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丢人现眼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阴沉了好几天的市区,今天终于迎来了艳阳高照。

    大中午12点多的太阳,照得人感觉又像是回到了几个月前。

    十八中校门大开,学生们从里头汹涌而出,急赶着去吃午饭的时候,肖俞宇刚巧被尿憋醒,刺目的阳光从拉得并不严实的窗帘缝里透进房间,晃得肖俞宇很是生气。他走上前,猛地一拽帘子,滚轮和杆子在剧烈摩擦下,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嗯……”大床的被子下面,伸出一只雪白光滑的胳膊。

    女人提着被子遮住胸,从床上坐起来。

    很显然,她没穿衣服。

    肖俞宇转头看她一眼,忽然觉得不想尿了,他立马返身扑回去,在女人半推半就的迎合下,咯吱咯吱地摇起了床。十几分钟后,伴随着一声低吟,肖俞宇停下了动作,他趴在女人身上喘了半天,缓过气来后,在她的胸前抓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地去上厕所。

    对于肖俞宇来说,这几天的生活简直太美好。

    先是在酒吧里遇上了这个名叫嘉惠的姑娘,几杯酒灌下肚子,就顺顺利利地带回了刚租下来没几天的屋子。之后仗着口袋里有钱,肖俞宇连着几天,带着嘉惠四处吃喝玩乐。什么时候想要来一发了,便就近找个酒店啪啪啪,啪完之后继续玩。嘉惠玩得乐不思蜀,很理所当然地管肖俞宇喊上了老公。肖俞宇被喊得浑身舒畅,心道原来泡妞这么容易。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觉得嘉惠还不够漂亮,如果换成是和苏糖啪啪啪,那就真是爽一晚马上死掉也值了。

    肖俞宇站在马桶前,如是想着,却半天也尿不出来。

    等了好久,身后忽然响起嘉惠的声音:“你好了没呀,我也想尿啊……”

    “算了算了,你尿。”肖俞宇收起了小鸟。

    嘉惠马上窜进卫生间。当着肖俞宇的面,脱裤子放水。

    也不知这算不算条件反射,肖俞宇听到这水声,尿道的括约肌忽然蠢蠢欲动。连忙高喊起来:“快点,快点,我也要尿!”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嘉惠埋怨着,抽出纸巾,草草擦了一下了事。

    肖俞宇急不可耐地抢回位置。然而等他掏出那物件,忽然又卡壳了。

    只是出于男人的面子,肖俞宇却不甘在嘉惠的注视下示弱,他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鼓起浑身的力气往下腹一冲,终于,漏水了。

    这泡晨尿点点滴滴地好不容易滴完,看得嘉惠很是叹惋:“你的肾不行啊。”

    肖俞宇习惯性不服,道:“你的肾才不行!”

    嘉惠愣了愣。看了肖俞宇两秒,却是露出一个微笑:“好好好,我的肾不行,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听说泰安那边有温泉,要不我们去那里过夜吧?”

    “泰安啊,这么远……”肖俞宇有点烦恼。最近两天,嘉惠提的要求越来越离谱,可他睡了人家这么多天,又不太好意思拒绝。眼下嘉惠说的泰安,是东瓯市下面的一个县。上高速来回都得半天时间,而且最关键的是肖俞宇从没去过,人生地不熟的,很有一种路不远不敢去的感觉。他迟疑着找借口道。“今天先算了吧,我要去店里看看,好几天没去了。”

    嘉惠嘟了嘟嘴,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肖俞宇想了想,觉得带个漂亮女人回去给店里的伙计看看,也是挺有面子的事。便点头道:“好。”

    两个人在出租屋里磨蹭了半天,又是要洗澡又是要化妆的,等到出门的时候,已经接近2点。

    出了家门,肖俞宇先领着嘉惠随便找了家面馆填饱肚子。肖俞宇没什么胃口,一碗面吃了几口就扔下了,嘉惠更绝,点了一碗鱼丸面,但是根本不吃面,吃光里头的鱼丸,再喝点汤就算收工。店老板收了钱,目送这两位客人远去后,不由地摇了摇头,心里直呼败家,一面唤过店里养的狗,把这两碗几乎没动过的面,全都喂了它。

    来到店里,店门还没开。

    肖俞宇掏出钥匙,一把一把试过来,好一会儿才开了门。

    原本满心雀跃的嘉惠,发现肖俞宇的店居然就这么丁点大,兴奋之情瞬间瓦解,显得颇为失望道:“这就是你的店啊?”

    肖俞宇听不得这种被人看不起的口吻,马上解释道:“我家里还有个工厂呢!我爸一年能赚好几百万!”

    嘉惠眼睛一亮,挽住肖俞宇的手道:“真的?”

    “我骗你干嘛?”肖俞宇昂首道。

    两人正说着,店里的伙计正巧就到了。

    年轻伙计见到肖俞宇,再多看了眼按照秦风的标准至少能打6分的嘉惠,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和不爽,但嘴上还是知趣地喊道:“老板。”

    肖俞宇满意地嗯了一声,又装模作样地问道:“这两天生意怎么样?”

