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不能说的秘密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即便到了国庆节,东瓯市的气温还是居高不下。

    苏糖穿着条吊带背心,搬了张小马扎坐在秦风**头,双手捧着脸,无意识卖萌的同时,专注地看着秦风那既没有肌肉也没有肥肉的敦实躯体,默默发着花痴。时不时听到秦风含糊不清地说出几句梦话,还会露出幸福的微笑。

    不知看了多久,屋外忽然响起了门铃声。

    苏糖赶紧收敛起满腔春心,急忙跑出秦风的房间,顺带带上房门,然后才打开了家门。

    刘雅静笑容满面地从屋外走进来,进屋就抱怨:“今天好热啊!下午水上乐园的人肯定特别多!”

    “我们晚点过去。”苏糖说着,走进厨房,拿了两杯冰淇淋出来。

    “你家真是太舒服了,每天都有冰淇淋可以吃。”刘雅静半点不客气地接过来,吃了两口,才想起来问道,“秦风呢?去店里了吗?”

    “还在睡觉。”苏糖指了指秦风的房间,“昨晚上店里生意太好,他今天早上5点才回来。”

    “哦,难怪……”刘雅静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时针已经指向一点。

    两个人聊了没一会儿,秦风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他穿得比苏糖还清凉,浑身上下只有一条**,而且由于刚刚睡醒,两腿之间的要害之物,此时显得相当特立独行,傲然于世,比坟地里的萤火虫还要惹人目光。刘雅静瞥了一眼,就立马害羞地把目光移开了,倒是苏糖见怪不怪。笑嘻嘻地道了声:“醒了啊。”

    “嗯。”秦风脑子还迷糊着,丝毫没有感到哪里不对。顺带对刘雅静道:“来这么早啊。”

    刘雅静点点头,低头吃冰淇淋无语。

    等秦风进了卫生间。刘雅静马上对苏糖道:“秦风平时穿这么少在家里走来走去,你不觉得难为情啊?”

    “有什么好难为情的,男人不都是这样的,迟早要见的嘛!”苏糖满脸“老娘见多识广”的模样。

    刘雅静直感慨道:“我是怕你以后的老公会吃醋。”

    苏糖狡黠一笑,心里很是甜蜜。

    刘雅静见状,立马高声道:“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哪有时间啊?”苏糖卖力地演着戏,反倒诉起苦来,“现在白天要上课,晚上回家还得补习。吃饭都没空了,我跟空气谈恋爱吗?”

    “这倒也是。”刘雅静点了点头,又顺着这个话茬道,“你这个家教是不是特别厉害啊?你成绩提高得这么快,一节课很贵吧?”

    “不是很贵,是巨贵啊!”苏糖这下就有真情实感了,“周末两节数学课,我和秦风一起上,一节课200块。平时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一节英语课,一节课80块。一个星期下来就得800块。”

    “这么贵?”刘雅静睁大了眼睛,“都顶得上我妈一个月的正常工资了……”

    苏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得了便宜还卖乖,叹道:“没办法,想考得好一点。该花的钱总不能省。还有家教补习本来就是按照年级段来算钱的,小学一节课2小时。也就40块,我们现在高三嘛。当然就是最贵的。”

    刘雅静叹息着点头,轻声羡慕道:“也就是你们家收入多,换了一般人,还真用不起这样的家教。”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卫生间里的冲水声响过,秦风从里头走了出来。

    洗漱完毕,秦风的精神总算回来了。

    他先回到房间,穿上一身衣服。

    刘雅静这下终于有胆子看他,笑着发问道:“秦风,你店里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啊?”

    “你猜。”秦风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碗冷饭和一枚鸡蛋。

    刘雅静道:“几万块总有的吧?有没有四五万?”

    “有。”秦风随口回答,打开了煤气灶。

    刘雅静听得眼睛直冒光道:“那你一年不是能赚好几十万了?”

    “是啊。”秦风手上动作不停,倒油、热油、打蛋、切葱。

    “苏糖,你们家真是福地啊,男人娶了你有福气,女人嫁给你弟弟也有福气。”刘雅静很是激动地对苏糖道。

    苏糖能隐隐地感觉得出来,刘雅静或许已经喜欢上了秦风,脸上的笑容也没那么灿烂了,淡淡道:“这种事还早得很呢,他连17周岁的生日都还没过,想结婚,至少还得等上5年。”

    刘雅静先是飞快地在心里算了一下5年后自己几岁,得出令人高兴的结论后,又揶揄苏糖道:“你算得这么清楚,是不是自己想嫁人了?”

