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袁帅的野望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李郁周五晚上在秦风店里沾了一身的烤串味儿,直接就背着书包连夜奔赴一中而去了。

    这种把一秒钟掰成两个半秒来用的精神,相当激励秦风的神经。

    这世上的成功人士中,除了个别旷古烁今的天才,绝大多数,其实每天都这样生活。该玩的时候使劲玩,等玩过了,就百分之百地把精力投入到正事中。就像秦风曾经看过的一个段子,说某位记者采访一位得道高僧,问他为什么能佛法如此精深,老和尚回答说:“我只是该念经的时候念经,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成功的道理浅显如斯,能身体力行者,却是寥若夏冰。

    秦风受了刺激,当天晚上就打住了已经绵延5天的奢靡生活,开始发奋苦读。

    这下就更苦了苏糖,刚吃过晚饭,就被秦风和余晴芳拉回家刷题,连看个肥皂剧的时间都没有。

    家里忙忙碌碌的,店里也忙忙碌碌的,在所有人为了生活或为了生存的脚不沾地的忙碌中,国庆节莫名其妙就过去了。

    烤串店里,两个新来没几天的男勤杂工,在国庆节过后就辞了职,秦风也不拦着。

    这些连半点苦都吃不得的年轻人,留着也是浪fèi大米。

    女员工们的忍耐力就强得多,即便是汪晓婷这个看样子就知道绝非吃苦耐劳型的姑娘,也硬生生挺了下来。秦风没有食言,国庆节过后,给每个人先发了假期补贴。也就是事前说好的双倍工资中的增额部分,权当是这个月提前发了奖金。

    国庆之后。日子就像上了发条,每天规律而飞快地奔袭着。

    秦风逐渐恢复作息。白天一边在店里盯着,一边继续自学,晚上就回家盯着苏糖复习功课。到了周末,至少挑出一个晚上,带苏糖或者直接全家人一起出门潇sǎ一下。街边挂着硕大招牌的各种消费场所,能进qù的,就全都进进qù看上一看,转上一转,瞧瞧人家的服wù形式是什么样的。消费理念是什么样的,既放松身心,也让媳妇儿和爸妈增加点眼界。假以时日,眼界高了,有钱人的气质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

    10月份的日历一页页翻过。

    袁帅在这个过程中,到秦风的店里来了5次,其中3次秦风知道,另外2回,却是瞒着秦风。自己拉了一群朋友过来“捧场”,至于究jìng是捧谁的场,这些事只能是天知地知。

    苏糖的小烦恼也渐jiàn淡去了。黄震宇比想xiàng中的要更有原则,半个月下来。十八中内没有传出半点对苏糖不利的风声。秦风特地印制了100张白送的代金券,给了黄震宇10张面额100元的。剩下的90张,全都给了王安。毕竟店长这个职务。可不仅仅只是拿来镇压店员和监督经营的,优秀的店长。还必须得学会讨好周边关xì。而讨好八方,就得付出真金白银。

    店里的伙计们经过国庆节的魔鬼式锻炼。国庆后干起活来的效率已经不怎么需要人盯着。

    一切运转良好,秦风甚至能抽出一点时间,跑去五中找个别老师请教了一些学习上的问题。

    只可惜五中老师的水平确实难以恭维,秦风只去了3次,就果断放qì了。

    问他们还不如问李郁。

    天气一天天转凉,眼见着,就到了月底。

    10月份最后一个周六的下午,袁帅又来了店里。

    这回叫上的居然是几个小学同学。

    秦风和袁帅一起长大,袁帅的小学同学,当然也就是秦风的同学,只是这么多年过去,秦风即便还记得他们的名zì,却已经无法把这些名zì和他们此时的长相联系起来。随口敷衍着和这些老同学寒暄了几句,秦风便坐回到前台,和静静聊起了袁帅。

