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审美标准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嗝~~~”袁帅的饱嗝,打得和他本人的体型一样有气势。;乐;文;小说+xs但等这个精彩瞬间过去,他随即就恢复了平常状态下的单纯本性,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然后换回全桌人一个善意的微笑。酒足饭饱,这顿宵夜吃了将近1个小时,秦风难得奢侈了一把,点了一整只澳洲大龙虾,180一斤,被他们分而食之的这位,净重一公斤。托这只大龙虾的福,这一顿进了秦风他们肚子的海鲜小伙伴们,死得也算瞑目。

    结账时866这个吉利的数字,有它们的一份功劳。

    秦风钱包里的零钱花得精光,所幸苏糖平日里偷攒的私房钱也不少,关键时刻不至于让秦风丢面子。买完单后,李郁先送住得最近的刘雅静回家。小刘姑娘刚一下车往回走,忍了一整天的苏糖立马就霸住了秦风的胳膊。

    李郁瞥了眼后视镜里两人的腻歪劲儿,忍不住喊道:“小心我把车子开进江里,大家同归于尽啊!”

    袁帅马上接道:“先送我回家,然后你可以把车开进湖里同归于尽。”

    袁帅家就住在湖滨路,边上就是东瓯市著名的湖滨公园。

    苏糖被两个人说得不好意思了,可刚一微微松开秦风,就被秦风拉了回来,秦风很不怕死地反抗道:“咋滴,眼红了可以去酒吧下药啊!”

    “我操,我怎么觉得你退学后的战斗力至少提高了十倍?”李郁沿着江滨路往前开。满脸都是搞不过秦风的无奈。

    袁帅跟着酸了一把:“有家室的人,果然不要脸多了。”

    秦风转过头。乖张对苏糖喊道:“老婆,这胖子居然说你不要脸!”

    苏糖甜蜜蜜地娇嗔道:“真讨厌,谁是你老婆了?”

    李郁和袁帅齐刷刷地打了个寒颤——妈的,单身狗根本吃不消好不好?

    “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相爱就像风云的善变……”秦风和苏糖正花样折磨李郁和袁帅的时候,车子路过陶公山下。忽然听到有嘶吼声从山巅传来。

    李郁缓缓放慢了车速。好奇地多听了两句。

    苏糖鄙夷地评价道:“唱得好难听。”

    李郁猜测道:“应该是在耍酒疯吧?”

    袁帅呵呵一笑:“这种人要是在路上碰到,遇上两个就地打死一双。”

    秦风沉默了片刻,说:“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我们今晚第三次遇到了同一群人?”

    车子里一时间寂静了,因为每个人仔细想想,心里都觉得真还挺有这种可能。

    ……

    秦风一语成谶。

    黄震宇根本没料到,自己有生之年第一次发酒疯,居然都让女神撞上了。只是不管这种“撞上”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他的女神其实都无所谓。所以相比之下。女神的反应,反倒比这件事本身更值得他痛哭流涕。显然对于一个失败者来说,死爹妈绝非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最痛苦的应该是“求不得”——任何意义上的所求不得。

    酒量很浅的黄震宇。喝了3瓶啤酒后,不仅有了被洗胃的感觉,还觉得自己被自己洗脑了。

    他的脑海中反复倒映着苏糖的倩影,这让他对人生的产生了满满的怀疑,进而向管志平问了一个充满哲学意味的问题:“志平,难道男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女人?”

    管志平很流|氓地笑了笑。满嘴酒气道:“确切地说,应该是为了漂亮女人——的逼。”

    六中校长要是知道管志平这货已经无师自通到了这种程度,肯定会连夜跑来陶公山,把这厮装进麻袋、绑上石头、沉入瓯江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做贡献,然则他根本不在这里,所以只能由着他们继续发挥一些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内容。

    “我问你,刚才你那两个同学,苏糖,还有另外那个……”管志平醉醺醺道。

    “刘雅静。”黄震宇提供了确切姓名。

    管志平点点头,眼神迷蒙道:“她们两个都挺漂亮,对吧。”

    黄震宇嗯了一声。

    “那我现在让你选,给你苏糖,让她爱上你,但是你只许看,不许碰;给你刘雅静,她不喜欢你,但是让你看也让你碰。你选哪个?”管志平问道。

    黄震宇思考了两秒,斩钉截铁道:“我选苏糖。”

    管志平目露鄙视。

    黄震宇高声道:“我爱她!”

