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同人不同命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靠,有没有搞错啊……”

    黄震宇一行四人磨磨蹭蹭地走到市游泳馆门口时,看的只有停在场馆外的十几辆私家车。暑假里火爆异常的市游泳馆,此时紧闭着大门,甚至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管志平不甘心地走上前,透过大门玻璃往里头看,但入眼的,只有黢黑一片,别说是人影,根本就连鬼影都没有。

    “应该是国庆节放假了吧?”林海龙有点想明白了。

    市游泳馆是公家的,国庆节大家都放假,他们当然不可能上班。

    “他们是不是去别的什么游泳馆了?”黄震宇问道。

    管志平皱眉道:“咱们这一片还有别的游泳馆吗?”

    几个人一想,倒是真想不出。

    东瓯市市区在文体设施这一块的建设上,失败得简直一塌糊涂,反正黄震宇从小到大这么多年,除了市游泳馆,就没到别的场所游过泳。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地站在游泳馆门口抓耳挠腮了一阵,林海龙忍不住道:“操,肯定是被他们给骗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去游泳!”

    “人家就是不想搭理你们。”黄震宇觉得自己被同伴拖累了。

    管志平瘪瘪嘴,又回忆道:“我看他们出门走的那个方向,应该是去新中国了。”

    “对,很有可能应该是去看电影了。”林海龙附和道。

    黄震宇心疼刚才打车过来的钱,惊道:“怎么,你们还想再跟过去?做人有点底线好不好?”

    “什么底线不底线的,泡妞就是要死缠烂打知道不?”管志平摆出花丛老手的架势,搭上了黄震宇的肩,“我们不跟过去,怎么让人家知道心意。我反正是下定决心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再见苏糖一面。”

    “我操,你这不叫死缠烂打,你这他妈就是犯花痴。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你是这种人?”黄震宇心里喷起来了。他原本把今天的计划安排得非常妥当,先去必胜客吃晚饭,然后再去KTV唱歌,11点过后。就一群人拎着啤酒到江边的陶公山去放烟花——对,没错,就是烟花。

    黄震宇觉得在凌晨12点,也就是自己刚满18周岁的这一刻干这件事,那是相当相当的文艺。

    可现在呢。歌看来是唱不成了,而要去看电影,预算显然又不够。

    电影院晚上的票价可比白天高多了,这个点过去,一张票起码也得六七十块,四个人就是三百多。现在他口袋里,总共也不到300块。也就是说看完这场电影,别说烟花,就连啤酒他都买不起,别说啤酒。搞不好连坐公交车回去的钱都不够!

    “你去不去?”管志平却不管黄震宇这么多,语气变得生硬起来。

    黄震宇纠结道:“有意思吗?”

    “我就问你去不去!”管志平给黄震宇发出了最后的选择题。

    黄震宇在心里郑重权衡了一番,觉得还是钱比较重要,果断坚定道:“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管志平这下就觉得有点丢份了。

    平日里这个小群体,一直是他说了算,今天出来给黄震宇过生日,他也是摆着一副隐形大哥的心态。原本刚才他只是开玩笑,可黄震宇这句“要去你自己去”,却深深地伤害了他的感情。

    “自己去就自己去!”管志平恼怒地回答,转头问另外两个人。“你们跟我走还是跟他走?”

    “别这样行吗?好端端的,为了女人闹个屁啊!还做不做兄弟了?”林海龙开口打圆场,这话说的,仿佛苏糖已经被他们泡到了手了似的。

    黄震宇和管志平互相看看。安静片刻,多少冷静了一些。

    管志平呼出一口气,稍微放平了语气,沉声道:“我就说跟过去看看,就让你陪我走一趟而已,有什么难的?震宇。你自己说,你平时让我给你帮什么忙,我有说过一个‘不’字吗?”

    黄震宇虽然完全想不出管志平有给他帮过什么忙,但人家这么问,他却不好意思把实话说出来,只能装作他们俩好像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说道:“以前归以前,现在是现在,你现在这个状态就不对劲。你现在去见人家一面又能怎么样?”

