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四章 支招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知道静静明天见到袁帅后,心里即便不恨他,至少也会怨他。●⌒,毕竟前不久才说,好绝对不干涉她的私人生活,结果这话说完还不到一个月,自己就硬生生把袁帅塞到了她跟前,而且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给,完全可以说是侵犯人权的典型案例了。

    秦风明明知道这么做不对,可偏偏还是这么做了。

    他当然不是脑子进水,他只是在权衡利弊后,做出了最有利的选择。

    说破天去,静静再有能力,也仅仅只是他的员工。但袁帅不一样,论私交,袁帅是他的发小,论利益,袁帅身后那条直通区税务系统的关系网,迟早能派上大用场。

    所以在秦风想来,以牺牲静静当天的好心情为代价,给袁帅找一个一诉衷肠的机会,做这样的买卖,完全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至于刚才所说的人权自打人类社会进入文明阶段,不管那些思想家们把人人平等喊得有多么嘹亮,不管那些革命家为此付出过多少鲜血,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从来就没有真正平等过,难道不是吗?

    秦风算是为袁帅的初恋大事操碎了心,为了次日下午能有时间外出,向来有强迫症的他,连补课的时间都做了调整。

    余晴芳那边倒是表示无所谓,只要工钱照付,秦风让她半夜来上课她都干。

    第二天早上,余晴芳8点钟便早早地来到秦风家里,给两人补完课后,拿了200元的巨额的补习费,心情巨好地翩然离去。

    苏糖颇为羡慕余晴芳的收入状况,无不感慨道:“她在我们这里做家教,兼职的钱都顶得上别人辛辛苦苦一个月的工资了。”

    “等过几天,我看看能不能把英语补课停掉,我自己来给你补。”秦风道。

    “你来给我补?”苏糖面露狐疑,她倒不是完全不相信秦风的话,只是这件事听起来。着实有点不靠谱。再怎么说,她也是高三的学生,就算在数学这块上因为天分问题需要秦风帮忙,可英语好歹是需要多年积累的科目。这可不是靠天分就能解决的。别的不说,光是单词量,这一点就足够苏糖对秦风的英语水平表示怀疑。

    秦风看出苏糖的疑虑,不过不想解释太多。

    “看情况吧,等我准备得差不多了。咱们可以试一下。”他这么说着,这个话题就揭了过去。

    下午1点出头,秦风和苏糖换上一身运动服出了门。两个人先到店里和静静汇合,苏糖和静静都不知道彼此要一同前往,心里头都对今天的活动有点起疑。苏糖脑洞开得比较大,以为秦风这是打算娥皇女英,现在是要提前培养感情,坐在公交车里,神情那叫一个郁郁寡欢。

    好在十里亭路里景山路不远,车子只开了三站。三个人就下了车。

    袁帅早早地就在站头等着,静静和袁帅一照面,瞬间就明白了。

    “不是说好了就你一个人过来的吗?”袁帅见到静静,立马浑身上下不自在。

    秦风笑道:“锻炼身体嘛,人多比较热闹。”

    袁帅的心情相当复杂,他忍不住多看静静几眼,旋即就在静静转过头的瞬间,赶紧又做贼心虚地又把视线转到了别处。这小动作做得太没技术含量,这下连苏糖都看出来,感情袁帅是真的对静静有意思。

    那这么说。今天秦风叫静静出来,目的就不是给她找“老二”了?

    自家男人没被野女人拐走,真是可喜可贺。

    景山距离公交车站不远,步行不到5分钟便到了山脚。袁帅、静静和苏糖都不是话多的人。秦风一个人侃大山也觉得没劲,四个人便沿着盘山公路,一路闷声往上走。走到半山腰,遇上分岔路口,秦风见机,便提议道:“要不我们分开走。看看谁先到山顶?”

    袁帅没吭声。

    苏糖弱弱地问道:“怎么分?我们两个一起走吗?”

    静静忽然道:“我和小老板一起走吧。”

    秦风抬眼看了看静静,静静的表情平静如水。

    他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一声,道:“行,那就我们俩一组。”

    苏糖在这一瞬间吃醋吃得飞起,可还没来得及爆发出来,就被秦风拉到一旁耳语了两句,当场给安抚住了。只是她依然不放心地要求道:“你发誓,连手指头都不碰。”

    秦风正色回答:“我发誓,就算她踩空了掉下山,也不会拉她的手去救。”

    苏糖笑了:“去吧,去吧,我才没那么小气!”