    秦风不知道静静是否知道袁帅对她有意思,不过想来以静静的精明,她多少应该已经察觉出一些端倪。只是她自己不说,秦风也就无法确认。

    站在朋友的立场上,他当然希望袁帅能有段好的姻缘,而静静也是个好姑娘,只要袁帅家里人不反对,秦风乐得帮忙牵线。在秦风想来,一段规规矩矩、正正经经的恋爱,对男人的成长,尤其是对于像袁帅这样总也长不大的大孩子,绝对是有益处的。

    “看样子乐乐是迷上咱们店的烤串了。”秦风站在静静身旁,投石问路地开启了话题。

    静静笑得很自然,回答道:“迷上还不好啊,每次带这么多人过来,全都是生意啊。”

    “每回来都打对折,还吃那么多,成本都不知道能不能收回来,我还宁可他少来几回。”秦风开玩笑道。

    静静道:“小老板,你怎么对朋友也这么抠?他来了多好,我看着他吃都觉得香!他往咱们店门口一坐,就跟广告牌似的,给你招揽生意呢!”

    秦风笑眯眯地看了看静静,试探道:“你真觉得咱们店的烤串有这么好吃?每星期都来吃一回也不会腻?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是奔着别的什么事情来的?”

    “奔着你嘛!你给他打对折,东西这么便宜,人家当然每个星期都来找你了!”静静给出了一个很客观、很无法反驳的答案,然hòu接着说道,“再说咱们店的东西确实做得好啊,每个星期只吃一次,我就算吃上一辈子都不会腻。”

    秦风被静静这光明正大的马屁说笑了。

    这姑娘确实聪明,说话说得滴水不漏的,还不招人讨厌。

    秦风见撬不开静静的嘴,干cuì来直接的,问道:“你觉得乐乐这人怎么样?”

    静静扭过头,笑问秦风:“小老板,你想干嘛啊?”

    秦风道:“我就是随便问问。”

    静静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羞涩:“有什么好问的啊,我比你们都大上四五岁呢……”

    秦风马上追问:“你哪年生的?”

    静静回答:“84年。”

    秦风嘀咕道:“那就没五六岁了,也就大3岁而已。”

    静静道:“大3岁也不小了啊。”

    秦风笑道:“你对这个这么在意干嘛?”

    静静愣了愣,旋即笑答:“看你说得这么认真,我也是在配合你啊!”

    秦风指了指袁帅:“你觉得怎么样?”

    静静面露为难,小声道:“他块头也太大了,看着吓人……”

    秦风若有所思,微微点头。

    两个人忽然安静下来。

    “小老板……”

    “如果他……”

    安静几秒,两个人同时开口。

    秦风和静静对视半秒,又异口同声道:“你先说!”

    说完,看着对方,不由得笑了。

    “你先说吧。”秦风道。

    静静酝酿了一下,轻声道:“小老板,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把握好的,你不用为我费这些心思。”说完,静静地看着秦风,神情略显忐忑。

    秦风看着她不安的模yàng,想了想,把刚才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嗯了一声:“放心,我不会勉强你做不喜欢的事情的,你在我这里,除了工作,其他一切活动都是自由的。咱们是平等的雇佣关xì,我尊重你的一切权利。”

    静静露出了微xiào:“小老板,谢谢你。”

    “不用谢我。”秦风摇头道,“不过他自己主dòng出手,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静静嘻嘻笑道:“他不会的,他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敢。”

    秦风叹了口气。

    果然,早就被发现了。

    秦风远远地看着正在和小学同学大声交谈,企图靠这种幼稚招数吸引静静的注yì力的袁帅,心里只叹袁帅这回找了个级别太高的目标。越级打怪,想来很爽,但真正操作起来,何其艰难啊?

    更不用说,袁帅在泡妞这项技能上,甚至都还没加点上技能点。

    秦风正沉浸在对袁帅这段注定要夭折的初恋的感慨中,巷子口,骤然传来了一阵能把高心病病人直接吓住院的炮仗声。

    浓烈呛人的火药味顺风弥漫进巷子,正在吃点心的客人们纷纷停下动作,转头朝着声源望去。

    “又有新店开张了?”秦风心里奇怪道。(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