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六章 04年底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进入04年的最后一个月,东瓯市首先迎来的是连续不断的降温和降雨。頂點小說,日子越来越冷,秦风每天早上起来,见天色都是黑压压的,云层低得仿佛触手可及。少量却仿佛永远存在的积水,在夜晚结成冰,白天稍稍放晴后,就被行人和车辆碾成一滩滩乌黑的水坑,马路上一直泥泞不堪。照理说这样的天气,应该会大大地影响到餐饮业的生意,但事实却是,各大酒店在这个节点上却订单如飞。因为——再有不到2个月,就要过年了。

    严寒驱不走人间烟火,秦风的烤串店身为东瓯市广大餐饮界中的一份子,虽然暂时失去了蒸蒸日上的势头,不过营业额依然稳如泰山。喜欢熬夜的夜猫子们才不管晚上冷不冷,反正店里头有暖气,加之少数特立独行非要大半夜坐在屋外吹冷风的大龄熊孩子,秦风烤串店的场面,始终如一地保持着热闹劲儿。

    年边社交活动渐渐升温的同时,大街小巷里挂出的腊鸡腊肉,也无声地提醒着人们这一年行将结束。秦风家今年没自己晒肉。秦建国和王艳梅前不久驾车出门逛街的时候,顺带从副食品批发市场买回来很多成品。买来后当天就拿了好些腊肉来店里试吃,得出的结论是果然还是专业人士做的东西比较有味道,还省了自己不少腌制的功夫。

    秦风的想法却不仅仅只在肉上面。

    秦风吃肉的时候,非常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袁帅他们一家。

    袁帅他们家有每到夏天就去水果市场批发水果的习惯,前世小的时候。秦风对这种习惯不明就里,觉得袁帅他爹太小题大做。想吃水果,去水果店或者菜市场买一些不就是了。去水果市场买一大箱子简直浪费。可后来等秦风长大了,自己慢慢也就想明白了。

    去水果市场买东西,价格低,数量大,吃不完烂掉,顶多是浪费资源,但对袁帅他们家来说,这种浪费根本无所谓,因为他们已经吃过瘾了。而且付出的代价甚至比平时更少。

    这样的消费方式其实很聪明,不过也有前提条件。

    批发市场通常远离闹市区,另外如果你要买一大箱子,就得有办法运输。

    所以这个前提就是,你得自己有一辆车。袁帅家买车比较早,大概在01、02年的时候就买了,在秦风的印象中,前世每回和他们一家出门,都是坐车的。特别方便。

    而秦风家就不同了。他家虽然同样是四个轮子,可惜是拆开来的——秦风一辆自行车,老秦同志一辆自行车。就因为出行方式的不同,秦风家的袁帅家的消费方式。就此被拉开。于是每到夏天,秦风他们家,以及无数跟秦风差不多的家庭。就得从牙缝里抠钱出来,到附近的菜市场去买高价的水果。而相对富裕的袁帅这样的人家,就可以开车去水果市场花低价买很多水果。

    另外更有钱的李郁家——他们家根本不用自己买。每个夏天客人送的水果,用李郁的话来说就是:“麻痹的,拿来洗澡都嫌多。”

    穷者越穷、富者越富,赢家通吃的马太效应,就这样赤|裸裸地折射在社会的每角落。

    吃喝拉撒睡,富人在每一个不起眼的环节上,吸食着穷人的血。

    “资本家真是万恶啊……”秦风吃着腊肉,想着水果,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转了一大圈后,深深地叹出这么一声。

    然后,他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不管怎么样,就冲今年自家不用再腾时间晒腊肉,这就是巨大的进步。

    12月很快就到了月底。

    2000年后悄然兴起的圣诞节经济,在04年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市场。

    中国年和外国年在街边的商店橱窗里交相辉映,一点都看不出别扭。

    秦风觉得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包容性,管你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要广大老百姓愿意买单,到了中国,也就变成了中国的一部分。

    圣诞节前的一天,是西方传统节日平安夜。

    刚巧遇上周六,余晴芳下午还是冒着严寒来了。

    对于秦风不眨眼地砍掉她一半课余收入这件事,余晴芳在一开始非常纠结,不过随着大学考试月的临近,她慢慢也就把这点不爽给自我消化了。毕竟每天晚上的英语课,收入没有周末的数学课那么高,却得花费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现在好了,秦风辞掉了半个她,却让她有了时间去应付期末考试,要是复习给力,拿个一等奖学金回来,也能抵得上这两个月的经济损失。

    当然了,一等奖学金,没秦风的学费那么好拿就是了。

    不到傍晚送走余晴芳,秦风一家子就出了门。

    现在周六晚上,已经是秦风家雷打不动的全家娱乐时间。通常的步骤是,先去找家不错的餐厅吃饭,吃完饭后,随苏糖和王艳梅喜欢做什么,秦建国和秦风这爷俩儿就负责送她们去。

    这天在一处做私家菜的居家小馆子里吃过晚饭,王艳梅提议去逛商场。

    快过年了,一家人都得买新衣服。

    秦建国欣然应允。

    进了商场,秦风拉着苏糖,和两位家长兵分两路。

    反正身上带着卡,各买各的,显然更节省时间。

    秦建国和王艳梅看着两个小的走出视线后,王艳梅拿出卡,悄悄地交到秦建国手里。

    秦建国暖心一笑。

    聪明的老婆,就知道在外面给老公面子。

    而相比之下,前妻卢丽萍简直脑子里有坑,就会死捏着家里的钱,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

    王艳梅轻挽着秦建国的胳膊,苏糖牵着秦风的手,分别在商场的两头狂刷着回头率。

    难以想象,一年之前,他们甚至都没自信走进这里的大门。

    秦风心情放松地给苏糖说着“剩蛋老公公”的笑话,手里的袋子渐渐变多。

    一个小时后,当四个人回到停车场,卡里的钱已经少了3万多。

    秦风觉得这是应该的,一整年下来,也就这么一次,而且对于月收入即将迈入20万的他来说,这点钱实在也算不了什么。

    没人提钱的事情,连一向勤俭持家的王艳梅,都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苏糖脑袋上那顶圣诞帽上。

    把今天的战利品放回后车厢,秦风坐回车里,手机忽然响起。

    苏糖很警惕地凑过来看是不是女的,秦风微笑着轻轻一刮她的鼻子,道:“是乐乐。”

    苏糖嘻嘻一笑,把头靠在了秦风肩上。

    王艳梅和秦建国见状没吭声,彻底习惯了。

    秦风这边接通电话,就听那头的袁帅说道:“明天早上陪我去打球。”

    秦风微微一怔,然后很干脆地回道:“好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