    秦风满脸认真:“我一眼就看出你胸怀广大。”

    苏糖听出其中深意,妩媚地白了秦风一眼。

    搞定了自家的小丫头,两边便分道而行。

    秦风和静静沿着山路走了一段距离后,静静才开口道:“小老板,你这样不好。”

    秦风笑道:“给你双休还不好?”

    静静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秦风叹了口气,没头没脑地问了句:“看过周星驰的《武状元苏乞儿》吗?”

    静静嗯了一声,说:“看过一点,不过每次都没看完。”

    秦风笑了笑,说:“电影里有句台词,是苏乞儿他爸说的,‘为女死为女亡,为女上京考状元郎’。乐乐现在就是这个状态。我前天告诉他,说你嫌他太胖,结果他昨天就打电话跟我说,说他要减肥。你知不知道他胖了多少年了?从我上小学一年级起,他就是个胖子。精心维持了十几年的身材啊,现在却要为了你一句话而主动改变。你感不感动?”

    静静扑哧一笑,道:“胖也用精心维持啊?”

    “怎么就不用了?”秦风一本正经道,“你知道要一辈子胖下去有多难吗?要一直睡得好、吃得好,没有烦恼,还要坚持不运动。乐乐为了维持体型,从小到大拒绝了多少专业教练的邀请你知不知道?”

    “小老板,你别说笑了。”静静笑道。

    “唉……”秦风叹了口气,“我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今天带你来,就是想让你知道一下,乐乐这回是认真的。我不是在强行牵线,只是想让你看看他的态度,这种事,态度很重要,对不对?”

    静静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秦风没话说了。

    两个人默然无语地走到山顶,袁帅和苏糖却还没到。

    等了片刻,才见苏糖相当轻松地走上来,身后跟着的袁帅,却是满脸虚汗,眼见着就要倒地的样子。秦风一瞧袁帅这虚脱状态,就知道今天这山也不用继续爬了。

    在原地休息了片刻,四个人绕到盘山公路旁的公交车终点站,坐着车子下了山。

    静静提前一站先下了车,独自一人离去。

    袁帅则是跟着秦风和苏糖,一起回了秦风家。

    一进屋子,袁帅坐下来就大喘气。

    秦风给他倒了杯水,袁帅端起来一饮而尽,又高喊一声:“再来一杯!”

    然后一杯接着一杯,袁帅一口气喝下了大半壶,这才打出一个嗝,喝饱了。

    “乐乐,你这样减不了啊。”秦风坐到袁帅身边,给他当参谋道,“你现在这体力,估计连1000米都跑不下来。”

    苏糖跟着附和:“对啊,就你这样每个星期抽空运动几次,不会有什么效果的,运动完了再多吃几口饭,别说减肥了,不增肥就不错了。”

    “那怎么办?”袁帅愁眉苦脸地问道。

    秦风道:“这就得看你的毅力了,天底下哪有妞是说泡就泡的,要是有那么多花痴,我早就成情圣了。”

    苏糖不动声色地把手放在了秦风的腰间。

    秦风立马改口:“所以想要找到真爱,就必须付出代价。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

    苏糖满意地放下了手。

    袁帅愣了愣,却装死了,大声否认道:“我又不是为了泡妞减肥,我只是自己想减肥!”

    “行行行,为自己,为自己……”秦风随口敷衍道,心道袁帅这货真是单纯得可以,好歹也十七八岁了,居然还对男欢女爱这种人之常情抱有羞耻之心,敷衍完后,又提议道,“要不你去打篮球吧,你不是说你们学校的篮球队教练找了你好多次吗?篮球队每天都有训练,平时周末不上课,你要是想继续练,还可以来找我。我虽然球打得不怎么样,不过和你一起跑跑跳跳的能力还是有的。”

    袁帅想了想,犹豫着点了点头:“那等下星期,我去找老师问问吧,那个教练去年被我回绝了两次,也不知道还会不会要我……”

    秦风想都不想就宽慰道:“放心,就冲你这能碾压东瓯市高中篮球界的身材,傻逼才会不要你!”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