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自以为是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动物园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有意思,用像素不高的手机拍了几张不算清晰的照片,逛了不到1个小时,一行人便返身下山。回到车里,李郁问道:“接下来去哪儿?直接去水上乐园吗?”

    “太早。”秦风道,“现在人多,咱们等天黑了再去。”

    “那就找个别的地方打发时间。”李郁调转车头慢慢往山下开去。

    大概是在山上走得有点累了,大家伙都没什么力气说话。

    苏糖倾斜着身子,把一半的体重都压在秦风的胳膊上,半靠着他,满脸高兴地翻着手机里那几张和秦风的合影。说起来,两个人恋爱这么久,今天这才第一次拍了张照片。

    刘雅静细细观察着秦风和苏糖的神态,总觉得他们的关系好得有点不正常。

    “你们两个,出生的时间差了多少啊?”刘雅静忽然问道。

    “啊?”苏糖转过头,茫然地看了刘雅静一眼。

    秦风赶紧帮这个反应慢半拍的丫头hold住,回答道:“半分钟。”

    苏糖这才回想起来自己编造的谎话,连忙也跟着道:“对,半分钟。”

    袁帅听着不解,转过头问:“你们两个是同一天生的?这么巧?”

    “什么巧,他们俩本来就是龙凤胎啊!”刘雅静指着秦风和苏糖,一本正经地解释。

    袁帅彻底迷糊了,问秦风道:“你什么时候成龙凤胎了?你爸不就你一个吗?”

    秦风心里有点蛋疼了。

    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知根知底的,关键时刻就是容易不经意间卖队友啊……

    “谁跟你说就一个的?我姐小时候没跟我住一起而已!”秦风嘴硬到底,只恨没早点和袁帅说清楚状况。

    幸好李郁聪明,虽然他也不晓得这里头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帮着秦风圆场,打断袁帅的好奇心道:“咱们现在去看电影怎么样?新中国影城,看完电影附近也有地方可以吃晚饭。”

    “也可以。”袁帅转了回去。

    李郁继续发力:“晚上吃什么?”

    袁帅这下就彻底懒得问秦风和苏糖怎么就成龙凤胎了,认真思考起来:“吃牛排吧,不然吃披萨也行。那边是不是有家必胜客?”

    “那就先吃牛排再吃披萨。”李郁拍了板,又问秦风,“秦风,行吧?”

    “可以。”秦风淡淡道。心里一边暗道好险。

    可刘雅静却对这个问题有点不依不饶,还是追问道:“你们小时候为什么不住一起啊?”

    “家里的破事,别说了,反正都过去了。”秦风相当有经验地说着谎话,从语气到表情全都生动自然。

    刘雅静这才消停。弱弱地哦了一声,总算安静了。

    车子从景山上下来,又开了十来分钟,便到了新中国电影院所在的城南。城南是老市区,二十年前修建的时候,就没怎么规划好停车的区域。这些年东瓯市的私家车一多,这片商业区的停车地点就不够用。车子在附近绕了一个大圈,好不容易才在距离电影院有差不多七八十米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能停车的场所。

    下车步行到电影院,自然是秦风掏钱买票。

    国庆期间电影院里正在热播《哈利波特》的第三部。电影拍片不少,秦风给大家伙买了点小零食吃着,在外头等了不到10分钟,就等到前一场散场。

    一部电影2个小时,看完出来,正好就是晚饭的饭点。依着袁帅的想法,秦风先找了家牛排店吃了顿开胃餐,然后从牛排店出来,再直奔最近的必胜客而去。

    这么一通下来,刘雅静已然将方才的疑惑抛到了脑后。

    她只觉得今天陪着苏糖出来。真是赚翻了。

    动物园的门票80块,电影票40,刚才那顿牛排再便宜也是30元起步,接下来晚上还得去水上乐园。一张票120……

    刘雅静心里默默地算着这笔账,忍不住多看了秦风几眼。

    这么多人,这样一天玩下来,少说也得花上一千多块,秦风这个家伙,居然半点没当回事。他到底是多能赚钱?

    如是想着,刘雅静不禁越发地羡慕起苏糖来。

    人长得这么漂亮,成绩又好——至少相对刘雅静自己来说,而且家里还有钱!

    这命也太好了不是?

