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六章 28分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湖滨路的绿化不是一般程度的好,每到夜黑人静,这旮旯就跟恐怖片片场似的,独身的姑娘根本不敢在天黑后独自路过。,后来有一段时间国内男性遭侵犯的新闻出多了,一时间连大老爷们儿都渐渐不敢在此地出没。毕竟正如秦风所说,这世道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尤其像中国这种人口大国,哪怕出奇葩的几率远低于大霓虹国,其绝对值依然不容小觑。

    然则,以上的结论和说明,对袁帅同学而言统统无效。

    试想一个可以侵犯到袁帅的家伙,该拥有如何强大的体格以及战斗天分,除此之外,他的口味将重到什么程度?如果真的存在这种人物,以其天人境界,想必也犯不着干那种脏活。

    袁帅从车上下来,走得从容而潇洒,没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树木掩映下的远处。

    李郁掉转车头,送最后的的秦风和苏糖回家。

    道路两旁高大的乔木遮挡住了月光,许多立得比大树更高的路灯,也因此根本发挥不出路灯的作用。灯光从茂密树冠的凌乱枝桠中穿过,斑斑驳驳的,打在湖滨路多年未翻修过的柏油马路上,不敢在市区开远光灯的李郁,只能以极慢的速度,缓缓前行。

    车子里莫名安静得有点诡异。

    苏糖一直不说话,秦风和李郁在经历过刚才的头脑风暴后,由于消耗过度,一时间也打不起继续扯淡的心思。

    好在湖滨路说长不长,纵然李郁开车的速度再慢。还是没一会儿就驶出了这片,在青天白天时被所有市民称道的“全市第一绿化马路”——所以说人性真的很贱。凡是有利就是好的,不利就是该人道毁灭的。却不知好与不好,从来就只是站在不同的立场和角度,看同一个问题时,所得出的不同的主观结论而已。本质上无非“趋利避害”四个字。

    出了湖滨路,眼前明亮的光线,陡然肥了李郁的胆。

    短短不到5分钟后,车子便停在了秦风和苏糖家的小区之外。

    秦风打开门先出来,然后伸出手,拉出了略显不情愿的苏糖。

    “拜拜。”

    “晚安。”

    李郁投给秦风一个你自己保重的眼神。很不仗义地直接跑路了。

    秦风牵着苏糖的手,脚步不紧不慢地朝小区内走去。

    十八中校区附近的小区,环境远不如秦风以前住的那个地方,这里除了房子就是房子,即便到了夜里,也无法给人已经清静的感觉,更不适合跟小姑娘玩浪漫。小区里时不时还有过往的行人路过,纯粹是把这里当成马路的一部分,偶尔有一个在经过路灯下的霎那撞见苏糖。就会用很夸张的动作停下脚步,然后满脸艳羡地转头回望,心中暗骂秦风一坨牛粪的同时,果断将苏糖标记为他人生中排名第一的8分姑娘——对于普通人来说。搞定一个有男朋友的姑娘,和搞定一个有钱人的女人,难度系数是完全可以划等号的。

    苏糖和秦风在沉默中走到自家楼下。

    忍了仿佛半个世纪的她。终于还是憋不住了。

    这种憋不住,显然比尿急还令她无法忍耐。

    “你给我打几分?”苏糖问道。

    秦风看着她。笑得那叫欠抽。

    苏糖被秦风看破心思,又羞又急地转身就跑。

    但却被秦风拉了回来。

    秦风很有霸道总裁风范地将她一把拉进怀里。一只手环着她的腰,一只手搭在苏糖的后枕,动作足够野蛮,使的力气却足够温柔。苏糖不敢动弹了,紧贴着秦风,胸口一起一伏地喘息着,然后便听到秦风在她耳边吹气似的说道:“28分。”

    苏糖愣住了。

    这个数字,简直太特么考验想象力了。

    以至于原本已经做好和秦风吵“处|女架”心理准备的她,这一刻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秦风。

    “什么意思?”苏糖感到困惑而莫名高兴地问到——就像考卷明明只有100的满分,而某些逆天的学生也很笃定自己能考100,结果成绩下来,老师却莫名其妙地给了110了。这种情况下,她所需要的,就是等待别人夸她,以及对这次夸奖给出具体的解释。

    而这一次,秦风的解释,绝对不负苏糖所望。

    秦风微微酝酿了片刻,然后说出了他两辈子以来,最肉麻的一段情话:“你曾经出现在我前世的梦里,那时我看不清你的脸,但我知道那一定是你;老天爷念我的苦,重新给我一次在今生和你相遇的机会,当我这辈子还不认识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是我心里的唯一;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可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好,我舍不得从想象中的9分里扣去哪怕半分,但再给你多加1分,我又怕你变成10分,就会重新变成我的一场梦。

    阿蜜,幸好你是9分而不是10分。

    如果这辈子我还是只能在梦里见到你,我的人生永远也谈不上美满。

    我爱你,无论前世,无论今生,无论来世。”

    秒杀。

    苏糖扑在秦风怀里,激动得恨不能当场哭死。

    如果秦风在这一刻丧心病狂地来一句“我们先去去开房好不好”,这个被灌了迷汤的傻妞不仅会一口答应,甚至很可能会补充说“不需要套套”。

    这是一股远超后世那些不要脸的死人妖要给国民老公生猴子的心理冲动。

    不仅发自肺腑,甚至掏心掏肺。

    “上楼吧,玩了一天,也怪累的。”抱了半天,秦风才松开苏糖,捧住她的脸颊说道。

    苏糖满目柔光地点了点头,又轻声对秦风道:“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别把身子熬坏了。”

    秦风贱气纵横地一笑:“放心,不会影响生育的。”

    苏糖出乎寻常地没有踢打秦风,反而微踮起脚,头一回那么主动,贴上了秦风的嘴唇。

    一个长长的吻别。

    “你今天好热情。”秦风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糖无力地锤了秦风的胸口一下,“讨厌!”

    两人正你侬我侬地化不开,忽然间,苏糖满是春|情的双眸中,骇然闪过了一丝惊慌。

    秦风奇怪地转过身子,循着苏糖的目光看去,就见到了神情崩溃的黄震宇。

    单从表情来判断,秦风可以确定,黄震宇同学的三观,此时此刻绝对已经被毁得干干净净了。

    “我们要不要杀人灭口?”秦风一本正经地问苏糖道。

    在正确的地点和正确的时间,遇上一个不正确的人。

    于黄震宇,这是人生的悲剧。

    于秦风,这却只是日常的喜剧。

    苏糖夹杂在这场闹剧之中,纠结而无辜地小声问道:“怎么办啊……”(未完待续。。)

    ps:我爸的病情暂时控制住了,气球跪谢诸位的慷慨解囊和支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