    “爱你妈啊,那种小妞,你想娶她没个几百几千万,你养得起吗?”管志平端起酒瓶子,咕噜咕噜灌了几口,他望着山下明亮的路灯,满脸看透人世的沧桑样,“苏糖那样的女人,你和我根本就守不住,就算勉强得到了,迟早也要跟别人上床,除非你永远不让她出门。”

    黄震宇沉默了,坐在草地上,卷缩身子,抱住双腿,像个受。

    他觉得管志平说得没错。

    像苏糖那样的女人,就应该跟嫁给一个极其优秀的男人。

    她和任何身份低于欧洲皇室子弟的男人在一起,都是对她的玷污。

    没错,她根本就是公主,根本就是女神!

    “哈……”黄震宇呼出一口长气,萧索地问管志平道,“你说我们今晚跟傻逼似的跑来跑去,结果就是为了能多见人家一面,这算不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管志平神情一僵,明显被戳到了痛处。他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推翻了黄震宇得出的所有结论,露出一脸张狂的冷笑,大言不惭道:“什么天鹅不天鹅的,等老子以后有了钱,想怎么睡她就怎么睡她!”

    黄震宇怔了怔。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瞪眼道:“你再说一次?”

    管志平不以为意。嬉皮笑脸道:“我要操她。”

    黄震宇气得浑身发抖,和管志平愤怒对视了整整半分钟后,狠狠地把酒瓶砸向身后的小亭,啪啦一声响,林海龙和另外一个正在吐的哥们儿转过头,就听黄震宇大吼道:“从今天开始。老子没有你们这些朋友!”说完。便朝山下飞奔而去。

    林海龙看着黄震宇的背影,脑子喝得有点不清醒的他,走到管志平身边,奇怪地问道:“他怎么了?”

    管志平愕然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没头没尾地喃喃道:“我信了……”

    “信什么?”林海龙问。

    管志平说:“以前我总觉得‘红颜祸水’这个词语很他妈扯蛋,今天我们只不过和苏糖见了两回,结果震宇就和我闹翻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林海龙缓缓点头:“神奇。”

    ……

    “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红颜祸水。”

    出于惊人的巧合。秦风这时居然也在讨论同样一个问题。

    产生这个话题的起因是苏糖为了防止被闺蜜挖墙脚,想要把刘雅静卖给李郁,结果李郁眼光太高,只给刘雅静打了7分的低分。然后扯着扯着,就被秦风掌握了话语权。

    “理论上说10分满分的女人,从来只存在于每个男人的幻想中。而且这种幻想是不清晰的,只有在梦里,你才能看到那个模糊的轮廓。只有轮廓,没有真相,但你心里百分之一百地清楚地认定。那个人就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没有之一。一旦这个形象有了具体的定位,她肯定就不是最美了,因为具体的东西能拿来比较,有比较,就迟早会有输赢。”秦风给李郁和袁帅科普道。

    向来对名词解释很挑剔的李郁,听完秦风的这套说辞,居然同意了。

    “有水平。”这辈子就没夸过别人几句的李郁,今天表示服了秦风。

    袁帅很好奇地继续问道:“那9分的呢?”

    “9分也不存在于人间。”秦风起了谈性,拿出了他在大学时搞出的研究成果——没错,这就是他前世大学毕业时写的毕业论文——《如何以最客观的方式通过主观感官给女人的相貌打分》,后来这篇文章上了校报,被当作笑话,也就是后来俗称的段子,“所谓9分,应该就是大众"qing ren",这种大众"qing ren",通常是经过人们的口口相传,将其美貌逐步放大,一直放到你心理上的最大值,以至于让男人觉得,人间最美的女人也就这样了。不过通常男人心里都会有好几个这样的存在,所以她们只能打9分,而当你有机会见到真人,这个分数绝对只低不高,因为现实永远比想象残酷得多。”

    “精彩!”李郁叹服道。

    这时苏糖吃味了,问道:“那8分呢?”