    “你这么看我干嘛?”苏糖被刘雅静盯得有点发慌。

    “没什么……”刘雅静摇了摇头。

    ……

    进了餐厅,这会儿吃饭的人已经不少。

    秦风他们在靠门边的位置坐下,招来服务员,点菜的活交给了袁帅,苏糖和刘雅静,又闲聊起来。

    “原来这里是有服务员的,我还以为是和肯德基一样,要自己到前台拿东西。”苏糖非常单纯地坦白了自己是头一回来这里。

    “秦风,你看你,怎么照顾你姐的,连披萨都没带她来吃过,你好意思做人家弟弟吗?”刘雅静立马装腔,质问秦风道。

    秦风笑了笑,道:“以前让她吃苦了,我以后一定好好照顾她。”

    苏糖却被秦风这句话搞得鼻子一酸,眼里顿时泛起了一点泪光。

    就在这时一群年轻人推门进来,走在最前头的那个人,转头发现苏糖,张口就喊:“苏糖!”

    苏糖见到黄震宇,被秦风撩拨起的小感动瞬间被瓦解,泪光立马没了。

    黄震宇走上前,满脸兴奋地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当然是吃饭啊。”苏糖端起了在学校里的范儿。

    黄震宇呵呵笑了笑,道:“真是巧。”

    说着话,和他一同过来的3个年轻人,已经跟了上来。一瞧见苏糖,非常不出意外的,神情全都变得不自然起来——通常来说,年轻小处|男见到美女,九成九都是这德性。

    其中一个皮肤很差、满脸青春痘的家伙,状态尤其闷|骚,想看又不敢多看。偷瞄了苏糖几眼,却指着秦风问黄震宇道:“他们是你高中的同学吗?”

    “这两个美女是。”黄震宇指了指苏糖和刘雅静。

    刘雅静不满道:“哟,我还当你眼里只有苏糖呢!”

    “美女叫苏糖吗?好名字。”青春痘自来熟,向苏糖伸出了手。“认识一下,我叫林海龙,震宇的初中同学。”

    苏糖瞥了林海龙一眼,没动作,只是淡淡道:“哦。”

    林海龙有点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站在他身边有点小帅的高个子笑着揶揄道:“想占人家便宜是不是?”

    “哟?被你看出来了啊?”林海龙倒是不害臊。

    苏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黄震宇又装着跟秦风很熟的样子,走到秦风身后,双手扶住秦风的肩,问道:“秦风,今天不用忙店里生意啊?跟你姐出来玩?”

    秦风呵呵一笑。

    黄震宇的高个子同学插嘴道:“要不我们拼桌一起吃好了。”

    “不用了,我们很快就走,晚上还有活动。”李郁一口回绝。

    “什么活动?”黄震宇问道。

    “去游泳。”刘雅静道。

    黄震宇微微点头,眼中若有所思。

    这时,袁帅对服务员道了声:“点好了,就这些吧。”

    ……

    十分钟后——

    “我跟你们说。二高根本不可能打得过十八中,十八中别的不行,篮球还是不错的,我们去年跟十八中打,打到加时才打赢,要不是他们队长脚抽筋,结果还难说!”有点小帅的那个高个子,把嗓门扩得无限大。虽然李郁已经很直白地告诉黄震宇他们,不要腆着脸过来凑热闹,但他们还是坐到了秦风他们边上。

    在刚刚过去的十分钟时间里。这位名叫管志平的高个子,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在校篮球队的光辉事迹。从高一替补说到高三主力,内容相当励志,与此同时。也向秦风他们传达了其他一些有关他自己的信息。但是在座的人只要不是白痴,就能听得出来他是在在炫耀,顺便,也算是给秦风他们做了自我介绍。

    秦风和李郁对视一眼,默契地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

    怎奈袁帅点东西没节制,居然叫了个14寸的大披萨。加上其他一些肋排、鸡翅、薯条,零零总总的一大堆,短时间内却没法消灭干净。

    刘雅静皱着眉头,低声道:“吵死了,真是有病。”

    苏糖忍不住朝黄震宇那边看了眼,却正巧对上管志平的眼神,自我感觉极其良好的管志平,这下就绷不住了,情难自禁地站起来,朝着苏糖走了过来。

    “你们全都是十八中的啊?”管志平问道。

    “我不是。”袁帅很诚实地回答。

    秦风和李郁却根本不搭理他。

    “你哪个学校的?”管志平又问袁帅。

    袁帅道:“五十八中。”

    “哦?”管志平表情微微有了点变化。

    五十八中是东瓯市唯一一所正大光明的后门学校,学校里的老师,全都是向一中借用的,教学力量绝对是全市顶尖,但生源就参差不齐,除了极个别距离一中和二中只有几分之遥的优等生外,其他绝大多数都是市里领导和大老板们的孩子。