    “去你的!”苏糖没好气地说道。她有点后悔今天叫刘雅静来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叫谢子君,或者干脆叫余晴芳也好。

    刘雅静见苏糖莫名其妙生气了,终于打住了这个话题,转而又问起了今天的行程。

    “我们晚上怎么回来,今天还是让你婶婶过来接吗?”刘雅静显然对上一回的免费游玩还记忆犹新。

    苏糖摇了摇头,望向厨房道:“不知道,秦风说他有办法。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啊,反正是国庆节,我们要是回不来,也可以在那边的酒店里过夜。一晚上好像也不贵,就300块吧。”

    “哦……”刘雅静听苏糖炫富,觉得有点没意思了。

    秦风这时做好了蛋炒饭,端到餐桌上开吃。

    刘雅静忽然站起来,走过去对秦风道:“你做饭的手艺还真不错啊。”

    “我就靠这个活嘛。”秦风微微笑道。

    就在苏糖觉得这辈子闺蜜就要缘尽的时候,屋外忽然又响起了门铃声。

    “乐乐来了~!”秦风说道。

    “乐乐?”

    刘雅静还当来的是个女孩子,不成想苏糖把门打开。却走进来一个彪形大汉。

    “现在才吃午饭啊?”袁帅换了鞋子走到秦风身边。

    秦风纠正道:“早饭。”

    苏糖马上跟着解释:“他昨晚上通宵,今天早上才睡。”

    袁帅以己度人。问道:“玩游戏?”

    “嗯,一款名叫《生存》的即时战略游戏。特别嗨。”秦风道。

    袁帅信以为真,露出一脸好奇:“有光盘吗?借我回去拷一下!”

    “他跟你开玩笑的。”苏糖也走到秦风身边,轻轻抚上秦风的背,笑着说道,“昨晚上店里生意太忙,大半夜才收工。”

    “哦……”袁帅恍然大悟,笑着埋怨秦风,“你这个家伙,说得跟真的似的!”

    秦风咧咧嘴。又转身瞧了瞧在自己身后围成一圈的三个人,说道:“你们仨干嘛呢?给我保暖啊?”

    苏糖、袁帅和刘雅静,这才散了。

    秦风三两下吃完了早饭,那边袁帅和刘雅静也算是认识过了。

    只是袁帅向来认生,尤其见到陌生女孩子,态度向来腼腆。

    三个人没有话题,就傻坐着看电视。

    秦风一看闲着也是闲着,便提议道:“要不我们早点出门吧,先去看看电影。或者到别的地方转转也行。”

    “好啊。”刘雅静第一个赞同道。

    秦风笑了笑,回房间拿手机给李郁打了个电话。

    ……

    十几分钟后,四个人上了前往李郁家的公交车。

    李郁家住在距离新城不远的一处高档住宅小区里,秦风从公交车上下来。李郁已经在站头等着,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去游泳用的。

    “我家里客人多,咱们直接走吧。”李郁非常直接地说道。

    秦风倒是对这个理由比较信服。李郁家的条件,说起来比曾经的秦建业家还猛。即便是现在秦建业升官当了副局长,可在秦风看来。论家族底蕴,还是比不了李郁他们家。毕竟,李郁父母双方,都是好几代人在金融系统工作,日后李郁能以区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就做到分行行长的助理,跟这种家庭环境绝对是密不可分的。

