦建业,那么免不了就又得花一顿饭钱,就跟前些日子秦风要打听商标这玩意儿该怎么搞一样。

    这就是朋友和亲戚的区别,也正是朋友的可贵之处。

    人生在世,通常一个人能有两三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就是件挺幸福的事情了。

    秦风在家里做了大半个下午的数学题,等到5点左右,秦建国和王艳梅才从外头回来。

    见秦风在家里,他们也没觉得奇怪,现在店里的经营渐渐平稳了,再加上又有王安看着,秦风这个当老板的,确实用不着一直在店里待着。而且秦风现在复习这么用功,王艳梅也是打心底里觉得高兴。

    “学得怎么样?”秦风放下笔,随口问道。

    “跟上学差不多吧,说是国庆放假前就考试。”秦建国回答道。

    秦风点了点头。

    王艳梅又跟着道:“小风,晚上想吃点什么,妈现在去买菜。”

    秦风奇怪道:“你不用去买盒饭啦?”

    “交给静静了,我把卡给她了。”王艳梅道。

    秦风微微一笑,静静还真是受信任,王艳梅居然把钱都交给她了,那张饭卡里的钱说多不少,自己今天去银行转账的时候,还刚刚转进去1万块。这么不大不小的一笔钱,一般人恐怕很难交给外人保管。而且——话说静静来店里,才只不过短短3个月啊!

    “我问问阿蜜……”秦风说着,给苏糖发了条短信。

    王艳梅本想说苏糖还在上课,但这句话生生还是咽了回去。秦风和苏糖相处到这份上,和苏糖的成绩相比,显然还是秦风对她的态度比较重要。考试成绩好坏,只不过是一时的——哪怕事关考大学,而苏糖未来的老公对她好不好,这却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即便秦风现在发短信打扰苏糖学习,王艳梅也认了。

    苏糖的短信回得很快,说是要吃鳜鱼。

    “鳜鱼……这嘴巴真是越来越刁……”王艳梅嘴上这么说着,却是马上就出了门。

    秦风淡淡一笑,然后想了一想,尝试着给袁帅家里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出乎意料地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

    正是袁帅他亲爹。

    “喂。”袁庆松的语气很和蔼,透着股机关人员的小心谨慎。

    秦风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报上家门:“叔叔,是我,小风,不是找乐乐,我是有件事想跟你打听一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