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战斗鸡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大到国际化都市,小到山沟沟穷乡,最难处理的永远是人际关系。这和格局无关,人性从不因为社会而改变,倒是社会总会因为人性而发生变革。

    肖俞宇的烤串店,在关张大吉一个多月后,终于还是重新开张了。

    秦建业压了人家这么久,无奈还是松了口。

    没法子,东瓯市市区,就这么屁点大地方,肖俞宇家身为本地土著,并且能在04年就拥有一家年收入两三百万的工厂,就足以证明他家的人脉关系不会弱到哪里去。

    秦建业最近这段时间上升势头猛归猛,可放眼全市,能让他低头弯腰陪个笑脸的,少说依然还有三位数。秦风心想自己要是没料错,肖俞宇家在店面被强行贴封条的第一天起,就已经在积极找关系解决办法。秦建业能把这件事压在手里一个多月,也算是了不起了。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算是别人给足秦建业面子。

    眼下,双方该在背地里做的小动作都做得差不多了,估计要么是肖俞宇家身后的某位亲戚找到市里的某位人物,让其帮忙打了声招呼,又或者更直接点,肖俞宇他爹亲自登门给秦建业送了点精神损失费,总而言之,这么长一段时间后,这么一间看似没什么了不起,但实则却牵动了一部分人的神经的小店,终于终于,还是进入了正式营业的阶段。

    11月1号,星期一,黄道吉日。

    肖俞宇大清早6点多就来到了店里,指挥着新来的服务员打扫卫生。

    之前的服务员,已经全都被清退了。

    肖俞宇觉得那几个人实在太蠢,完全跟不上他绝高的智商。

    “这里!这个角落要打扫干净啊!”

    “柜台,柜台!上面有积灰看到没?”

    虽然店里总共就只有2个服务员,但肖俞宇这么喊着,还是相当有成就感,最关键的是。他总算逃离了父母的视线。

    这两个月以来,他就像坐牢似的坐在家里,中间除了医院,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

    ——什么?你问肖俞宇去医院干什么了?认真注意本书情节发展的读者肯定还记得。肖俞宇在吐了秦建业一鞋的那天晚上,还顺带去安慰了一个失足妇女。

    所以很不幸的,他在那天晚上之后,就得了所有男人都不想得的病。

    肖俞宇以及他的父母,都生怕那传宗接代的部位继续出问题。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全家人最关心的,反倒是他裤裆里的事情。至于开店的事情,肖俞宇在最开始的一两个星期里还稍微惦记着,但等过去半个月,就几乎完全抛到了脑后。

    这回重新回来接管店面,一来是裆中央的病已经痊愈,闲得蛋疼之余,无所事事,就想找点事做;二来则是为了避开越发让他觉得讨厌的爹妈。想过过一个人的生活;而第三点,又回到了裆下——前几天夜里,他忽然又梦到了苏糖,有鉴于此,这店就不得不开了。

    肖俞宇鸡蛋里挑骨头地使唤着两个店员,屁点大一个店面,愣是打扫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完事。

    而等他干完活,十八中后巷,刚好也就进入了早上最热闹的时段。

    7点未到,十八中后巷内人头攒动。

    买早点的人很自觉地排成几列长队。先到前台用现金买点餐牌,再凭点餐牌领取早饭。一部分坐在店里吃,就拿着点餐牌直接找座位坐下,马上会有服务员提供服务。

    董建山指导制作的鸡蛋煎饼。这几个星期来越卖越好,甚至有不少家住远处的人慕名而来,就为了尝一口加脆饼的煎饼倒是是什么味道。

    身穿各校校服的中小学生,左手拿着饭团或者煎饼,右手提着豆浆或者豆腐脑,边吃边喝。络绎不绝地从巷子里走出。

    肖俞宇闻着香气,自己不由得也饿了。

    他好奇地走到巷子口,隔着百米远看了看前方的店。

    见所有人都在秦风的店里买早饭,心里不由奇怪:不是卖烤串的吗?怎么又改卖早点了?

    肖俞宇如是想着,随手拉住一个个子矮小的小学生,问道:“你的早饭是从那里买的?”

    “啊……是……”小学生满脸老实地点了点头。

    肖俞宇又问:“那家店,是专门卖早饭的?”

    小学生想了想,继续点头:“啊……是……”

    肖俞宇放开了他,用“朕射你无罪”的口吻道:“走吧。”

    小学生点点头,飞快跑开,等跑远了,嘴里小声嘀咕道:“有病……”

    以肖俞宇睚眦必报的性格,假使他听到这句话,肯定会冲动去痛扁那小学生一顿,但万幸没有,倒不是说小学生避免了一场无妄之灾,关键是这位小学生他爹在市政府工作,肖俞宇如果真这么干了,那么肖俞宇他亲爹,这回恐怕会被活活折腾死。

    “倒闭了吗?肯定是的……”肖俞宇放过小学生后,站在巷子口傻笑着开始脑补。

    他觉得秦风肯定是生意做不下去了,所以才把店面给转手了。

    “什么嘛,亏我还把你当作对手。”最近憋在家里日漫看太多的肖俞宇,嘴里如是装逼地说着,想了一会儿,心想这店既然不是秦风开的,那么买他们的早饭,就不存在什么心理障碍,于是动作很欠抽地朝自己店里的员工招了招手,满脸主子使唤奴才的表情,毫无半点礼貌可言地喊道,“喂,你去给我买点早饭!”