    “买进去的?”管志平搭着袁帅的肩。

    袁帅也说不清拼爹算不算“买”,颇为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管志平装出一脸熟谙世事的模样,感慨道:“能买得进去也好,一中的老师,总比我们六中的强。”

    这句话在刘雅静听来,显然又是在装逼了。

    东瓯市市区,重点高中应该是“两所半”。

    除了李郁所在的东瓯中学,以及秦风表姐李欣然现在上的东瓯二高,剩下的那“半所”,就属管志平所在的六中。以秦风当年的中考成绩,距离六中差了大概有30来分,因为志愿填报失误,秦风就落进了十八中的魔爪。

    可袁帅却是真老实,竟然还挺钦佩道:“你成绩挺好啊!”

    “一般吧。”管志平装作谦虚地笑了笑,“估计也就能上个二本,这次一模才考了560多。”说着,忽然又把话头转向苏糖,问道:“苏糖,你们学校这次理科最高分是多少?”

    “我不知道。”苏糖面无表情道。

    管志平又问:“文科呢?”

    刘雅静道:“关你屁事啊?”

    “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嘛!”管志平多少有点下不来台地笑道。

    “你跟十八中的人聊什么学习啊,人家多尴尬是不是?”林海龙忍不住也凑过来,自说自话地叨叨,“震宇说他们学校这次模拟考,全校没一个上二本线的,文科班成绩最好的那个,刚好和去年的二本线差1分。”

    “这么惨?”管志平装得很震惊。

    “就是这么惨。”黄震宇拿着块披萨上前,边吃边说道,“十八中今年也没戏,我在学校里的成绩算拔尖了,明年顶多也就考个三本,要是发挥不好,搞不好就是专科了。现在我们学校里不少人都说,早知道读书没出路,去年就和秦风一起退学卖烤串去了。”

    “退学?”

    “卖烤串?”

    林海龙和管志平双双望向秦风。

    秦风微微点头。

    林海龙立马露出一脸痛心疾首,对秦风道:“何必呢,就算考不上大学,好歹先那个文凭啊,怎么说你也考上普高了。”

    “是啊,现在这个社会,初中文凭真的有点难看。”管志平接茬道,“虽然说高中文凭也没有什么用,不过拿出来好歹也是个门面,我说你也太冲动了。”

    秦风对这俩货也挺无语的,叹了口气道:“没办法啊,家里条件不好,得打工给我姐赚学费。”

    管志平见坑就跳,脱口而出道:“你卖烤串能赚几个钱?”

    苏糖和刘雅静,不约而同扑哧一笑。

    管志平被苏糖笑得心神荡漾,问道:“怎么了啊?”

    苏糖不答话,只是摇摇头。

    刘雅静却是忍不住提醒道:“人家卖的烤串,和你想的可不一样。”

    黄震宇赶紧对管志平道:“他是开店的,不是路边摊。”

    管志平表示不解。

    黄震宇进一步解释道:“他的店一个月少说也能挣四五万!”

    管志平闻言,瞬间睁大了眼珠子,完全无法相信,卖烤串居然能这么赚钱。

    他尴尬地安静了几秒,却是不服输地想找回点面子,揪着秦风的学历不放,装模作样地要给秦风当人生导师:“其实以你现在的状况,去报个夜校其实也挺不错,等你生意做大了,就知道读书的重要性了。”

    秦风呵呵一笑。

    林海龙却来了段更装逼的:“别说这些了,人各有志,人家生意做得好好的,没文凭也无所谓。而且书读得太多,其实也不见得就是好事。文化水平越高,和身边的人越难沟通,还是秦风这样挺好,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共同话题也能多些。”

    苏糖听得直皱眉,忍不住道:“你什么意思啊?”

    袁帅更是直接站起身来,一改刚才人畜无害的样子,瞪着林海龙道:“你妈逼有病吧?回去自己那边吃饭行不行?”

    林海龙一见到袁帅的“完全体”,差点就要吓尿。

    秦风适时地开口拉喊住了袁帅:“乐乐,算了,咱们抓紧吃饭,别没事找事。”

    袁帅收起架势,又坐了回去。

    林海龙惊魂未定,嘟囔了一声“真野蛮”,灰溜溜地跑了。

    “他只是随便说说,你们别放在心上。”管志平还要装和事佬。

    秦风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也可以走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