    “还行吧。”年轻员工回答道,“每天营业额差不多能有一千来块。”

    肖俞宇还以为营业额就是收入的意思,心想一天能赚一千,觉得还挺美,嘴角一咧,点头道:“不错,不错,继续努力!”却丝毫没想明白,他这几天花在和嘉惠一起花天酒地的钱,一天最少也不止这个数。

    年轻服务员翻着白眼走进店里,麻利地开始一天的工作。

    没过多久,稍微年长一些的那个服务员也来了。

    见老板来了,老伙计忙点头哈腰地寒暄。

    肖俞宇很是受用,和老伙计闲扯了两句,一旁的嘉惠却是觉得无聊了,拉着肖俞宇说要回家。

    “老板,你们先走吧,店里有我和阿健看着。”老伙计很是明事理地说道。

    肖俞宇被嘉惠缠得没法子了,只能道:“那我晚上再过来。”

    但这回老伙计却没能心领神会,却道:“晚上你妈妈会来,她说让你放心玩,店里的事情不用操心。”

    嘉惠顿时眼睛一亮,拉着肖俞宇的手就摇晃起来:“那我们晚上去泰安泡温泉吧!”

    肖俞宇纠结了,他愤怒地白了老伙计一眼,一头雾水的老伙计完全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了肖俞宇。心里那叫一个委屈。

    “泡什么温泉,有什么好泡的,坐车过去都得半天!”肖俞宇喊道。

    嘉惠却是吃定了他,撒娇不依道:“我不管嘛。你昨天都说了哪里都带我去的。泰安哪里远了,自己开车过去,上高速顶多也就一个半小时。”

    “我不会开车……”肖俞宇咬牙切齿,但总算诚实了一回。

    嘉惠却是大感意外,惊道:“你连车都不会开?”

    肖俞宇憋红了脸。却是憋得智商往上跳了一格,倏然间福灵心至地找到了正当理由:“我今年都没成年,连驾照都不能考,怎么可能会开车?”

    “哦……这样啊……”嘉惠消停了。

    肖俞宇心里松了口气。

    这番闹腾完毕,肖俞宇和嘉惠往回走了。

    走在路上,两个人各怀心思地没什么话。

    肖俞宇心里盘算着,既然今天没处可去,在家里待着想那啥就那啥也是挺好的,而且出租屋里什么都有,想玩游戏玩游戏。想看电视看电视,对着那台50来寸的大液晶,看上一整天的电影也不算浪费时间。最关键的是,不用像几天那样,和嘉惠在各种灯红酒绿的消费场所里来回穿梭,他什么都不懂,只能像个木偶似的,被嘉惠牵着走。要不是为了啪啪啪,他才不会掏钱买罪受。

    心里正这么琢磨着,身后忽然响起了店里老伙计的喊声。

    “老板!老板!”老伙计快步跑过来。

    肖俞宇停住脚步。奇怪地问气喘吁吁的老伙计道:“怎么了?”

    老伙计上气不接下气道:“供货商来收货款了,要你去签个字。”

    肖俞宇眼睛一亮,觉得签字这件事好拉风,他哦了一声。装淡定道:“你跑过来干嘛,打我手机嘛!”

    老伙计却摇头道:“我没手机,店里也没电话,幸好你走得不远,咱们快点过去吧,人家正等着呢。”

    “慢慢来。不要慌。”肖俞宇装着从容,拍老伙计的肩膀道。

    三个人掉头往回走,走到店门口,那位来收钱的人,却不像肖俞宇想象中那样西装笔挺,而是只穿了件很平常的休闲服。

    肖俞宇走上前,张口就道:“你来拿钱是吧?多少钱啊?我钱包里现金不多,要不你直接跟我去银行?”

    来人微微一笑,道:“不用这么麻烦,刷卡转账就行了。”说着,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个POS机。刷卡这项业务,才出现一年时间,东瓯市市区范围内,便已经流行开了。

    肖俞宇这几天倒是刷了不少次的卡,对这东西也见怪不怪。

    他拿出钱包,抽出卡,神情莫名嚣张地递给对方。

    然而,半分钟后,肖俞宇就嚣张不起来了——

    “卡里钱不够。”来人说道。

    “不可能啊!”肖俞宇尖叫起来,“我这张卡里明明有5万的!”

    “没5万,连3万都没有。”来人淡淡道。

    肖俞宇傻了眼,安静半天后,忽然转身冲嘉惠咆哮起来:“都怪你,乱刷我的卡,现在好了,我连进货的钱都没了!”

    嘉惠被喊得好冤屈,心说莫非老娘是白白跟你睡的?

    “妈!我要找我妈!”肖俞宇慌了神,赶紧掏出手机给他妈打电话,那头刚一接通,肖俞宇居然鼻涕眼泪直流,当街哭号道,“妈,我的卡里的钱不够了,你快点来啊……”

    边上几个人不由得全都张开了嘴。

    这他妈到底是哪里生产的奇葩?

    他到底是智力有问题,还是精神有问题?又或者是两者都有问题?

    就在肖俞宇哭号之际,一辆崭新的还未上牌照的大众SUV,缓缓地拐进了边上的巷子。

    车窗落下,坐在驾驶座上的秦风扭头看了眼泪流满面的肖俞宇,面无表情地又关上了窗户。

    “那个在哭的小孩,是你的初中同学吧?”坐在一旁的秦建国问道。

    “唉……”秦风叹了口气,稳稳地将车驶入巷子,轻声叹道,“有这样的同学,真无奈呐……”(未完待续。)

    PS:跪求订阅,跪求订阅,跪求订阅!跪求各位帮帮忙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