    眼下这个放假的节骨眼,想来到李郁家拜访的人绝不会是少数。

    “那就走吧。”秦风同样干脆。

    李郁在前头带路,走了五六分钟,就来了一辆奔腾车前。

    然后就在刘雅静和苏糖不解的目光中,掏出钥匙,打开了车门。

    “你的车?”刘雅静惊呼道。

    “我妈的,今天借我开开。”李郁淡淡然说着,坐进了驾驶座。

    片刻之后,袁帅坐到副驾驶座上,秦风则被苏糖很有心眼地和刘雅静隔开,最后一个坐进后排。

    李郁开车上了马路,驾驶得相当有模有样,估计私底下也没少背着交警无证驾驶。

    04年的东瓯市,在交通管制这块上相当于没有。

    甚至别说是04年,秦风前世那会儿,甚至在他已经上大学的时候,见到过一个中学生穿着校服,光天化日地在闹市区开着车子招摇而过。

    所以这年头,只要不是点子太背,根本就不会被交警逮到。

    而纵然逮到了,以这一车子少爷们的地头蛇背景,顶多也就是教训两句。

    总而言之,不出人命就k。

    “去哪儿?”车子漫无目的地沿着车站大道开了十来分钟,快临近机场大道的时候,李郁才问起了目的地。

    秦风想了想,说道:“先去景山转一圈吧,看看人多不多。”

    “估计人不少,新建的动物园听说生意还挺不错。”李郁说着,在十字路口拐了个大弯,又掉头往回走。

    从车站大道到动物园得花上不少时间。

    几个人听歌听久了,终于找到个话题。

    话题是苏糖挑起的,出处来源于十八中的学渣日常。

    “你们知道李白的老婆和女儿叫什么名字吗?”苏糖问道。

    这个梗对于秦风来说有点老,提不起凑热闹的情绪,而李郁则是反应太快,根本不屑回答这问题,到最后只有袁帅猜题:“应该是赵香炉吧,日照香炉生紫烟嘛……”

    “哟,不错啊!这样也能猜得出来!”刘雅静夸了袁帅一句,显然是把袁帅和十八中的学渣众们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了。

    袁帅倒也挺得意,来了思路,又自己出题道:“那我也来一个,你们猜,谁是历史上最便宜的妓|女?”

    苏糖脱口而出:“依山静。”

    刘雅静愣了愣,旋即乐不可支地哈哈大笑。

    袁帅见美女被自己逗乐了,高兴得眉飞色舞。

    李郁很配合地满脸假笑,敷衍道:“挺有意思。”

    “我也来说一个。”秦风忽然开了口。

    李郁眉毛微微一抬,就听秦风道:“窗前明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你们来鉴赏一下这首诗。”

    “这算什么呀?”刘雅静有点莫名其妙,“这首诗你也能想得出黄的东西?”

    “能啊。”秦风笑着点了点头。

    苏糖伸手在秦风大腿上轻轻一掐,然后被秦风抓住了手,苏糖甜蜜一笑,抽出了手。

    刘雅静看着两个人的小动作,心里头有点犯嘀咕,这姐弟俩怎么越看越像是在犯罪。

    袁帅则是作苦思冥想状,想了半天,却没有半天头绪,摇着头求答案道:“你说吧。”

    秦风微微一笑,缓缓说道:“**前有一个名叫明月的姑娘,她脱光衣服,浑身的肌肤就像地上的霜那么白皙,我抬起头看了看明月姑娘,低下头来,又不由想起了家乡。这首诗,充分表现了诗人身在他乡,嫖|妓时内心复杂矛盾的心情。”

    全车所有人的都安静了。

    半晌,袁帅叹出一声:“**……”

    李郁接道:“牛逼……”

    刘雅静微张着嘴,表情震惊满眼崇拜:“秦风,你也太能扯了吧……”

    苏糖什么都不说,又掐了掐秦风的腿。

    秦风搭住苏糖的手背,道:“别闹。”

    刘雅静看着苏糖娇羞的样子,满肚子都是狐疑。

    车子开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到了景山。

    绕着盘山公路,李郁把车开到半山腰就停了下来,这会儿才不到2点,车子居然已经从山顶停到这儿了,简直不给活路。

    “还要上去吗?”李郁转头问秦风。

    秦风笑着看看苏糖,苏糖想了想,犹犹豫豫道:“下去看看吧,好多年没来过动物园了……”

    “那就下车!”李郁说走就走,冷不丁见到袁帅拿着手提袋从车里出来,马上又道,“东西放车里就好了,丢不了!”

    袁帅哦了一声,又把袋子扔了回去。

    刘雅静这时才注意到苏糖根本是空手而出,不由奇怪道:“你的东西呢?”

    苏糖不以为意地回答:“放秦风的背包里了。”

    刘雅静点点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正在慢慢接近一个有可能会被苏糖灭口的秘密。(未完待续。。)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