    “8分啊,8分就比较具体了。”秦风笑眯眯地看了眼苏糖,说道,“8分就是一个男人一生中所能接触到的最美的女人,这个接触,包括某天在路人擦肩而过时的惊鸿一瞥。8分女人,第一长相绝对符合男人心中的最高审美,第二身材极好,能让男人在一瞬间产生某些念头,第三拥有极其独特的气质,或性感撩人,或端庄大气,第四,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极难泡到手,她们要么有钱,要么有背景。综合以上的条件,8分女才是存在于人间的顶级存在。所以如果我要给一个女人打8分,我肯定是真心喜欢她。得不到的,或者很难得到的,才是最好的。”

    苏糖看秦风的眼神变了。

    她一方面很想问秦风,他会给她打几分,但一方面则很委屈,觉得亲妈真是没说假话,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自己亲也让秦风这个坏东西亲了,摸也被这个坏东西摸了,甚至有一回差点去摸这个坏东西的坏东西,她都做到这一步了,结果却现在却不在“得不到或者很难得到”的这个范围里。这纯属思想上的始乱终弃好不好?!

    苏糖忍了半天,碍于车里有两个外人,总算还是不好意思开口问秦风“你到底爱不爱我”。

    于是秦风很容易就说到了7分女:“7分女和8分女相比,就是少了第四点,她们足够好,但是太容易上手,太容易上手,身价就被拉低了。”

    李郁勉强接受了这个观点,“那6分呢?”

    “6分这个范围就比较广了,6分女人足够漂亮,但和7分的相比,总是在身材或者是气质上有所欠缺,又或者她们并没有那么漂亮,可是因为身材出众,容易让男人为她们着迷。”秦风说了个比较笼统的解释。

    李郁接着道:“这么说,6分以下就是不漂亮的了?”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秦风道,“6分和6分以上,基本都属于亮眼的,就是第一眼见到,就让男人留下深刻印象。而5分以下,就属于需要发现美的眼睛的。有的女孩子,被人说是耐看,看着看着,慢慢就觉得漂亮了,这就是5分。"qing ren"眼里出来的西施,超过90%都是5分女。”

    “剩下的10%出在4分里?”袁帅问道。

    “可以这么说。”秦风道,“5分是越看越漂亮,4分就是怎么看都不觉得漂亮,但是不会觉得难看。很多男人说的将就,或者被审美和普通人有差异的男人认为是漂亮的,基本就是4分女。”

    李郁接道:“所以3分开始,就属于难看的?”

    “没错。”秦风用一种研究学术的口吻道。

    李郁道:“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把难看归纳成3个档次的。”

    秦风道:“很简单,根据可容忍的程度。3分的难看,是完全可以容忍的难看,就是一个长相丑的女人,每天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可你一点都不觉得恶心,甚至相处得十分愉快。2分的难看,是一种令男人无法忍受的难看,每次见到她的脸,就心情变差,用语言对她进行人身攻击,事后也不会觉得内心深处存在愧疚感,因为你觉得你说的全都是真话。至于1分,这种存世概率要比8分女还低得多,这属于你见过一眼,就不想再在这辈子见第二次的类型。这属于语言无法形容的丑,丑和10分的美女一样虚无缥缈,所以理论上,这种丑应该是不存在的。因为每个男人的审美都有区别,你觉得丑得惊天动地的,或许在别人眼里还能接受,觉得她是2分或者3分,甚至4分。”

    “那0分呢?”湖滨路已经到了,但袁帅坐在车里,却不愿马上下来。

    秦风摇了摇头,道:“不存在0分。”

    “为什么?”袁帅追问。

    秦风说了一句很深奥的话:“0分算不上人,但1分……好歹还是个女人。”

    袁帅果然没有听懂。

    李郁和苏糖却秒懂了。

    苏糖忍不住掐住秦风的腰间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

    秦风痛呼的同时,李郁感慨道:“换了20年前,你这种人早被按‘流|氓罪’枪毙十几回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