    管志平反问:“那就当不是去找她,咱们就当是去看电影,这样总行吧?”

    黄震宇无话可说了,他装着不经意地把手伸进口袋,摸了摸那薄薄的几张纸,一咬牙,内心极度抓狂地认了:“行行行,去看电影,去看电影!”

    四个人从游泳馆的大门出来,黄震宇破罐破摔地又拦了辆出租车。到了电影院,管志平猜想秦风他们看的肯定是一部时长比较长的电影,于是特地选了部短片,说等会儿看完,可以在影院门口堵人。黄震宇对管志平这番极其主观的推理表示要翻白眼一万次。但也有值得高兴的,那就是票价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贵,一张票45元,等看完电影,剩下的钱还可以买少量的烟花和啤酒,总算是没超出预算……

    一个多小时后,8点出头,黄震宇他们看完电影散场出来,站在影院门口,跟傻逼似的等了半个多小时。

    结果自然是没能等到秦风几个人。

    “应该是在我们看的时候,他们就先走了。”管志平认定了自己的推断。

    黄震宇没精打采地叹了口气。

    刚才花了180块看了部烂片,现在才8点半,也不知道剩下的时间该怎么打发。

    他掏出手机,傻乎乎地愣了半天,忽然发出一声:“啊!”

    “怎么了?”林海龙和管志平全都转过头看他。

    黄震宇道:“我有苏糖的手机号码。”

    管志平立马炸了,高喊:“我操,你早说啊!不会给她打电话,问问她现在人在哪儿啊?”

    “妈的我不是没想起来么?”黄震宇不爽地说着,趁着这会儿胆气莫名的足,拨通了苏糖的手机。

    “嘟——”手机里一声长音,黄震宇的心跳陡然加快起来。

    “嘟……”又是一声长音,黄震宇深吸了一口气。

    “嘟~嘟~嘟~”继续长音,然后传出了机器人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现在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黄震宇无奈又遗憾,又像是松了口气地挂断手机,对管志平道:“没人接。”

    管志平马上说:“你把她号码报给我,我打。”

    黄震宇只能把苏糖的号码给他。

    管志平跟着打了一通,和黄震宇一样,没人接听,只能恨恨地作罢,说道:“肯定是故意不接。”

    林海龙点点头,表示同意。

    ……

    “浪要来啦!”

    同一时刻,秦风几个人租了几个气垫船,正在人造海滩边等待着今晚倒数第三次人工海浪。

    苏糖在水里泡了一整晚,非但没觉得累,反而越玩越疯,撺掇着刘雅静要往大浪出来的出水口去。刘雅静惜命,不和她疯闹,可苏糖一个人又害怕,这种情况下,就只能由秦风顶上了。

    气垫船不大,刚好只够2个人坐。苏糖又怕又兴奋,死紧死紧地抱着秦风的后背,甚至无师自通地把双腿盘上了秦风的腰,俨然就是一只考拉。

    秦风被苏糖这么一抱,免不了血气上涌。

    大浪扑来的时候,他心猿意马地没能抓紧,于是当巨浪过去,两个人全都翻进了池子里。

    好在苏糖抱秦风抱得足够结实,落进水里,两个人在水下随着波浪往浅滩漂,漂着漂着,就漂到了离另外那仨足足有几十米远的地方。

    从水里出来,秦风四仰八叉地躺在岸边,苏糖不知何时,居然变成了正面抱着他的姿势。

    趁着四下无人,小妮子很坏地吐了秦风一脸水。

    秦风啪的一声一拍她的屁股,另一只手按下她的脑袋,就是一通吻。

    “讨厌,被雅静看到怎么办?”苏糖嘴上嗔怪着,心里却是颇为享受这种仿佛**的刺激感,然后赶紧从秦风身上爬起来。站起来的时候,又往秦风腿间扫了一眼,见那里不像平时那么嚣张,奇怪又担心地问道:“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秦风点点头,认真地反问道:“你什么时候让我舒服过吗?”

    苏糖剜了他一眼:“死相。”(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