    那年轻伙计不满肖俞宇的态度,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但看在工资的份上,还是乖乖地接过肖俞宇给他的十块钱,逆着人流,朝里头的店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那伙计给肖俞宇买了一个饭团和一杯豆腐脑,而他自己没吃早饭,顺便也买了煎饼和豆浆。

    肖俞宇拿起饭团咬了一口,觉得没想象中好吃,眼见那伙计手里的早饭还没开动,马上问道:“你那是什么?”

    “早饭啊!”伙计回答道。看肖俞宇的表情有点疑惑。

    肖俞宇瞬间怒了,觉得这个伙计也跟前几个一样是傻逼,跟不上他绝高的智商,皱着眉头大声道:“我是问你。你的早餐是什么东西?叫什么?”

    伙计被吼清醒了,可也越发觉得肖俞宇脑子里有问题,解释道:“这是煎饼。”

    肖俞宇道:“鸡蛋煎饼吗?”

    伙计点点头,说:“对,鸡蛋煎饼。”

    肖俞宇问:“这个鸡蛋煎饼。怎么和我平时看见的不一样?”

    伙计心说草拟妈个大煞笔,老子怎么知道你平时看见的煎饼长什么样,嘴上却克制地回答:“大概这家的做法不一样吧。”

    “拿过来,给我看一看。”肖俞宇放下手里的饭团,伸手管伙计要煎饼。

    伙计犹豫了一下,慢慢把煎饼递过去。

    肖俞宇一把抓过来,二话不说先咬一口,伙计看得眉角一挑,就见肖俞宇眉飞色舞起来,大声夸赞道:“嗯!这个好吃!你这个给我吧。我的饭团跟你换!”

    伙计忍不住嫌弃道:“你的饭团都咬过了。”

    肖俞宇露出满脸不屑道:“你们这些打工仔,吃个早饭还挑什么啊?只不过才咬了一口,和心的有什么区别?”

    伙计郁闷了,心里骂着肖俞宇祖宗十八代,跟他讲道理道:“老板,你做人不能这样啊,你自己想吃,再去买个不就是了,拿了我的,还要用你咬过的东西换。你这不是强买强卖吗?”

    “我怎么强买强卖了?”肖俞宇倒还挺得意,觉得自己把员工给制服了,嬉皮笑脸道,“你没给我钱。我也没给你钱,我卖给你什么了?”

    “啧!你这人真是……”员工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一直看着的另一个员工,这时忍不住给自己的同事帮腔道:“老板,开工第一天,你这么做,我们要辞职的。”

    “辞职?”肖俞宇翻了个白眼。冷冷一笑,“你走嘛,现在就走,这年头还缺打工的?”

    两个员工见肖俞宇油盐不进,又想起自己的身份证还扣在肖俞宇他妈那里,一时间没有办法,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给肖俞宇买早点的那个年轻人,忍着屈辱,拿过了被肖俞宇啃过一口的饭团,内心酸楚地默默吃起早饭,肖俞宇见状,心里高兴了,继续站着说话不腰疼道:“这就是了嘛,吃什么不是吃啊,路边那些乞丐,饿久了垃圾桶里的东西也照样吃,我只是咬过一口,又不是脏了。”

    年轻员工也不说话。

    肖俞宇觉得太爽了,心说果然与人斗其乐无穷。他吃着早点,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一时间豪气干云,接着忽然间见到霍汉伟从里头出来,肖俞宇一个箭步上前,拉住对方就喊:“汉伟,我新店开张,有空来捧个场啊!”一边说着,非常亢奋地指了指自己店面的招牌。

    霍汉伟抬头看了眼那招牌,又低头看了眼肖俞宇,呵呵一笑,干净利落地朝肖俞宇脑袋上浇了一桶冷水:“卖烤串这么早开门干嘛,有病啊?”

    肖俞宇闻言一愣,霍汉伟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开。

    站着傻了半天,肖俞宇回过神来,恍然大悟似的自言自语道:“我说怎么不对劲,原来是开门太早了……”

    几个路过他身边的高中生闻言,全都用看**的眼神看了看他。

    肖俞宇没能读懂这些眼神中的含义,直觉认为是因为自己长相英俊,所以才引来了回头率。

    心里如是自恋地想着,他转过身,对两个服务员道:“你们先在这里看着,我晚上再过来。”

    两个服务员傻了眼,年轻服务员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下班?”

    “下班?”肖俞宇想了想,随口回答,“该下班的时候就下班嘛!”

    “什么叫该下班的时候下班?总该给个准确的时间吧?”年轻服务员纠结了。

    肖俞宇被多问了一句,心里顿时就有点不耐烦,皱眉道:“准备时间是吧,准确时间就是等客人走完的时候!”

    此话一出,两个员工立马陷入了崩溃。

    “等客人走完,至少也到凌晨了,我们早上6点不到就过来,做到凌晨两三点,那一天不是工作超过20小时了?”年轻服务员大喊道,“老板,你到底会不会算数啊?”

    “我不会算数?”肖俞宇被这句话撩起了火气,他猛地大喊一声,吓到边上茫茫多路过的学生的同时,自以为很有腔调地把手上还没吃完的煎饼往地上狠狠一摔,扯着嗓子大吼道,“老子上小学的时候,数学拿过一百分的!”

    全场静默。(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