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情分、义务、责任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你这种规模的小店,用得着查什么账啊!不就是卖个糯米饭嘛,一年缴个两万块都嫌多了!”袁庆松在听秦风说完大概的情况后,开口就抹掉了秦风主营的烤串和午餐生意,只拿早点的那一小块说事。△,

    秦风微微一怔,瞬间便感受到了来自我党国干部体恤群众的良苦心意。

    纳税这种事情,里头的水果然是又深又混,难怪那么多老板有事没事就喜欢找税务、工商的大小领导们切磋牌技。

    袁庆松又继续道:“你明天直接来找我,阿叔带你去转一圈。”

    秦风不是愣头青,一听袁庆松说要亲自服务,就知道他有话要当面说,没半点犹豫,他就一口答应,笑着回话道:“好,那明天就麻烦叔叔了。”

    “跟阿叔还说什么谢,呵呵呵呵……”袁庆松地发出一串爽朗的笑声,“你明天下午一两点过来,我到时候肯定在办公室里,地方你应该知道的吧?坐车到利民路,站头就是地税大楼,我办公室在二楼,上楼往右手边走,征管二科……”

    袁庆松絮絮叨叨着,跟秦风说完了正事。

    秦风挂下电话,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来。

    秦建国见状,不由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秦风露出一口白牙,笑容灿烂道:“爸,我今年搞不好能省几十万。”

    秦建国一怔,不解道:“怎么回事?”

    秦风把缴税的事情跟秦建国简单地说了一遍。

    秦建国听完,却是神情淡然,半点没觉着奇怪。反而还给秦风做起了科普:“缴税就是这样的,多交少交完全看人家怎么给你算。有些私人企业看着规模很大。说是几个亿的资产,到了年底交的税也就百来万。有些企业明明赚的没那么多,可老板想要体面,没事找事地也要多纳税,这些账哪儿算得清啊。你想想,全市这么多企业,如果每个企业、每家店的账都要清清楚楚过一遍,税务局的人年都不用过了!”

    秦风听得直点头。

    还真别说,老秦同志好歹是在国有企业里混了二十多年,虽然一直本本分分地在一线当工人。可这么多年下来,该知道的体制内破事也不见得比秦建业他们那些老油条少。这就是所谓的姜是老的辣了。自己纵然是重生过来的,但前世在私人企业混的那五年,这点浅薄的社会阅历,在老爸这个老工人面前,还是显得嫩啊。

    ……

    第二天下午1点出头,秦风领着王安一起出了门。之所以要带上便宜舅舅,主要也就是想让他熟悉一下办事的流程,以后类似的跑腿事宜。他肯定免不了要经常去做。王安虽说毕业了好些年,但在和政府机构打交道这方面,纯粹还是个菜鸟,他捧着今天要带去的必要材料。等车的时候,手上小动作非常多,明显有点紧张。

    秦风虽然同样是两眼一抓瞎。但口袋里装着钱有底气,状态自然就比王安淡定许多。

    等来公交车。上车后两个人坐到了最后排。

    午间时分,车厢里几乎没什么人。王安舔了舔略微发干的嘴唇,随便找了个话题:“你这个同学……叫乐乐是吧,他爸对你还真不错啊,感觉你比亲叔都强。”

    秦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我和乐乐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同班同学,要不是他爸走后门,硬是把他给弄进外国语高中,我们搞不好高中也是同班。”

    王安笑道:“高中同不了班,你都退学了。”

    秦风不由哑然。

    王安接着又重新提起了秦建业,道:“我觉得你小叔做人真是有点狠啊,好歹也是个官,亲侄子退了学,就这么一直不闻不问的,什么都不管,一般人家里不会这样吧?”

    秦风自然不能把自己和秦建业在私底下干的脏活,拿出来给王安说道,只是淡淡一笑,很平静道:“人家又不欠我的,我凭什么事事都去麻烦他。我觉得他这么做人挺不错的,大家君子之交,你不麻烦我,我不麻烦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话不是这么说啊,他怎么说也是你爸的亲弟弟,这血缘关系这么近,这么亲的亲戚还把账算得这么清楚,这样也太没人情味了。”王安不知觉间暴露出一部分相异于秦风的价值观。

    秦风瞥了他一眼,忽然问了句:“舅舅,你知道农村为什么发展得比城市慢吗?”

    王安皱起了眉头:“这么大的命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国家一把手都说不清楚!”

    秦风当然知道这个问题很大,但他还是无视了王安的感慨,自言自语似的说起来:“农村比城市发展得慢,是因为农村的人太讲人情。侄子生活困难,去找有本事的叔叔帮忙,叔叔明知道侄子没本事,但碍于人情,还是得借他钱,帮他找关系,给他搭台子,结果忙活了一大圈,侄子还是没能出人头地,叔叔不但钱打了水漂,还浪费了时间和精力,最后大家双输。

    城市里就不一样了。侄子如果没本事,去找叔叔也好,去找伯伯也罢,叔叔伯伯基本都不会给太大的帮助,所以叔叔伯伯们即便浪费了一点资源,也不至于伤筋动骨。可反过来说,如果这个侄子能给叔叔伯伯们带来利益,叔叔伯伯们该给帮的忙,绝对一点都不会少。你对我有用,你就是我的亲戚;你对我没用,你仅仅只是我的亲戚。舅舅,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这就是商业社会,资源只会往优质资产上转移,双赢才是美好的结局。

    农村的亲缘社会状态,让很多资源白白地浪费在了虚无的面子和人情上,站在经济发展的角度上看,这就叫内耗。在古时候,这种内耗可以强化宗族认同感,稳定社会局面,但现在,这套观念却在阻碍社会发展。城市居民中有存有这种观念的人,现在同样不少,包括你在内,所以我很心痛啊,每念及此,简直夜不能寐。”

    秦风掰扯到最后几句,基本就是在搞笑了。

    可王安却有点笑不出来。

    他觉得自己说错了,秦建业做人不狠,秦风这家伙才是真的狠。

    “小风,我说你小小年纪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活着会不会很累啊?照你这么说,我们就用不着亲戚、朋友了?”王安质问道。

    “谁说用不着亲戚、朋友的?每个人都有能派得上用场的时候好不好?”秦风笑得很自然道,“亲戚朋友的名分,该维持的一定要维持住,只要力所能及,逢年过节的该拜访就拜访,平时有空该联系就联系。但是!”

    秦风伸出食指,看着王安强调这个转折道:“当涉及到利益的时候,如果你不能带给别人好处,就不要随便找别人帮忙。不给别人添麻烦,是做人的本分。同样的,如果看到亲戚朋友落了难,帮不帮,也得看情况。一升米养恩人,一斗米养仇人,帮忙也会引火上身的。不给自己找麻烦,也是做人的本分。

    所以将心比心地想想,如果哪天自己落了难,亲戚们帮你,那是情分,不帮你,那是本分,没什么好抱怨的。这世上,只有爸妈……”秦风停顿了一下,脑子里飘过亲妈卢丽萍的身影,微微摇了摇头,“爸妈也不见得靠得住,说到底,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只有自己强大了,亲戚们才会是真亲戚,不然你若活得像狗,他们看你或许还不如一条狗,狗还能宰了吃肉呢,你说呢?”

    “我靠,你内心也太阴暗了吧……”王安被秦风说得头皮都麻了,“那你跟你爸妈,跟阿蜜,你也这么相处啊?”

    “我爸妈不一样。”秦风道,“我爸妈的生老病死、吃喝玩乐,我全都得担着,这是义务。阿蜜更不一样,她已经打算把整个人生都交给我了,我得像照顾自己一样照顾她,这是责任。”(未完待续。。)

    ps:身体不适,中午到现在上了8次卫生间,快虚脱了。。。。。。今天就一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